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A -A

    手机登6 dzt.cc 小说最新章节随时看

    一场接一场大雪,使rì曲卡雪山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麓形成的雪线迅降低着高度,终于,白皑皑的积雪像一床巨大而厚实的棉被,把辽阔的尕玛尔草原铺盖得严严实实。手机登6 dzt.cc 随时随地看最新小说偶尔有几棵被凛冽的北风剪光了叶子的树,裸露在雪野上。阳光失去了穿透力。

    狼群夜晚露宿在背风的山洼里,白天顶着漫天雪尘,在草原游荡,猎取食物。猎食变得越来越困难,羚羊、岩羊、马鹿、香獐都不知藏匿到那个山旮旯去了。有时好不容易在雪野寻觅到一串梅花型的兽蹄印,跟踪追击了大半天,突然老天爷降下一场鹅毛大雪,把兽蹄印揩抹得干干净净,又是白白辛苦一场。几天吃不到东西已变成常事,狼们一匹匹饿得肚皮贴到脊梁骨。半夜,寒风刮来,狼毛会冻得一根根倒竖起来,整个饿极了的狼群便会出婴儿啼哭似的凄厉的嗥叫。

    尽管生存越来越艰难,蓝魂儿却在饥寒交迫中愈长愈大了。它全身狼毛稠密,特别是毛sè偏蓝的脊背,被晶莹的雪花摩擦得闪闪亮;身体开始育,宽阔的胸脯突出一块块饱满的肌肉;它的xìng情被饥饿折磨得越来越暴烈,一双贪婪的眼睛里闪烁着金属般冷凝的光泽。到了冬天快结束时,它的个头已差不多高及成年大公狼的眉际了。

    蓝魂儿不但个头越长越高,相貌越来越帅,xìng格也越来越凶猛,猎食时总是不要命地冲在最前面,猛扑猛咬。那次,狼群一连五天在雪野里没找到任何食物,实在饿极了,便去猎杀冬眠中的狗熊。狗熊绝不是狼所能轻易对付得了的食草类动物。狗熊xìng凶蛮,力大无比,特别是那双厚实的熊掌,能一掌把碗口粗细的小树拦腰拍断,再壮实的大公狼,被熊掌扇着,非死即伤。再说,狗熊在夏秋两季喜欢蹭着松树擦痒,全身涂满粘粘的松脂,又到沙砾上打滚,几层松脂几层砂土把个熊皮糊得像穿了件牢实的铠甲;熊皮本来就厚,再加上这层铠甲,狼牙再尖利,也极难一口咬穿的。因此,平时在草原上遇到狗熊,狼群不但不会主动去招惹它,有时还会避让三分呢。要不是饿极了,要不是实在没其它办法可想,狼群是不会去干猎杀狗熊这样极其危险的营生的。

    在雪野里寻找狗熊并不难,狗熊一般都是藏在幽深的岩洞里或空心的巨树间冬眠的。那天中午,狼群找到一棵老态龙钟的苦楝树,桠杈间有一个又大又深的树洞,爬上树枝,耸动狼鼻嗅嗅,洞里有一股浑浊的sao臭,竖起狼耳听听,洞内传出节奏感很强的呼噜声。各种迹象表明,这棵苦楝树里藏着一头正在酣睡的狗熊。关键是要引熊出洞。

    狼群围着苦楝树齐声嚎叫,有两匹胆大的公狼还趴在枝桠上,将狼嘴伸进洞里去嗥,但洞里的狗熊仿佛聋了似的,照样酣睡。后来,狼群又想出个办法,衔来些冰块、冰碴,扔进树洞去,但狗熊仿佛已失去了知觉似的,毫无反应。冰块和冰碴扔得多了被树洞的暖气化成一汪水,从树根渗进土层。

    这一招失灵了。

    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钻进树洞去,把又蠢又笨的狗熊从睡梦中咬醒。但树洞有两匹半狼那么深;洞口朝天,洞形笔陡,易进难出。万一进洞探险的狼动作慢了半拍,未能在狗熊痛醒之前撤出树洞,后果不堪设想。熊掌能像掰断一棵嫩竹子似的把狼腰一把掐断,或者把你塞到屁股底下,用肥大而又笨重的躯体把你碾成肉酱。

    狼群在苦楝树前徘徊着。

    大公狼卡鲁鲁蹲在树洞口,望着黑咕隆咚的洞底,试探着将一只前爪伸进洞里,又很快缩了回来。狼虽然本xìng凶猛,却也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

