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猎人以及父亲

+A -A

  右臂上撕裂伤口所带来的阵阵刺痛让赛斯的眉头郁结在了一起,猎人大声的喘息着,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狼狈逃窜、而后消失于林间的黑影。

  黎明的晨光透过树枝间的间隙一点一点的驱散了树林中的阴影,赛斯借着黯淡的光线检视着自己的身体,除了右臂上的抓伤并无别的伤口。在刚才与魔兽的生死交锋中,仇恨所带来的热血上涌赋予了他与强大对手搏命的勇气,同时也会令他忽略掉一些平时能够轻易察觉的伤痛。

  晨曦让赛斯迅速分辨出魔兽逃跑的方向,那跟村子所在的方向背道而驰。意识到这一点让猎人顿时放松下来,那头野兽似乎暂时没有提起再次报复村子的心思,被足以夹断青石的铁夹子夹住右爪,这令那只强壮的、曾经不可一世的野兽也变得胆怯起来。

  而赛斯所要做的,就是依靠猎人的各种手段将那头曾经被自己弄瞎一只眼睛的魔狼逼入绝境。为此,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赌上性命的觉悟,即便这次复仇未能成功,他相信只要有那名半精灵在就不会放任魔狼再次袭击村子。

  捡起刚才于引诱魔狼踩上陷阱的过程中随手甩到附近的武器工具和箭筒,赛斯一件一件的仔细检查过后又将它们挂在了身上自己最顺手的位置上。做完这些事情的猎人凝视着林间腐叶上的点点血迹,今天他和那头畜生之间的仇怨必须有个了结。

  ……

  赛斯追踪魔狼留下的痕迹谨慎的前进着,几天前的一场雨令地面上的枯叶变得更加潮湿黏腻,人从这样的地面上走过也很难不留下任何痕迹,那头黑色的野兽更是无所循形。再加上受伤的前爪留下的血迹,即便是没有什么经验的新手猎人也很难跟丢赛斯此刻的目标。

  可随着赛斯不断深入森林,他脑中的疑惑反而愈发警醒。魔狼前爪的伤势不轻,从它逃窜的速度来看,伤到骨头是一定的,只是这样的伤势虽然极大的影响了它奔跑的速度却也没有到那种一瘸一拐的地步。也就是说,即便那头魔狼受了伤,伤势对它的活动影响也是较为有限的。

  在森林中,再成熟老练的猎人也有不及穿行于其中猎食者的地方。野兽的耳朵能在猎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先一步察觉到对方,不需要肉眼可辨的痕迹它们的鼻子也能一点一点的找出猎物和外来者的踪迹。猎人的优势在于工具、陷阱、智慧以及灵活的身手。

  强大的感知为野兽带来了伏击猎人的可能,可眼前这头在赛斯认识中十分狡猾的魔狼却没有带着他在树林中绕来绕去扰乱他的方向感期待他露出破绽,其逃跑的路径反而令猎人费解的几乎呈一条直线。

  狼这种生物大多依靠气味来认路,魔狼的智慧胜过普通野狼,能够在景色雷同的森林中依靠视觉认路也不算出奇。可它却在受伤并且被人追踪的情况下认准了一个方向径直而去,就好像它认定的目的地有什么足以让它扭转局势的关键事物一般。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猎人,赛斯心中隐隐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可仇恨在这大半年里已经在他心中滋生出执念,在先一步占到优势的情况下他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对于下定决心复仇的猎人而言,就如同箭在弦上。

  为此,赛斯只得再一次放缓自己的追踪速度,并将挎在背后的短弓握紧握在手中,从箭袋中取出麻痹毒矢,搭在弓弦之上。

  ……

  缓慢而又谨慎的前进着,在赛斯的视线里,仿佛树林中的每一处阴影都有可能突然飞扑出一只黑色的巨狼。每走几步,赛斯就会停下来环顾一下四周,思考自己在遭遇突袭的情况下应该退到什么位置取得地势上的优势……直到他精神紧绷到极限,几乎变得疑神疑鬼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目标低伏在树林中的一小块空地上,就这么冲着他低声咆哮。

  突逢其变,猎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再次环顾自己的身后。偷袭几乎是所有猎食者印刻在身体中的本能,低吼则是猎食者在被目标发现后的警告和示威。对手放弃突袭的优势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赛斯本能的认为这是它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而环视四周却未能让他找到想象中的另一名伏击者。下一秒,猎人便将两个小一号的铁夹子小心的安置在自己身侧,然后迅速从腰间的口袋中掏出两把铁蒺藜甩在自己身边。在专注于眼前目标的时候,猎人没有余力时刻堤防自己的身后,对面那头伏低身子低吼的魔狼即便已经受伤也只需一个飞扑就足以令他命丧当场。

