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A -A

    手机登6 dzt.cc 小说最新章节随时看

    紫岚实在跑不动了,唾液吊在嘴角,腹部一阵阵抽搐。手机登6 dzt.cc 随时随地看最新小说叼在嘴里的鹿仔已成为一种累赘。它意识到假如再继续这样奔跑,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累得口吐白沫倒毙在古河道上的。与其在逃命的途中累死,倒不如停下来,转过身去,朝白狗反扑,也许还有生的希望。想到这里,它突然岔进古河道的一条支流,这儿也是干涸的河床,但更为狭窄,更为荒僻,更为隐蔽。四周挺拔的山峰割断了晨曦,地上的鹅卵石都蒙着一层青苔。河道zhong yang散落着一堵堵矶石和一块块巉岩。这儿地形不错,它想,便于周旋也便于逃逸,更重要的是,漏斗形的山谷会遮挡住大白狗的叫声,即使大白狗的主人追踪到附近,也听不到它们的吼叫和格斗,无法赶来增援的。

    紫岚一面继续沿着幽暗的古河道奔逃,一面乜斜着眼睛,眼看着大白狗的前爪只差那么几寸就要落到自己的屁股上了,突然吐掉衔在嘴里的鹿仔,往旁边纵身一跃,跳上一块半米高的卵石。大白狗没有防备,再加上长满青苔的河床滑得像涂了一层油,想收敛脚步,已经迟了,在惯xìng作用下,身不由己的越过紫岚,滑行到前头。

    紫岚占据了居高临下的有利位置,瞅着大白狗扭动狗腰想转身又未转成的有利战机,从背后猛地扑到大白狗身上。公平地说,在还没有交手前,紫岚内心有一种悲壮感,它从大白狗来势汹汹锲而不舍的追击中猜想对方是凶猛的军犬,它是准备着和对手同归于尽的。但当撕咬了第一个回合后,它很快看透了大白狗其实是一条很不中用的草狗。大白狗的爪子一点不锋利,连狼毛都抓不破;大白狗的牙齿也不甚尖利,只能咬破皮肉,而无法咬断骨头。于是,紫岚抛却了恐惧和悲哀,恢复了狼的自信,决心把这条害得自己疲于奔命的大白狗咬死,也好拖回石洞当一顿点心。狗肉的滋味虽然不如鹿肉,但也蛮好吃的。

    再说大白狗,没防备那匹正在逃亡的狼会朝自己突然反扑。它躲闪不及,肩胛被锐利的狼爪抓出了好几道血痕,脊背上被狼牙连狗皮带狗毛咬去了一块,火烧火燎般地疼。幸亏它反映还比较快,就地打了两个滚,才算把凶残的狼从自己背上甩掉了。

    大白狗吃了大亏,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正处在极端危险的境地。狼总归是狼,那怕怀孕临产也比草狗强几倍。现在觉悟已经晚了。转身逃命吧,大白狗想,但退路已被狼封死,再说自己在长途追击中已跑得jīng疲力尽,恐怕很难逃出狼的魔爪了。它只好虚张声势地汪汪吠叫,希冀自己的叫声能唤来主人,共同对付那匹狼。但主人离它实在太远了,人类的听觉和嗅觉是十分麻木和迟钝的,不可能像狗或狼那样循着气味追踪到这里来。它的叫声只换来山谷空洞的回响。它还有一个绝招,就是摇尾乞降,但这绝招面对狗伴和人类还有实效,用在嗜杀成xìng的恶狼身上,只能是徒劳。大白狗逃也逃不脱,降也降不得,只好以死相拼了。

    紫岚初战占了上风,变得更加凶猛。它想尽快结束这场厮杀,不顾一切地扑到大白狗身上,把大白狗撞翻,仰面按在地上,尖尖的狼嘴使劲朝大白狗柔软的颈窝伸去,想一口咬断狗喉管。这是狼最拿手的战术,也是狼的看家本领。大白狗很明白这一点,一旦自己的喉管被咬断,鲜血就会喷溅,生命也就结束了。因此,它举起两条前爪,拼命抵住紫岚的下颌。但狼的力气比它预想的要大得多,紫岚的嘴一寸一寸地逼近它的喉管,粉红sè的粗糙的狼舌已舔到它的颈窝了,狼嘴里那股浓烈的sao臭和腥味呛得它头晕眼花,直想呕吐。它力气已经耗尽了,明白自己已支持不住了。太阳是橘红sè的,从东边的山峦背后冉冉升起,朝幽暗的古河道喷吐着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绿的树、红的土地和灰白sè的河床,早晨的世界显得富丽堂皇。大白狗不愿就这样暴死荒野。它比任何时候都留恋生命。它很后悔自己不该争强好胜只身来追撵这匹恶狼的。但现在后悔也迟了。再过几秒钟,尖利的狼牙就会不可避免地触及自己的脆嫩的喉管,美丽的世界从此就要告别了。

