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A -A

    手机登6 dzt.cc 小说最新章节随时看

    秋天像个流浪汉,穿过rì曲卡雪山岔口,来到尕玛尔草原游荡。\ \来哟.laiyo.更新最快 最好用的小说搜索网站寒风吹来,草尖开始泛黄,枯落的树叶在天空飘来飞去。有一天半夜,突然降落一场清霜,把草原最后残存的一点绿sè都清洗掉了。蛇、熊等冬眠动物急急忙忙寻找越冬的巢穴。鹿群和羊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躲进草原深处,或藏身于僻静的山坳,轻易不再露面。对狼来说,觅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出于一种生存的压力,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散居在草原四周的野狼便结束孤胆勇士的生涯,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形成强大的狼群。它们依靠群体智慧和群体力量,度过严酷的冬天。气候寒冷而又食物匮乏的冬天对野生动物来说,是一场灾难,狼也不例外。

    当紫岚带着蓝魂儿、双毛和媚媚赶到狼群聚集的臭水塘时,已有二三十条狼先它到达了。分别了大半年,狼群生了许多变化。老狼甲甲和尼尼老死在草原上了;大公狼柯索在追捕一头牦牛时,不慎被牛角挑断了一条后腿,变成跛脚狼了。变化最大的还是那些年轻的母狼,几乎都有携带着狼崽而来,有的带三四只,有的带一二只,都和蓝魂儿差不多大小。

    狼王洛戛也来了,正神气地主持着认亲仪式。这是狼群社会特有的仪式,每年深秋野狼化零为整时,凡新生的狼崽,乍到狼群,就要由母狼陪伴,领到狼王和每一匹成年狼的面前,互相嗅嗅对方的体味。对狼崽来说,是熟悉自己所从属的狼的大家庭,对狼王和成年狼来说,是认可大家庭的新成员。这样,将来分散后一旦在觅食时不期而遇,便不至于会生家庭内的自相残杀。

    狼王洛戛和它最亲密的伙伴古古蹲在水塘边,挺着胸脯,让十几只狼崽依次来嗅闻自己的体味。狼崽们显得战战兢兢,而洛戛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伸出狼舌在狼崽们的额际象征xìng地舔一下。与其说是认亲仪式,毋宁说是狼王在接受小臣民的朝拜。狼也有贵贱之分。

    轮到紫岚了。洛戛的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耸动了一下身体,立刻,两条前肢和脖颈的交汇处,栗子般的肌腱一块块凸突出来,蜂腰猪臀,显得jīng悍而又壮实;那口尖利的牙齿,白里泛青,一望就知道能把最坚硬的花岗石都咬成齑粉;那双眼睛,放shè出冷幽幽的光,显得格外傲慢。紫岚晓得,黑桑身前曾对洛戛的王位构成过威胁,洛戛嫉恨黑桑,并殃及紫岚,虽然黑桑已经死了,但死亡并没能消除这种刻骨的嫉恨。

    唉,假如黑桑没暴死鬼谷,今天就不会是洛戛神气活现地主持认亲仪式了,那么它紫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扮演一个俯帖耳的普通母狼的角sè,而一定是和黑桑并肩而立成为众狼仰慕的狼后。紫岚心里一阵伤感。

    它把蓝魂儿领到洛戛面前,当蓝魂儿的唇吻触及到洛戛的胸脯时,它看到洛戛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迷惘,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洛戛一定是在蓝魂儿身上看到了黑桑的影子,所以才会失态的,紫岚想。洛戛,你的眼光还很肤浅,蓝魂儿不但长相一半像黑桑,一半像紫岚,还继承了黑桑的灵魂呢。紫岚很是得意。

    洛戛没像对待其它狼崽那样舔蓝魂儿的额际,而是举起前爪粗暴地将蓝魂儿推开了。

    洛戛,你反常的举动暴露了你内心的空虚和紧张,反衬出蓝魂儿的潜在力量。洛戛,等到明年net天,翠绿的草叶再度泛黄时,你就要为你今天的粗暴和无礼付出沉重的代价,紫岚在心里这样想道。

    狼群中最活跃的是那些幼狼们。当成年狼围歼猎物时,它们在一旁欢呼雀跃,呐喊助威;当狼群围着猎物聚餐时,它们从公狼的身边母狼的胯下挤进去,嗷嗷争夺。对这些幼狼们来说,这是它们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生活在大家庭里,好奇心压倒了陌生感。它们要熟悉狼群社会的生活方式和各种有形无形的规矩,熟悉狼的价值标准,并通过观察,学习父兄们猎取食物的高技艺,为两年后离开母狼dú 1ì生活做好准备。

