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A -A

    手机登6 dzt.cc 小说最新章节随时看

    这一个月来,紫岚交了好运,连续捕获到两头膘肥体壮的岩羊,还在一个野猪窝里捡到一只肥头大耳的野猪娃子,吃得满嘴流油。手机登6 dzt.cc 随时随地看最新小说天气也好得出奇,整天艳阳高照。它后颈窝的伤口渐渐愈合了,心灵上的失子的创伤也慢慢平复了。产后虚弱的身体彻底复原了,甚至比产前长胖了一圈。六只**变得很丰满,分液出又粘又稠的rǔ汁,虽然哺育四只小狼崽还不算太丰裕,但基本上够它们吃的了。rì子过得很平静。每当狼崽们欢天喜地地扑进它的怀里,贪婪地吮吸它的rǔ汁时,它便会体会到一种只有母xìng才可能有的自豪感和幸福感。

    四只狼崽三公一母,长子长着一身黑黑的体毛,起名叫黑仔;次子脊背上的毛sè有点偏蓝,起名叫蓝魂儿;最小的公狼崽上半身为黑sè,腹部和四肢是褐黄sè,起名叫双毛;唯一的那只母狼崽长着一身和它活脱活像的紫毛,起名叫媚媚。

    紫岚最偏爱黑仔。这倒不是因为黑仔是长子,人类社会讲究长幼秩序,狼群中不讲这一套。它之偏爱黑仔,完全出自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微妙心境。黑仔长得太像已死去的黑桑了,不但毛sè是同一品系,连长相也惟妙惟肖,活像是从一只模型里浇铸出来的。瞧黑仔的唇吻,和黑桑一样极富肉感,和黑桑一样呈漂亮的s型线条,和黑桑一样显示出坚毅的气质。当初,它紫岚很大程度上就是被黑桑那与众不同的公狼的唇吻弄得神魂颠倒,最后做了爱情的俘虏的。黑仔简直就是黑桑的转世和再造。它们之间的唯一差别,黑仔尚是只年幼的狼崽,但这一差别会随着时间而消失的。毫无疑问,黑仔获得了黑桑的全部遗传基因,一定会长成像黑桑那样具有强壮体魄、聪慧头脑和出众胆略的大公狼的。

    紫岚把全部的母爱都倾注在黑仔身上,在其它狼崽面前,它也从不掩饰自己对黑仔的偏爱。每次喂nai,它都先让黑仔尽情吃饱,然后才轮到蓝魂儿、双毛和媚媚吃。黑仔的食量越来越大,差不多要把三只**吸空了才肯罢休,占了它总nai量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刚够蓝魂儿、双毛和媚媚每狼一**rǔ汁。

    这自然是极不公平的。有时,望着蓝魂儿、双毛和媚媚那副半饥半饱的馋相和对母亲的过分偏爱所流露出来的不满情绪,紫岚心里会涌起一丝愧疚。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都是自己所疼爱的宝贝,干吗要厚此薄彼呢。但它的nai是有限的,没办法同时满足四只狼崽的需要。它也不能搞平均分配,平均分配的结果只能产生普遍的平庸。它必须先满足黑仔,黑仔身上寄托着它的理想和希望。紫岚在心里已把黑仔看成是下一代狼王的继承者和候选者。不,这种说法是不科学的,狼群社会并不存在王位继承的说法,也不存在选举制度,应该说它已把黑仔看作下一代狼王的争夺者和角逐者。既然如此,就要对黑仔进行身心各个方面的重点培养,从幼年起就打下坚实的基础,保证黑仔成长为强悍的“狼”。也就是说,只能让其余三只狼崽作出点牺牲,有所失才能有所得嘛。这有点狠心,却是必要的。说到底,rì曲卡雪山只能有一个狼王。

    过了一段时间,双毛和媚媚似乎已习惯了母亲的偏心,默认了自己的地位,每次哺rǔ,总是先乖乖地蹲在一旁,先看着黑仔狼吞虎咽,然后再钻进它腹下来吮吸rǔ汁,表现出一种守秩序识大体的气度。唯有蓝魂儿,仍是那股桀骜不驯的劲头,每每看到黑仔优先独享三**nai汁,脸上便露出一种极端嫉恨的表情,在旁边按捺不住地跳跃翻滚,做出种种扑咬的姿势,也许是想取而代之,也许是想分享平等的权益。