  在周围布置下陷阱,赛斯才拉开手中的弓弦专注于眼前的仇敌——浑身漆黑的魔狼身型堪比耕牛,粗壮的四肢中蕴藏着凡人难以抵御的爆发力,裂开的嘴中露出交错的白色獠牙,仅剩的左眼尽是毫不掩饰的敌意。

  下一刻,魔狼便扭身躲过了赛斯蓄势待发的一箭。然而它过于庞大的体型却未能让它躲过猎人志在必得的第二箭。前爪若是未受伤的话,魔狼的冲刺速度能够让它在短时间内追上全力逃跑的猎人,可赛斯若不顾一切的绕着几棵树转圈儿,魔狼反而会在短时间内够不着他的屁股。庞大的体型给予了魔狼无与伦比的力量和速度,同时又令它无法如同普通的野狼那样做出灵活的转向。

  中箭的魔狼发出一声摄人心魄的咆哮,猎人的麻痹毒箭射中了它肩膀靠近脖子的位置。这种提取于毒草的麻痹毒液能够让狐狸野鸡之类的小型猎物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失去逃跑的能力,对于黑**狼这样的巨大目标却难以发挥出很好的效果,尽管赛斯为了加深了毒液槽的深度已经牺牲了箭头的重量。除了力士才能拉开的重弓和安装了绞弦机关的重弩,普通的箭伤对于体型庞大的魔狼而言都只是无关紧要的皮外伤。

  令赛斯觉得意外的是,中箭的魔狼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也没有选择后退到短弓射程以及准确度不及的位置。仅仅只是呲着牙,冲他继续咆哮。

  赛斯再一次的环视四周,仍然没有发现预想中潜伏者。虽然对于目标的行为感到不解,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对方。

  又一次两箭连发,这一次却只射中了魔狼的左腿。就在赛斯打算一箭接一箭令目标加速毒发陷入无力状态认他宰割之时,魔狼却终于被他的拉弓动作给激怒,突然顶着射出的利箭朝赛斯冲来。

  二十几步的距离不及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已逼近,直到这时,猎人才瞬间意识到之前的“优势”局面仅仅只是由于对方的“反常”举动。扔掉手中原本准备射出的第二只箭,赛斯拔出腰间的长锥——这是他用于搏命的最后手段,除了锥尖之外并没有另外开刃,能够双手握持的长柄使得这把专门打造的武器更像一把短矛,特地用于对付魔狼这样大型猎物。

  当赛斯能够清晰的辨认出魔狼右爪和右眼上的伤痕时,他已经弯下腰做好了面对冲击的准备,而愤怒的魔狼同时跃起,于低空中扑向它的目标。

  强大的冲击力通过锥柄传递给猎人的双手,狼爪的巨大力将他推倒于地面。赛斯第一时间抬起左手挡在自己头颈之间,如果让魔狼咬住他的脖子,哪怕只是一点皮肉他也很有可能会瞬间置他于死地。人类没有毛皮的保护,一旦颈动脉破裂便会在短短的几秒内丧失行动力,然后死亡。

  前爪踩住猎人肩膀的魔狼急于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它用脑袋拨开猎人护住脖子的左手想要迅速结束这场战斗。然而对手的求生意志和灵活却远超它以往的猎物,狼吻即将咬断脖子的生死瞬间,赛斯的左手已经摸上了魔狼的脸颊,手指抠向魔狼完好的左眼。

  吃痛和恐惧令魔狼有了瞬间的退缩,它成功的甩开了猎人的左手,同时猎人的右手也乘机拔出了插进狼腹的长锥,带出一篷鲜血。

  长锥偏离了猎人预期的位置,魔狼的心脏。再次将长锥插向魔狼的胸口,被压在地上依靠单手令赛斯无法使出足以洞穿魔狼心脏的力量,仅仅插进去不过一掌深。对于体型巨大的魔狼而言,这等伤势刚刚触及到它的胸腔。

  再次通过力量上的绝对优势拨开猎人的左手,这次赛斯又在混乱中抠住了魔狼的鼻子。对于疼痛的畏惧使魔狼第一时间抵开了猎人的左手,再一次的失利使愤怒的魔狼放弃了他的第一目标,转而咬住了猎人的左手。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和尖牙撕裂皮肉的疼痛,赛斯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然后再次拔出长锥,插向魔狼前胸上的伤口。

  察觉到死亡威胁的魔狼开始疯狂的甩动脑袋,撕扯猎人的左臂,如同破布娃娃一般颠来覆去的赛斯同样胡乱的挥舞着手上的长锥,扎向他能够看到的任何一处黑色皮毛。铁蒺藜和捕兽夹在撕扯之中扎进猎人的后背和魔狼的脚爪,在一次右手的胡乱挥舞之后赛斯终于在剧痛和天翻地覆中滑脱了他手中唯一的武器……

