第十六章 难眠之夜

+A -A

    ( )被菏儿这样的问,本就是欲火焚身的杜炎一阵无语,一边要忍受这种香艳的诱惑,还要回答这种让人无语的问题,杜炎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杜炎向外面挪了挪身体,尽量避开菏儿那近乎的身体,不过却也是于事无补,那炙热的气息不断的传来,还有那淡淡的处子之香,以及肌肤的细腻,高峦的柔软。

    “额。。那个菏儿啊,你能不能把衣服穿起来啊?呵呵,这样有一点热哦!”杜炎苦笑的哀求到。

    “啊?为什么哦?以前哥哥不是喜欢我这样吗?说这样可以使得菏儿更美丽!”菏儿无辜的说道。

    “这个该死的太监,这都是太监了还这么的色,就算又便宜占你也占不成啊,擦,这不是害死人吗!难怪你死的这么早,哼。”杜炎听到菏儿这样说,心里立马咒骂那个已经死了的太监杜炎。

    “以前哥哥和菏儿一样,穿成这样哦,也是这样抱着我,不过今天哥哥的那个东西顶的菏儿,顶的菏儿好难受哦,不过以前哥哥没有这个的啊!哎呀!它好像动了一下哦!”菏儿继续说道,细小的手指不小心触到杜炎的命根。

    “我你祖宗,该死的太监你到是会享受,也不怕出事!老天,我,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不要再戏弄我了哦!”杜炎心里想到。

    “那个菏儿妹妹啊,呵呵,还是说说以前的事情吧,明天就要见娘娘了哦,哥哥怕忘记了以前的规矩,到时候。。”杜炎转移话题的说道。

    “嗯,那哥哥想知道以前的什么事情哦?”菏儿脸色也是红润的问道。“额,随便吧!”杜炎回应道。

    “随便是什么嘛?这么多,说道明天也说不完啊?”菏儿娇说道。

    “额。。那就说说娘娘的忌讳和宫里的一些重要的规矩吧!”杜炎一阵无语的说到。

    “嗯,其实娘娘很可亲的,对我们也好,不过大王很久都没有宠爱娘娘了,在这深宫之中难眠会养出脾气,只要不要说到大王和其他的娘娘就不会惹得娘娘生气的。”菏儿开始对杜炎诉说着。

    “哼,在这种深宫大院之中不被憋出气来那才有怪哦,这种地方一个怨妇没有得到满足不疯掉才怪。云妃还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杜炎听到菏儿的告诫想到。

    “不过这个云妃不能留住齐王,看来她的心计不深,不像前世电视上的那些妃子争风吃醋,弄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害人害己,如果是这样的话,嘿嘿,那我就很容易的征服,嘎嘎。。”

    “哥哥你在想什么啊,菏儿说的你听到了吗?”菏儿看到杜炎似乎不咋听她说话而是在呆想问道。

    “哦,么什么,菏儿继续说哦,哥哥再看能不能想起什么哦,呵呵!”杜炎说道。

    “嗯,我们每天昨晚自己的事情,娘娘就不会怎么为难我们哦,每天打扫云妃宫,洗衣服,伺候娘娘用膳,早上帮娘娘更衣,有的时候替娘娘磨磨墨等等。”菏儿说。

    “啥米?更衣?替云妃更衣?”杜炎惊讶的大声问道。“是啊?怎么拉哥哥?”菏儿奇怪的问道。

    “额,没什么哦,你继续说吧!”杜炎嘴上这样说,心里却高兴的不得了,“赚大发了,哈哈,替云妃更衣,那岂不是什么都能看到,啊哈哈。。”

    “哦,对了,哥哥外出的这段时间太监总管大人被告老还乡了哦,现在总管大人的位置空置着,听御厨房的公公说现在几个分总管都在竞争哦,都想成为总管,不过想想也是哦,总管大人伺候的是大王,管理着整个后宫的公公和宫女,就算是有的娘娘都对他恭敬。”菏儿说道。

    不过杜炎却没有听下去,还是再响着替云妃更衣的种种美妙艳事,使得本来就已经炙热的空气更加的难耐,“哦,换旧换吧,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情!”杜炎胡乱应付的说道。

    “嗯,哥哥说的对,听他们说为了这个位置这几个总管大大出手,打的不亦乐乎,弄得宫里的每一个公公人人自危,害怕自己站错了边,到时候后悔不已。还有就是。。”菏儿慢慢的将种种事情给杜炎诉说着。