    假如它紫岚不是一门心思想把黑仔培育成“狼”,它会欣赏蓝魂儿身上那种叛逆xìng格的。野心勃勃才是狼的本sè。只有狗才逆来顺受,才安于现状。它会鼓励和怂恿蓝魂儿把嫉恨付诸在狼牙和狼爪上的。但它要让黑仔当上下一代狼王的念头太强烈了,它只能用严厉的眼神制止蓝魂儿这种篡位的企图。这无疑是在束缚和扼杀蓝魂儿狼的天xìng,它心里很难过。

    这天,紫岚在尕玛尔草原追逐一只草兔,狡猾的草兔钻进一片长满毒刺的荆棘丛中,它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把草兔咬死。回到石洞,已近黄昏,四只小狼崽等急了,也饿极了,一见它出现在洞口,便齐声欢呼着向它扑来。按照惯例,它斜卧在石洞zhong yang,将饱满的**先朝黑仔敞开。就在这时,它担心的事终于生了。也许是饿极了的缘故,也许是长时间积蓄的嫉恨已达到了量的极限,当黑仔用一种理所当然的神态向它怀里走来时,突然,蓝魂儿怒叫了一声从斜里蹿出来,一头撞在黑仔的腰部,把黑仔撞翻在地,然后扑进它怀里,张口就叼住平时一贯由黑仔享用的前胸那只硕大丰满的**。

    紫岚不知道是该用爪子把蓝魂儿蹬开,还是默认这种反叛的行为,它正在犹豫,黑仔从地上爬起来了。它的眼睛充满困惑,怔怔地望着正取代它享用甘美rǔ汁的蓝魂儿,瞧得出来,它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懵了;几秒钟后,它似乎被一盆脏水泼湿了似的松开全身的狼毛抖了抖;随着这一阵颤抖,它的眼光由困惑变得仇恨,脸上那狼崽特有的稚气的表情顿然消失,显露出一副成年大公狼才有的痛苦的表情;它的眼角可怕地吊了起来,唇吻扭歪了,露出一口还不太结实的牙齿,仰天嚎叫了一声,那嚎叫声浑合着悲愤、激动和嗜血的野xìng。

    紫岚心里一阵欣喜。它太熟悉这种表情了,过去在黑桑身上曾无数次看到过。每当狼王洛戛号施令时,每当洛戛凭仗狼王的优越地位抢先吞吃猎物内脏时,黑桑的脸上就会浮现出这样的表情来。这绝不是平常因争吵和摩擦所引起的普通的愤慨,即使最平庸的狼也不乏愤慨的表情。这是只有高贵的狼才具备的一种在狼群中也是十分罕见的表情,一种级愤慨。这是地位受到挑衅自尊受到践踏利益受到侵犯后的愤慨。支撑这种表情的,是一种强烈的优越感。黑桑之所以会面对狼王洛戛产生这种表情,是黑桑觉得自己生来就具有狼王的风采,天生就应当是狼王;洛戛占据在王位上,不但是历史的误会,也是对自己众的能力的一种嘲讽和亵渎。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心理原动力。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想不到黑仔小小年纪便具备了这样的气质。太好了,黑仔,这香甜的rǔ汁是属于你的,这肥沃的尕玛尔草原是属于你的,这险峻的rì曲卡雪山是属于你的,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你的,你绝不容许别的狼来染指!这才是未来狼王的风采和心态。

    黑仔扑到蓝魂儿背上,两只小狼崽在地上斗成一团。

    紫岚并不担心会伤着谁,黑仔和蓝魂儿毕竟都还年幼,牙还没长齐,爪都还软弱,是无法把对方咬伤或置于死地的。它相信黑仔能取胜,优越感所激出来和斗志是非常顽强的。再说,就算两只小狼崽智力是平等的,但黑仔在足量的nai水的喂养下,力气显然要比蓝魂儿大些。果然,不一会儿,黑仔就明显地占了上风,把蓝魂儿逐渐逼到石洞的角落去了。