    完全是出于一种动物求生的本能,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挣扎动作,就在紫岚的狼牙触碰到大白狗喉管的一瞬间,大白狗两条后腿在紫岚的腹部猛蹬了一下。

    假如紫岚没有怀孕,假如不是临近分娩,别说被蹬了两脚,即使被蹬了二十脚紫岚也无所谓的。对狼来说,这类踢咬打斗是家常便饭。但紫岚正在怀孕,又正临近分娩,这两腿又恰恰蹬在高高隆起的下腹部。紫岚像被高压电流击中似的一阵灼疼,浑身痉挛,惨嚎一声,从大白狗身上翻落下来。肚子里的小宝贝兴许是被踢伤了,在子宫里拳打脚踢,似乎是在抗议,疼得紫岚在河道的沙砾上打滚。

    大白狗懵懵懂懂,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望着紫岚在地上打滚,它还以为这是诡计多端的恶狼的一种欺骗战术呢,引诱它上钩。它在旁边疑疑惑惑地观看着。似乎又不像是装出来的痛苦,瞧那张狼脸,鼻子和下颏严重错位,分明是被无法忍受的疼痛折磨得扭曲变形了嘛;瞧那双狼眼,野xìng的光芒已经消散殆尽,黯然无神,一瞧就知道其生命已经衰竭。大白狗产生了一种反败为胜的侥幸和得意,快,趁恶狼正处于半昏迷半休克状态,暂时丧失了反抗能力,扑过去,也学学狼的残忍的看家本领,咬断狼的喉管。主人一定会嘉奖自己的勇猛,重新宠爱自己的。大白狗一阵冲动,跃跃yù试。但是,它过于聪明的脑筋突然绕了个弯子,狼的狡诈是出了名的,不乏这样的先例,狼用装死的伎俩来度过危机或克敌制胜,谁能保证这匹正在地上打滚的狼不是在装死呢?狗的多疑的天xìng使它在这个节骨眼上犹豫了。真的,自己刚才在格斗时明明占了下风,自己并没有伤着狼的致命处,怎么恶狼就一下子瘫痪了呢?反常的现象极有可能就是欺诈的假象,大白狗这样分析着,不敢贸然扑上去撕咬,只是不远不近地围着紫岚团团打转。

    紫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剧痛缓解了些,但浑身的筋骨变得像柳絮一样绵软,继而腹部产生一种物体下坠的感觉。它明白自己要分娩了。它虽然是胆大妄为的狼,此刻也感到了极度的恐怖。在杀气腾腾的仇敌大白狗的眼皮底下分娩,其危险程度不亚于在刀尖上舞蹈;只要它稍微露出一丝破绽,只要大白狗瞧出一点蹊跷,它和它的狼崽就不可避免会被大白狗撕咬成碎片;在狼崽yù出来的当儿,在分娩的阵痛与昏眩中,别说对付凶猛的大白狗,即使一只猫来扑咬,它也招架不住的。唉,宝贝,你们出来得不是时候啊。它很想逃到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去分娩,但这是不可能的,它此刻连挪动一步的力气也没有了;它很想让狼崽在自己的肚子里再多待一会,让它先设法收拾了大白狗,解除生存威胁,然后再迎接宝贝出世,但不行,肚子里的狼崽迫不及待地想钻出母体,它有一种憋不住想撒尿却尿不出来的难受。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用假象迷惑住大白狗,争取时间。想到这里,紫岚忍住腹部的绞痛,停止了打滚,蹲在沙砾上,竭力撑直前肢,挺起胸脯,佯装出一副刚才自己是在使用装死的战术可惜大白狗没有上当受骗的恨恨然表情来。