    而杜炎也是得听且听,重要的就听听,那些个无关紧要的就直接忽略,想着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口水都是流了出来。

    房间之中气温似乎是渐渐的高了起来,菏儿那美貌可爱的脸蛋之上也是布满了红晕,小小的香汗也是留了出来,而那杜炎更是炙热无比,满脸通红,眼睛似乎有丝丝的红光闪烁,脸上的青筋也是跳了出来,口干舌燥的。

    似乎是讲到了兴奋之处,菏儿的小手也是胡乱挥动,不断的轻抚着杜炎那沸腾的身体,使得他推想了爆发的边缘。

    无意之中,不小心抚弄到了杜炎那熊昂的二弟,炙热的感觉烧烫着菏儿滚烫的身体和难受的内心。“哦!”杜炎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吟。

    “怎么拉?哥哥。。唔唔。。”菏儿听到杜炎的轻吟问道,不过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杜炎用嘴给堵住。

    被菏儿那无意的轻抚,杜炎再也忍受不住了,翻过了身子,一把抱住了身边那滚烫的娇躯,抱着美少女娇柔的身子,嗅着她身上的处子幽香,杜炎轻吼一声,对着那温软的嘴唇覆盖上去。

    杜炎轻轻吻着她柔软的香唇,吮吸着美少女口中的香津,神魂飘荡,不知所以,刚刚那躁动难耐、热血沸腾的感觉似乎是得到了宣泄一般,疯狂的轻吻着身下的美人。

    又是一阵狂吻,双手也开始在菏儿身上不规矩地抚摸起来,弄得菏儿娇喘息息,玉颊红得几乎滴出血来,心里的难受之感也是得到缓冲。前面的那种欢快的飞一样的感觉又是到来,不舍的感觉又是来到。

    疯狂的轻吻,杜炎的双手也是不安分的攀上了那傲人的高峦,轻轻的抚摸起来,被杜炎如此的爱抚,菏儿也是轻轻的轻吟起来,宛如那鸣叫的黄莺一般。

    似乎是隔着那柔软的丝衣不能满足杜炎的手感,轻轻一扯,那雪白透红的高峦就被暴露了出来,被那丝衣的带动,那搞乱也是上下跳动,宛如俩只小白兔蹦跳一样,晃得杜炎一阵头昏。

    疯狂的吸允过那香纯之后,渐渐的向下,寻找着宣泄的地方。

    一边用手不断的抚摸着雪白的高耸,一边用嘴含着那高耸之上的葡萄,吸允着。

    那雪白的高耸也是在杜炎的揉搓、抚摸之下变得挺立起来。而那雪白的肌肤之中也是渐渐变得桃红,一股春光无限在那屋宇之中,春情的气息弥漫于房间之内。

    菏儿轻吟开始变得急促大声起来,尽管她自己很想忍住那让她感到娇羞的呻吟,不过这种美妙的快感使得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快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杜炎又是压了上去,继续轻吻着那让他迷醉的雪白的肌肤和那可爱的兔子,肌肤相亲的感觉更加的快爽,更加的诱人。

    久久的轻吻之后,杜炎也是慢慢的向下探去,隔着那最后的亵裤抚摸着女子最为宝贵的地方,腥腥的小流也是从那流出,打湿了那亵裤,使得它有些透明,隐隐之中可以看到几根黑色的毛毛。

    挺立的二弟也是不断的磨扇起来,满足的舒适使得二人都是轻吟而起,菏儿睁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娇羞的看着那使得她如非一般的东西。

    “原来就是这样啊,可是这个好难看哦,不过,不过,却使得我,我,好欢喜哦!”菏儿想到。

    此时的杜炎却没有注意,只是想着向那宝贵的地方不断索取,就在这时,“啊!”的一声高亢的舒服呻吟传来,原来是菏儿已经达到了巅峰。

    似乎是被那高亢之音所刺激,使得杜炎更加的疯狂,忘却了被人发现的后果,此时脑中只有这个想法,退去了最后的遮羞,不再继续挑逗,就要提枪上阵。

    正当杜炎那雄赳的小弟碰到菏儿的神秘花园之时,菏儿似乎收到了刺激,“呀!”的一声赶忙用脚一踢,做了起来。

    “啊,呀,唔唔。。”杜炎被直接踢下了床,掉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