  当眩晕感从猎人的脑中退去,疼痛和脱力感让赛斯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在他的身边,那头倒霉的魔狼早已瞎掉的右眼框中深深的插着曾被他寄予厚望的长锥。

  “就这么……结束了?”冷汗和粘在身上的潮湿枯叶让赛斯感到非常难受。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左手然后发现手掌已经失去知觉的猎人意识到,除非事后有祭祀为他施展高阶神术,否则他这只手应该已经废了。作为一名住在偏僻村子的普通猎人,辉耀祭祀的高阶神术自然是一种与他无缘的奢望。与之相比,扎进背后和腰间的铁蒺藜反而显得无关紧要了。

  赛斯茫然四顾,试图找出令魔狼强行与自己正面交锋的理由,却发现了一道他此刻最不想看到的身影。

  “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强弩之末的猎人恶意的嘲弄到。

  来者却只是一脸无辜的看了看四周的狼藉,然后淡淡的回答:“看来我来的还不算晚?”

  “来送我最后一程还不晚么?”赛斯想要从魔狼仍在抽搐的尸体上拔出长锥,却发现疼痛和乏力让他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朋友,我发现你现在的心态很有问题。”安德烈皱着眉数落着瘫在地上的猎人,“我奉行女神的旨意前来挽救你。”

  “挽救我这样的堕落之人?将我迷失的灵魂送归女神的怀抱么!?”赛斯仍然警惕的盯着半精灵,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如果需要的话,深渊之子动动手就能制服眼前已经残废的猎人,为了避免对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他却按捺着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不耐,“你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能让女神派我来消灭你!?腐化了一整片森林?还是亵渎了精灵公主!?”

  “我身为一名猎人……却违背了女神的教义,我在第一次主动捕杀本不应该遭到猎杀的猎食者后,再次执迷不悟的对其展开了捕杀。”猎人的眼中仿佛失去了一些光彩。

  “嗯,看来仇恨还没有让你完全失去理智。”

  在大地女神的教义中,如熊、狼、狮、虎这样的猎食者是禁止捕杀的,魔狼这样基本没有天敌的强大生物便更是如此。凡人依靠智慧和工具能站在超越这些野兽的食物链顶端,但这样的行为却被自然教义视作对于自然法则的扰乱和破坏,是被严令禁止的。对于依靠森林为生的传统猎人而言,大地女神的教义远比势力遍布城邦的辉耀教会更为重要,理应是指导他们的人身准则。

  看到猎人眼中的敌意已经开始减退,深渊之子便再次好心提醒到:“你儿子的祈求打动了女神,于是女神便派我来拯救他的父亲。”

  看在鸡的份上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女神备忘录上记录的目标才是促使安德烈一大清早便钻进森林蒙头乱晃的主要原因。

  “女神不惩罚像我这样违背戒律的亵渎者,还派你来救我?”儿子似乎触动了猎人心里最软弱的那根弦,使他动摇了。

  “你可以将女神的戒律视作一种告诫,这代表它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正确的,违背它可能会带来你所无法承受的后果,而不是什么类似法律之类的规则。每个人对教义的理解多少都会有些区别,重要的是你意识到女神的教导是正确的,并且自觉去遵守它,而不是违背它之后将要面对的惩罚。”

  “何况你已经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付出了代价……”安德烈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辞,不想对猎人再次造成刺激,“这之后的,已经同自然法则无关,只是单纯的复仇而已。”

  赛斯早就明白妻子的死便是他违背戒律所遭到的报应,只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尽管他的儿子并不曾因为妻子的死而责备他,可每次只要看到约书亚盯着妻子的遗物发呆,赛斯心中都会生出自己害死了妻子的罪恶感。

  而他当初做出那个决定只是自信心有些膨胀想要通过猎物证明自己,然后用魔狼的毛皮去换得几个金币,为妻子和儿子购置几件新衣服。

  “约书亚不过是个普通的猎户家的孩子而已,伟大的嘉兰迪雅女神怎么会注意到他这样一个平凡的孩子,他又如何能够求得女神对我的宽恕?”赛斯落魄的低下了头,以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你的思路根本不对。”安德烈摆了摆手,“大地女神注视的是我,约书亚的祈求只是恰好被女神听到了而已。放任一名违背了戒律的父亲在孤独中死去很有可能会令他的儿子对女神对自然法则产生抵触,拯救这名父亲却能够收获两名虔诚的信徒,这样的算数你应该也是会的。”

  生命魔力自深渊之子的双手间泛起,撒在委顿于地的猎人身上,“另外,没有哪个好父亲会真的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普通的、平凡的。”

推荐阅读:
科学的魔王进修计划 第二百六十七章 猎人以及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