    咬吧,宝贝,张开你的嘴使劲地咬吧,今天你从蓝魂儿嘴里夺回来了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rǔ汁,明天你就能从洛戛手里夺回来本来就应该属于你的王位。

    一定是自己过量的母爱影响了黑仔狼的天xìng的正常展,紫岚想,所以黑仔才会养成如此温柔的吃nai风格的。每当黑仔稚嫩的小嘴含着它肿胀的nai头,贪婪地吮吸时,它便会产生一种似水柔情,一种母xìng才具有的温存。它一面让rǔ汁汩汩流进黑仔的嘴,让宝贝尽情地吃饱喝足,一面会伸出狼舌,一遍又一遍深情地舔着黑仔漆黑如墨的体毛,直舔得小宝贝浑身闪闪亮。好一个舔犊之情。但溺爱的结果,却是狼xìng的扭曲!

    瞧瞧哺rǔ时黑仔的吃相吧。黑仔总是用一种优美的姿势仰面躺在它的腹下,用极轻柔的动作把它的nai头含在嘴里,很有节奏很有规律地轻轻吮吸,母子间显得非常和谐。

    这种吃nai的风格在狼群中是十分罕见的。

    这其实是狗崽的吃nai风格。

    紫岚过去在郎帕寨行窃时曾目睹过母狗喂nai,狗崽的表现和黑仔现在的表现十分相似,也是母子间配合默契,自然而然滋生出一种甜蜜的依恋。

    狗崽这种在哺rǔ期养成的对母狗的依恋对狗的生存是极其重要的。这种温情脉脉的哺rǔ风格,有利于诱狗崽爱的天xìng,有利于泯灭狗崽身上残留的食肉类动物的野xìng,铸就狗的温良敦厚的xìng格。更主要的是,狗崽对母狗的那种依恋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转移到主人身上,最后扩展到依恋整个人类。假如狗不具备这点爱心和恋情,人类是绝不会喜欢狗的,也不会把狗引以为最忠实的朋友的,狗也就不可能依赖人类生存在这个地球上了。爱心和恋情实在是狗的安身立命的法宝。

    对狗来说是安生立命的法宝,对狼来讲无疑是致命的毒素。

    一般来说,幼狼刚出世的一段时间内,也会表现出依恋母狼的倾向。但到了哺rǔ后期,特别是临近断rǔ期时,这种恋母倾向便自然而然地开始淡化和消失。具体表现在吃nai风格的演变上。紫岚虽然还是第一次生育,但它早就熟睹了其它母狼在临近断rǔ期时的喂nai情景:幼狼像一伙患了饥饿症的小强盗,嚎叫着钻进母狼的腹下,根本不讲究姿势,朝母狼的nai头又抓又咬,狂吮滥吸,将狼的贪婪和野蛮的本xìng暴露无遗;常常是幼狼的爪子把母狼的**抓出一道道血痕,幼狼的牙齿把母狼的nai头咬得鲜血淋漓。于是,母狼便疼得惨叫一声,凶狠地用狼爪朝幼狼脑门上扇击,打得幼狼在地上打滚,或者以牙还牙,把幼狼脊背上的狼毛咬掉几撮。这当然很不近人情,却符合狼情。

    幼狼的这种行为看起来很残忍,却符合生存的最高原则。幼狼一经成年后便要离开母狼到荒蛮的草原和森林去dú 1ì谋生,没有依傍,没有靠山;假如狼不是自幼便割弃那种强烈的恋母情结,便会削弱它们的dú 1ìjīng神,软化它们桀骜不驯的野xìng;而狼就是靠这种dú 1ì不羁的嗜血本xìng才得以在充满激烈竞争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的,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结果。

    对幼狼来说,吃nai实际上是一种生存预习。客观上,这种出自天xìng的野蛮的吃nai风格有利于消除幼狼对母狼的依恋和母狼对幼狼的疼爱,形成一种离心力,有利于助长幼狼的dú 1ì倾向。在幼狼的意识中,母狼的**是它们的第一个掠食对象,它们正是从这种野蛮的吃nai方式中养成将来成年后dú 1ì谋生时所必需的血腥的捕食风格的。