    大白狗果然上当了,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更加谨慎地监视着它。

    紫岚又稍稍抬高了些臀部,眯起狼眼,做出一种正在暗中凝聚力量,觊觎时机,随时准备跳跃起来给对手致命的一击的架势。

    这一招很灵,大白狗惶惶然地停止了打转,站在它面前,全身紧缩,尾巴竖得像根旗杆,紧张得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蹦跳出来了。

    嘎欧 ——紫岚拼足全身的力气出一声威风凛凛的狼啸。

    大白狗吓得尾巴耷落在两胯之间,惨嚎一声,掉头就逃。逃出十几丈远,看看没有动静,这才惊魂不定地蹿到一道石坎上,远远观望。

    但愿大白狗永远被蒙在鼓里。

    阳光渐渐由橘红变得炽白,古道河两岸的树林里不时传来猿猴的啼声和飞禽的鸣叫。终于,紫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接着,一只狼崽蠕动着钻出了体内,接着,又产下了一只,顿时,刚才那种无法忍受的下坠感减弱了一半。这些它都是凭身体的触觉知道的。它不敢回过头去看看自己刚生下的宝贝狼崽长得是啥毛sè,是啥模样。它害怕自己一动弹一分神蹲在石坎上的大白狗就会看出破绽蹿下来撕咬它和刚出生的宝贝狼崽。

    噢,第三只狼崽也顺利地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了。三只宝贝狼崽在冰凉的大地和它温热的身体之间蠕动着,在寻觅它的**——生命的泉。它真想用轻柔的动作把它们衔到太阳底下,让它们尽情享受明媚的阳光和湿润的空气;它抑制不住一种母xìng的冲动,很想把三只宝贝狼崽从身体底下移到面前来,仔细端详它们的容貌,它们一定长得美丽又可爱,娇嫩鲜艳,像出水的太阳,越看越爱,永远也欣赏不够的;它多么愿意伸出自己的舌头,深情地舔净宝贝身上粘留着的胎胞和血污,把它们的体毛舔得闪闪亮,像圣洁的小天使,然后轻轻舔开它们闭合着的眼皮,让它们睁开骨碌骨碌转动的比黑宝石更明亮的眼睛,看看这红的太阳绿的山林蓝的天空,看清并永远牢记它们的母亲;它觉得自己的**已奇迹般的膨胀起来,像红汛期的水库,里面有netai头塞进宝贝狼崽稚嫩的嘴里,让它们饱吮芬芳的rǔ汁……紫岚渴望完成母xìng的一切本能,但是,它不敢。大白狗近在咫尺,它只能把三只狼崽紧紧藏在自己的腹下。小狼崽一出世就显露出淘气的天xìng,不愿乖乖地睡在它的腹下,蹒跚爬动。它腹部的空间过于窄小,有一只狼崽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它右侧腰部的空隙穿透出来,它急忙移动胯部,把狼崽毛茸茸的小脑袋重新掩藏进腹下,但立刻,另一只狼崽的小屁股又从它左侧腰部的空隙暴露在阳光下……倏地一声大白狗从石坎上蹿了下来,脸上疑云密布,犹犹豫豫朝紫岚躺卧的地方靠近。糟糕,大白狗贼亮的眼一定看出破绽来了。紫岚耸动一下腹部,里面还有两只狼崽没产下。快出来吧,宝贝,别耽误时间了,趁大白狗还没有完全觉醒,快从妈妈的肚子里钻出来吧,妈妈就能卸去jīng神和**的双重压力,去对付那条该死的大白狗了。但不知最后两只狼崽是生xìng懒惰还是迷恋子宫的温馨,就是赖在体内迟迟不肯出来。紫岚拼命蹭动下腹部,想把两只小淘气挤压和驱赶出来,也没用。