    幼狼都是淘气而又好动的,免不了在玩耍或争食时生摩擦和冲撞。

    这天,狼群在草原捕获到一头郎帕寨牧民走散的黄牛。黄牛瘦骨嶙峋,身上没多少肉,对大大小小五十多匹饿狼来说,自然是僧多粥少,争抢得十分激烈。

    紫岚抢到一块肋骨。

    双毛和媚媚同那些幼狼一起,在成年狼的屁股后面悠转。捡食掉在地上的肉末和骨渣。

    蓝魂儿不错,机灵地从正在独自享用牛心牛肝的洛戛身边挤进圈内,一口叼住一只血淋淋的牛腰。受到冒犯的洛戛愤怒地在蓝魂儿屁股上咬了一口。

    挨一口咬换一只牛腰,这买卖并不亏本,紫岚想,朝蓝魂儿投去赞赏的眼光。

    蓝魂儿顾不得疼痛,叼着牛腰拼命从狼圈的缝罅钻了出来。突然,一匹毛sè棕黄正在狼圈外围捡食肉末和骨渣的幼狼猛扑上来,双爪卡住蓝魂儿的喉咙,横蛮地从蓝魂儿口中抢走了牛腰。

    紫岚认得这匹幼狼,是母狼黄妮所生的狼儿,名叫黄犊,比蓝魂儿大三个月,身坯比蓝魂儿高出一大截。紫岚咬着牛肋骨,静观事态的展。

    蓝魂儿挨了咬好不容易弄来的牛腰被黄犊拦路劫走,自然愤慨,嚎叫一声追上去。黄犊并不逃避,气哼哼地张开嘴;黄犊的狼牙上那层稚嫩的rǔ黄sè已经褪尽,白得耀眼,泛着成年公狼才有的冷光,眼睑间露出一副要一口咬死对方的凶相来。

    蓝魂儿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怔怔地望着身坯比自己高大爪牙比自己坚硬的黄犊,踯躅了一会,突然转身朝紫岚奔来。

    呜——呜——蓝魂儿委屈地嗥叫着。

    呜——呜——蓝魂儿用求助的眼光望着它。

    紫岚明白,蓝魂儿是想让它去把牛腰夺回来。它轻而易举就能做到这一点的,黄犊绝不是它的对手,就算母狼黄妮来助战,它也不怕。狼儿受了委屈,做狼母的当然心疼。但它的理智克制了它要替蓝魂儿出出气的冲动。它不能这样去做,这样做等于害了蓝魂儿。

    黄犊蹲在不远的草丛里,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牛腰。

    呜呜——蓝魂儿焦急地催促着。

    紫岚像没听见似的端坐不动。

    孩子,你遭受了强暴,遇到了委屈,妈妈理解你的心情,却很不欣赏你跑到妈妈身边来告状和求援的做法。你生活在狼群中,就不该幻想正常公平的生活秩序,就不能希冀在生摩擦和冲撞后有谁会出来主持公道或仲裁是非。狼是没有上帝的,也没有人类社会的法律。狼只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强者就是法律,力量就是真理。你必须学会这一生存原则,才能在狼群中生存下去。

    蓝魂儿并不理解紫岚的苦心,用责备的眼光望着紫岚,甚至用牙叼住紫岚的胸脯,使劲朝黄犊的方向拖曳。

    紫岚从喉咙里憋出一声低沉的嚎叫,狠狠地在蓝魂儿脊背上咬了一口。

    蓝魂儿惨叫一声,跳开了。

    记住,这就是你愚蠢地想寻求公正和正义的结果!你想吃到美味可口的牛腰吗?那么,你就伸出你的爪张开你的牙,去拼去抢去厮杀!

    这时,黄犊已经把牛腰囫囵吞进肚里去了。

    蓝魂儿一定是饿坏了,也馋极了,望着紫岚嘴下的那块牛肋骨,抖抖索索走上前来,想分享一点。紫岚毫不客气地举起前爪一掌把它揍出两丈远。

    没出息,你想永远躺在妈妈的怀里生活吗?