    就在这时,蓝魂儿从狼群里蹿出来,跳上树桠,和卡鲁鲁并排蹲在树洞口,然后,扭过脸,朝树下的紫岚望了一眼。

    紫岚感觉到了蓝魂儿这一瞥的份量。那束眼光极其复杂,既有对生命的留恋,又有对冒险的向往;既有怨恨,又有感恩;似乎在肯求紫岚同意它跳进树洞去,又似乎在乞求紫岚能出面阻止它去送死……这是一个让蓝魂儿出头露脸的好机会,却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冒险行为。紫岚沉吟着,不知如何表态才好。

    蓝魂儿像成熟的大公狼似的出一声低嚎,将狼头往肩胛里猛地一缩,倏地钻进树洞去了。

    狼群停止了sao动。苦楝树前一片静穆,只有北风吹拂地面雪粒和雪粒摩擦碰撞的咝咝声。紫岚快急疯了,树洞里还没有动静。时间仿佛凝固了。其实,才过了短短几秒钟,但紫岚却觉得漫长得似乎已过了一个世纪。

    突然间,寂静的雪野里爆响起一声闷沉的熊吼。紫岚的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真想扑进树洞去看个究竟。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像箭一样从树洞里shè出来,在半空中挺胸收腹,做了一个漂亮的前滚翻动作,轻巧地落在雪地上。紫岚急忙奔过去,将蓝魂儿从头至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宝贝好端端的,身上连一点磕碰的伤痕也没有。

    紫岚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蓝魂儿不愧是紫岚jīng心培育的“狼”。它先是四肢撑开,狼爪紧紧攫住树洞毛糙的内壁,慢慢下到洞内。借着洞口筛进来的一缕阳光,它看见一头胖墩墩的狗熊正坐在洞底歪仄着脑袋在沉睡。狗熊的冬眠不是常态的睡眠,而是半休克的昏睡,即是放挂鞭炮恐怕也很难把它惊醒的。蓝魂儿估量了一下地形,要是现在不分青红皂白扑到狗熊身上去噬咬,恐怕很难安全逃出洞口的。树洞太狭,它无法施展狼的扑跃和蹿跳的本领,只能慢慢往上攀逃;狗熊虽然笨重,但爬树的技巧和度绝不亚于狼,一旦痛醒,便立刻会抬起熊掌拍打胆敢闯进它安乐窝来捣乱的不之客。蓝魂儿眨巴着眼睛,脑袋突然开窍,它蹑手蹑脚地爬到狗熊肩上,两只后爪轻轻落到狗熊抱在胸口的两只前臂上,然后,对准狗熊那只肉球似的朝天鼻子狠狠咬了一口,然后,仍然前肢搭在狗熊的肩上后肢立在狗能的前臂上,不改变姿势。狗熊被痛醒了,哇地惨叫一声,完全出于一种来自中枢神经的条件反shè,在它睁开眼睛的同时,抬起交叉在胸前的两条前臂,一只熊掌去捂鼻子上的伤口,一只熊掌向外推去。就在狗熊眼睛yù睁未睁,两条前臂向上抬举的一瞬间,蓝魂儿前肢高擎,后腿弯曲,猛地一蹬,借助狗熊抬臂的那股力量,噌地一声蹿出了树洞。

    干净、利索、漂亮!

    围观的狼群爆出一阵欢叫。连狼王洛戛都朝蓝魂儿投去赞赏的一瞥。

    过去,狼群也曾猎杀过藏在树洞里冬眠的狗熊,钻进洞去探险的狼非死即残。想不到蓝魂儿小小年纪就创造出奇迹来。紫岚心里真比吃了蜜糖还甜。

    狗熊笨头笨脑从树洞里爬出来了,满脸是血,左掌捂住鼻子。它眼角布满了黄脓般的眵目糊,睡眼惺忪,愤怒地大声咆哮着。它依仗着自己魁梧的身躯、结实的熊掌和铠甲似的熊皮,根本没把这些胆敢惊扰自己睡梦的狼放在眼里。它直立着,用两条后腿蹒跚地在雪地上奔跑,追逐可恶的狼。它漆黑的身躯在冬天苍白的阳光和大地洁白的积雪中显得有点滑稽。

    只要引熊出洞,狼群就算是稳cao胜券了。狼群有足够的智慧来对付愚蠢的狗熊。

    狼在雪地上的奔跑度胜过狗熊,耐力却要差一些。于是狼群分成两班,轮番来和狗熊周旋。狗熊盯着一匹狼追逐,眼看快要追上了,突然从旁边又蹿出一匹狼来,在它眼前蹿来跳去,转移了它的视线,分散了它的注意力,它就丢下先前那匹狼,改追眼前这匹狼了。狗熊不知道,这正是狼的车轮战术,借以消耗它的体力,并在不知不觉间把它逗引到离树洞尽可能远的地方去。狼群唯一担心的,是狗熊在体力即将耗尽的最后关头,龟缩进它冬眠的安乐窝里去,凭借极其有利的地形,消极防御,这样,狼群就会前功尽弃了。