    在紫岚的记忆中,几乎没有那一匹生育过幼狼的母狼**上不是瘢痕累累的。惟独它是例外,快到断rǔ期了,**仍完好无损,光洁得找不出一点伤痕。由于受黑仔的影响,蓝魂儿、双毛和媚媚也依样学样地表现出温柔敦厚的吃nai风格。这虽然免除了紫岚的皮肉之苦,却使它十分忧虑。它害怕这样展下去最终会使自己的宝贝消褪掉对狼来说是十分宝贵的强取豪夺的野xìng,那么,别说把黑仔培养成下一代狼王了,恐怕连在荒原立足生存都会成问题。

    每次黑仔饱吮了rǔ汁后,便会摇晃着毛茸茸的脑袋来舔它的脖颈,或者打着饱嗝一会儿用后肢直立,一会儿满地打滚,做出种种取媚邀宠的姿态来。紫岚心里明白,黑仔是在对它表示自己的满足和得意,在感激它赐予和施舍的母xìng的恩泽。

    这完全不符合狼的行为规范。

    狼xìng是绝对贪婪的,永远不会得到满足的。在狼的眼睛里,世界只存在一种谋生手段,那就是攫取和掠夺。事实上谁也不会对狼进行恩赐和施舍的。因此,狼对恩赐和施舍这样的概念应该十分陌生。狼的表情可以说相当丰富,悲伤、兴奋、怨恨、忧伤、欣喜、yīn沉、暴怒……等等,惟独不该有取媚邀宠这种表情形态。

    是自己过分的慈爱害了黑仔。

    必须立即控制住自己泛滥的母爱,把黑仔畸形的xìng格矫正过来,把扭曲的灵魂板正过来!

    又到了喂nai的时候了,当黑仔温顺地捧着它的**吮吸时,它无缘无故地嚎叫一声,就好像自己的**被咬破了似的,一巴掌扇过去;它打得那么凶,那么狠,爪子落在黑仔后脑勺和耳根之间,立刻,空中飘飞起一团黑毛,一串殷红的血珠从黑仔的颈窝滴下来。黑仔惨叫一声,从洞底滚到洞口。

    自己下手下得太重了些,紫岚想。作为母狼,看到自己的宝贝被揍出血来,未免有点心疼,但它不后悔。它是狼,它不能有怜悯之心,它就是要打掉黑仔对它的依恋和温情。

    黑仔呜咽着,抖抖竦竦从地上翻爬起来,满脸委屈,一副可怜相,用乞求的眼光望着紫岚。黑仔,你不该这样望着我的,紫岚在心里叫道,你应该表现得像真正的狼崽那样,用困惑的表现来看着我;你的眼光应当变得冰凉,变得陌生,闪现出一道残忍的光芒。这才叫狼,狼的本质就是残忍,就是六亲不认,就是野xìng毕露,哪怕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

    黑仔呜咽了一会,犹犹豫豫,又朝紫岚走来。仿佛紫岚是一块高xìng能的磁铁,对黑仔来说有一种无法割弃的磁力。你不能过来的,紫岚想,黑仔,你应当记恨我对你的暴行,你应当yīn生出一种离异的情绪。只有学会对母亲仇视,你才能养成仇视整个世界的秉xìng,才能陶冶出让整个rì曲卡雪山和尕玛尔草原颤抖的狼的野xìng。

    但紫岚的愿望落空了,黑仔走回它的身边,伸出粉嫩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它的前爪,舔得那么深情,那么专致,还用柔软的爪子把叮在紫岚腋窝上的一只绿头苍蝇驱赶掉。黑仔是在讨好它,想平息它的怒火,想乞求它的原谅和宽宥。

    你没做错什么,你不用乞求原谅的,紫岚想,即使你做错了什么,你也不该希冀得到宽宥的。狼的本xìng应该是我行我素,不顾一切。

    ?

    

    .pp a{co1or:#foo;text-denete;}

    


    及时知道小说最新章节 .1aiyo. 来哟小说搜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