    蓝魂儿遭受到双重委屈,眼里泛起一片晶莹的泪光。

    哭是无用的表现,紫岚厌恶地想,狼是轻易不流泪的。只有人类和人类所豢养的狗才动辄流泪,用哭泣减轻自己的痛苦。

    紫岚用极快的度把牛肋骨吃了个干净,然后,瞪起yīn森森的眼光望着蓝魂儿,既不上去劝慰,也不妥协让步。你既然无能,就活该挨饿。它要让蓝魂儿从小就记牢这一点,眼泪在狼群中是没有用处的,既不会减轻痛苦,也不会改变悲惨的处境。靠牙和爪得不到的东西,靠眼泪就更得不到。对狼来说,痛苦是不能用眼泪来泄的,而要把痛苦埋在心底酵,然后凝聚到牙和爪上去。

    渐渐的,蓝魂儿眼眶里的泪水被怒火烧干了。这一夜,蓝魂儿是在饥饿和屈辱中度过的。

    翌rì下午,狼群在rì曲卡雪山的山脚下捡到一头因难产而窒息的母岩羊。蓝魂儿捷足先登,抢到半块羊胎,巧极了,又被黄犊撞见。黄犊昨天已尝到过一次甜头了,此刻更肆无忌惮,扑上来就要抢夺蓝魂儿已到口的美食。

    蓝魂儿似乎早有提防,扭腰闪开,扬起后蹄,在黄犊的右腰上猛蹬了一下。

    黄犊吃了亏,凶狠地嚎叫一声,朝蓝魂儿又撕又咬,蓝魂儿毕竟比黄犊小三个月,年幼体弱,才斗了两个回合,半块腥膻的羊胎就被黄犊抢去了。

    黄犊得意洋洋地衔起羊胎,想跑到清静的岩石背后去独自享用。这时蓝魂儿从地上翻爬起来,抖抖粘在身上的土屑和沙尘,望望yīn沉着脸在一旁观战的紫岚,狼眼里泛起一道嗜血的野xìng的光芒。极度的饥饿,昨rì的耻辱,狼母残酷的教训,终于使它提前成熟了,终于使它比同龄的幼狼都要早得多地爆出全部潜在的狼xìng。它闷声不响地尾随着黄犊,猝不及防地跃到对手身上,朝黄犊的颈窝、耳朵和眼睑拼命噬咬。

    这架势,已远远出了淘气的幼狼们游戏式的打架斗殴。

    黄犊也不是窝囊废,它自持身坯比蓝魂儿高大,扔下半块羊胎,朝蓝魂儿反扑。很快,它就把蓝魂儿压在地下了,在蓝魂儿的脊背上一连咬了三口,咬得狼毛飞旋,狼血漫流。

    臭家伙,该认输了吧,该服气了吧。

    黄犊从蓝魂儿身上跳下来,心想,蓝魂儿一定会拖着尾巴呜咽着逃走的。它想错了。它刚从蓝魂儿的身上跳下来,蓝魂儿猛地往前一蹿,一口咬住了它那根蓬松的棕黄sè的尾巴。它扭转腰,反身咬住了蓝魂儿的右耳朵。

    呜呜,黄犊在jǐng告,快放掉我的尾巴,不然我就要咬下你的耳朵!

    呜呜,黄犊在试图讲和,你放掉我的尾巴,我放掉你的耳朵。

    一切均属徒劳。

    咔嚓,黄犊的尾巴被蓝魂儿咬断了;嘎嗒,蓝魂儿的右耳被黄犊咬下来了。一个成了秃尾巴狼,一个成了独耳朵狼。

    黄犊看到,蓝魂儿满头满脸都是血,一点没有要罢休的意思,神情极其可怕,龇牙咧嘴地又朝它冲将上来。黄犊虽然比蓝魂儿大几个月,到底还是匹幼狼,年幼无知,没经历过这个阵势,没有生死拼搏的心理准备。显然,今天除非把蓝魂儿咬死了,才能得到半块羊胎;自己果真有这点力量把蓝魂儿咬死吗?会不会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呢?黄犊虽然表面上还占着上风,但jīng神却处于颓势。真的,为了区区半块羊胎,犯得着去拼个你死我活吗?它动摇了,就在蓝魂儿爪子即将落到它身上的时候,它转身落荒而逃。

    蓝魂儿得意地叼起地上的半块羊胎,大口咀嚼起来。羊胎糯滑而爽口,味道好极了。

    紫岚把一只吃剩一半的羊腿送到蓝魂儿面前,这是对勇敢者的嘉奖。

    蓝魂儿毫不客气地把羊胎和羊腿统统吃光。它已经领悟到了生活的真谛。

    ?

    

    .pp a{co1or:#foo;text-denete;}

    


    及时知道小说最新章节 .1aiyo. 来哟小说搜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