    狗熊被狼的车轮战术弄得眼花缭乱,追了丢,丢了追,结果连狼毛也没抓到一根。它似乎有点泄气了,坐在雪地上,傻乎乎地望着神出鬼没的狼群。这时,狼群已把狗熊引到一块洼地,还能勉强望见狗熊冬眠的那棵苦楝树。狗熊懒洋洋地抚摸着胸口那块月牙形的白斑,鼻子上的伤口已被严寒冻封住,不再流血了。它扭头望望身后隐约可见的那棵苦楝树,凸形的熊脸上浮现出懊恼的神态,看样子想放弃这场徒劳的追逐了。

    此刻狗熊虽然有点疲倦了,但仍有一半蛮力没有消耗,要是狼群扑上去硬拼,起码要有好几匹会死在这双凌厉的熊掌下。

    狗熊已差不多要转身往回走了,突然,蓝魂儿匍匐着在雪地上爬行,悄悄绕到狗熊身后,冷不防扑到狗熊的背上,在狗熊的耳朵上咬了一口。狗熊嚎叫一声向后仰倒,想把偷袭者压在身底,但已经迟了,蓝魂儿已敏捷地跳开了,狗熊压了个空,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抖抖粘在身上的雪粒;它被激怒了,不顾一切朝狼群追来……狼群终于把狗熊引到了一片小树林里,这儿再也看不见狗熊冬眠的那棵苦楝树了。

    狗熊突然想出个自以为很聪明的足以对付狼群的办法来了。它面对既无法抓到又无法驱散的狼群,很神气地走到一棵碗口粗的小树前,两只熊掌抱住树干,沉重的躯体用力往下一压,啪地一声脆响,小树被折断了,空气中弥散开一股木屑的清香。它举起小树,用一种炫耀的姿态朝狼群挥舞了几下。它要让狼群看看自己神奇的力气,最好把狼胆吓破。

    狼群出呜呜的哀嚎,似乎被震慑了,似乎被吓坏了。有一两匹幼狼还惊慌地钻进了母狼的腹下。

    狗熊这下更得意了,又走到另一棵小树前,用同样的方法把树掰断。四棵、五棵、六棵……它一口气掰断了二十多棵小树,但狼群并没有像它所期望的那样溃散逃跑。它眨巴着深棕sè的小小的眼睛,显得十分困惑。

    狼群像是忠实 观众,兴趣盎然地欣赏着它的表演。

    可怜的狗熊,累得吭哧吭哧直喘粗气。但它还不死心,走到一棵歪脖子小树前,想继续显示它非凡的力气。不知这棵歪脖子树太结实了,还是它这一次的动作要领掌握得不够好,小树被它压弯了腰,却没裂断;它刚松了点劲,小树又挺直腰,恢复了原状。它似乎觉得这是桩很失面子的事,吼叫了几声,拼出吃nai的力气,疯般地掰树;树梢已被压弯着地了,坚韧的树干仍然没断;狗熊已耗尽了力气,身体压趴在树干上想喘口气,这时,小树嘣地一声弹回来,巨大的弹力把狗熊像颗子弹一样弹shè出四五米远,咚地一声掉在雪地上,被惯xìng翻了个筋斗,挣扎了两次,也没能重新站起来,累得口吐白沫,瘫倒在地上……欧——狼王洛戛出了扑咬的嚣叫。

    立刻,几十匹狼从四面围上去。熊血很快把那片雪地染红了。不一会,雪地里就只剩下一张熊皮和一副白花花的骸骨。

    这一次,蓝魂儿分享到了半只珍贵的熊心。

    紫岚由衷地感到高兴。蓝魂儿已经完全按照它的设计成长起来了。蓝魂儿不愧是黑桑的狼儿,表现得如此勇敢、机智。现在,不但同辈的幼狼把蓝魂儿视为当然的头领,就连那些成年大公狼也对蓝魂儿刮目相看了。蓝魂儿已用自己众的胆魄为将来争夺狼王宝座铺垫了坚实的基础,理想已不再是虚渺的梦,而变成了已吊在嘴边的一块肥肉。冬天已接近尾声了,再过几天,当net雷轰响后,积雪融化后,草尖芽后,狼群又会按照狼的生存规律化整为零了。在net夏两季里,紫岚一定要将狼的扑击噬咬的全套本领统统传授给蓝魂儿。到了明年这个时候,蓝魂儿差不多已完全育成熟了,可以考虑动手争夺狼王位置了。

    紫岚边嚼着熊肉,边盘算着。

    ?

    

    .pp a{co1or:#foo;text-denete;}

    


    及时知道小说最新章节 .1aiyo. 来哟小说搜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