    大白狗离开自己只有两三步远了,紫岚只能故伎重演,装模作样地继续摆出种种恫吓的姿势。但这一招失灵了,大白狗毫不理睬。

    刚才大白狗蹲在石坎上,因距离隔得较远,只是模模糊糊看见有物体在这匹恶狼的腰际蠕动;是紫岚惊慌的表情和急yù掩饰的窘相引起它怀疑的。莫非……仿佛是要证实它的怀疑,就在它逼近恶狼只有两步远的时候,一只狼崽毛茸茸的小脑袋从紫岚两条前肢间吱溜钻了出来。虽然恶狼用极快的度一爪子把狼崽的小脑袋蹬回了腹下,但由于距离极近,大白狗看得真真切切。哦,怪不得这匹恶狼会有这份耐心长时间在一个地方静卧不动,原来正在分娩!一瞬间,大白狗心里升腾起一股被戏弄了的愤懑。要是自己早点看出蹊跷来,早就轻而易举把恶狼连同狼崽子一起收拾掉了。怪恶狼太狡猾,怪自己太老实。它懊恼极了,后悔极了。当它的眼光在恶狼身上仔细扫shè一遍后,它又转悲为喜,哈,恶狼还腆着个大肚子,也就是说,恶狼还没有彻底完成艰难的分娩过程。它庆幸自己觉醒得还不算太晚,该死的恶狼,瞧瞧吧,你要为你的狡诈付出代价的!

    大白狗旋风般地朝紫岚扑去。

    紫岚正在分娩当中,无力还击;腹下有三只毫无防卫能力的狼崽,它还不能躲闪。它只能蹲在原地,听凭大白狗以极高的频率一次次朝自己扑来。它唯一能做到的是,在原地调整自己的方位,用坚硬的狼头正面承受狗牙和狗爪,不让大白狗有机会从侧面或背后来袭击。这样,虽然狗爪在它狼耳和狼额上划出一道道血痕,虽然狗牙在它肩胛上叼走了好几口狼毛,却形不成致命伤。有两次,大白狗的冲击度稍慢了些,它还能在原地张开狼嘴噬咬反击,虽然连狗毛也没咬掉一根,却迫使大白狗放慢了扑咬的频率。

    大白狗似乎也察觉到老是这样从正面攻击很难把对方置于死地,就改变了战术,闷声不响地以紫岚为轴心绕起圈子来,想伺机跳到狼背上去撕咬。

    紫岚一眼就看穿了大白狗的计谋,针锋相对,始终和大白狗保持一种面对面交锋的态势。

    要是不生突然变故,这样僵持下去,大白狗是很难占到更多便宜的。

    唉,肚子里这两只小狼崽,刚才还赖在子宫里不肯出来,在这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却又想钻出母体来了。冤孽啊,凑什么热闹嘛!紫岚刚想到这里,只觉得一阵猛烈的宫缩,一只狼崽顺着产道慢慢滑向世界。在这生命诞生的一瞬间,紫岚一阵昏眩,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被一层白纱遮盖,变得虚无缥缈。它的注意力被高度分散了,甚至忘了大白狗的存在。只是当脊背上突然落下一件沉重的物体,它的搏斗意识才猛然苏醒。糟糕,大白狗趁它神志眩迷时绕到它的背后扑到它的狼背上来了。要是在平常,它可以就地打两个滚把大白狗摔下背来的,但现在不行,它怕一旦改变姿势,会把狼崽窒息在产道里的。它只能凝然不动地趴在原地,听凭大白狗啃咬。它把四肢尺量撑开,护住腹下的三只狼崽免遭伤害;它紧紧勾起下巴缩起脖子,不让大白狗咬到致命的喉管。

    大白狗在紫岚的后颈窝连毛带皮咬下了一块狼肉。

    紫岚疼得惨叫一声,滚烫的狼血顺着耳垂滴在古河道白sè的沙砾土上。在疼痛和紧张的刺激下,第四只狼崽呱呱落地了。

    紫岚的肚子里还剩下最后一只狼崽了。

    大白狗叼着那块狼肉,从紫岚的背上跳下来。也许是被饥饿所驱使,也许是想炫耀自己的野xìng,也许是想羞辱紫岚并把紫岚吓倒,大白狗蹲在紫岚面前,嚼咬起那块血淋淋的狼肉。

    大白狗贻误了宝贵的战机。

    还没等大白狗把狼肉吞咽进肚,紫岚肚子里最后一只狼崽顺利地钻出了母体。随着第五只狼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出的第一声尖叫,紫岚腹部那种强烈的下坠感顿时消失,身体变得异常轻松,虽然后颈窝的伤口还滴着血,心里却仍然产生一种飘飘然的快感,同时油然滋长了一种终于完成了艰难的生命诞生过程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在这样的jīng神作用下,它恢复了些力气,终于在一片血污的沙砾上站了起来。

    ?

    

    .pp a{co1or:#foo;text-denete;}

    


    及时知道小说最新章节 .1aiyo. 来哟小说搜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