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 神往

+A -A

  772神往

  尚医局御医大会。

  这一天,桃儿早早地便将路曼声给唤醒了。穿上了她许久都没穿过的冠服袍带,挽着一个简洁又不失庄重的发髻,还为她挑选了一面紫色的面纱。

  路曼声在回宫后,依然没有取掉脸上的面纱。她在大杨呆过一段时间,也经历了不少的事,也有不少人看过她的真面目。她希望等这段时间过去,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拿掉面纱。

  其实,在大尧皇宫,面纱戴的久了,摘下来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隔着一个面纱示人,有许多东西反而更自在。

  何况,大家已经习惯了蒙面女御医,要是哪一天她真解下来了,又有不少人揣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心境又经历了怎么样的变化。

  反倒是麻烦!

  “路御医的气质真是越发地出众了。”桃儿看着铜镜前怡然站立的路曼声,甜甜的赞道。

  “我们桃儿也娇俏伶俐,只是不知道谁家小子这么幸运,能娶得我们桃儿为妻。”

  “路御医,你怎么也笑话桃儿了。”桃儿害羞地一跺脚,便转身跑了。

  路曼声一看桃儿这反应,想来是这小丫头的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男子。

  …………

  (剩下的稍后替换)

  他们不但医术好,而且宫里的药也是最好的。

  只是这些御医虽然说也会到民间治病,但现在都在积累自己的名气,挑中的人也多是那些有地位有关系的。普通老百姓,很难请得动他们出马。而且普通老百姓要想找御医看病,总是要等待合适的机缘和机会。

  功德房里那么多功德牌,御医们顾都顾不过来,夹在功德树上很有可能就被忽略了,到底哪一年才能光顾到他们的头上?

  他们最大的福利就是御医和杏林苑试前大夫大开义诊的时候,许多人身体有病,不着急的都那个时候找御医看。大尧对这种义诊举动也十分推崇,就像是给大尧百姓身体检查似的,许多百姓都在那个时候得到了实质的好处。

  但这种时候,御医星级评定考核已经结束、最热乎的那个当口已经过了。很少有御医再关注民间的小老百姓了,功德牌的事也迟迟没有下文。

  然而就在这一天,宫里面有消息了。

  当邻居激动地跑过来,说尚医局来人了的时候,那儿子可真是喜出望外。

  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尚医局刚刚被评定为五颗半星级的女国医。

  “这可是路御医回宫之后第一次出宫看诊,乔娃,你母亲的病这下可有救了。”

  “路御医?”

  “你还不知道吧,路御医回来了,本来还以为路御医回来后要重新开始,但就在几天前,星级评定考核下来,那可是吓了所有人一跳啊!我听说她这半年研究的什么医术课题,帮了尚医局大忙了,才有今日这般地位。诶乔娃,别愣着了,快把你家收拾收拾,路御医就快要到了。”

  每当宫里有御医接牌之后,提前就会派人来通知,定好看诊时间。尤其是寻常百姓家,要是人不在家,总不能让人家御医白跑一趟。

  “嗳!李叔,我这就去。”

  乔娃高兴于母亲病情有了转机,第一时间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他母亲。

  路曼声下午便到了,老人家的病虽然棘手,但这些寻常的病症,麻烦归麻烦,还难不倒路曼声。

  这几根针一扎下去,老人家神智便清醒了不少,让乔娃和李叔直嚷着神。但醒了是一回事,这病要想好起来可要费不少的工夫。

  “路御医,我母亲的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治疗起来确实有些麻烦。”

  乔娃一听到这话,立即跪到地上,对路曼声磕了几个响头。

  “你这是做什么?”路曼声吃惊,赶快把人拉起来。

  “路御医,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娘,我来生做牛做马,也一定报答路御医的大恩大德。”

  “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

  “路御医,你不能不管我娘啊,我娘她太辛苦了……”

  “我没有说不管,你先起来。”

  直到听到这句话,乔娃才稍稍放心。

  “要想治好你娘的病,得连续为她针灸三十九天,我可能不是每天都有时间,但如果可以,我坚持每天都过来。针灸并不是很复杂,即便我不能过来,也会请可靠的御医代劳,这个请你放心。”

  “谢谢路御医,谢谢路御医!”

  虽然路曼声说可能无法每天都过来,但她在接下这个病人后,每天都会抽出一个时辰出宫,来为乔母扎针。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了,乔母的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有的时候精神好一点,都能够下地了,乔娃还会搀着他母亲到外面去走走。

  街坊邻居看着乔母一天天好起来,都说这路御医心地好、医术高,为了乔家老太太,半个月了从未间断。她堂堂大国医,能够为一个小老百姓做到这样,可真是不容易。

  “鲍管家。”桃儿正搬着花到院子里去晒,就看到鲍辛鱼兴冲冲地走了回来。

  “路御医呢?”

  “路御医刚用完膳,这会儿正在后面院子里看书呢。”

  “我去找她。”鲍辛鱼高兴地捏着扇子进了屋,留下桃儿一脸莫名。

  “是有什么好事麽,还很少看到鲍管家这么高兴。”

  鲍辛鱼在后院里看到了路曼声,小锦也在一旁做路曼声留下来的功课,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就近请教自己的师父。

  “鲍管家。”看到鲍管家来了,小锦起来向鲍管家打招呼。

  鲍辛鱼按按手,让小锦忙自己的,自己则在路曼声身前坐了下来。

  “路御医,我刚从宫外回来,外面最近都在传你为一位老妇人看病的事,你表现得不错。以你现在在尚医局的地位来说,确实没必要去迎合那些达官贵人,多一些亲民的举措,有利于巩固你现在的地位。”

  路曼声看了鲍辛鱼一眼,他这么高兴地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赢得一个好名声。”

  “你虽然不是为了赢得一个好名声,名声找上你,也没有理由拒绝不是?”鲍辛鱼笑得得意,最近真是好事连连,本来他还担心路曼声回来后将会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现在发现路曼声不愧是路曼声,总是能做到一些出人意料的事,她考虑的问题也很长远。

  从某方面来说,这为鲍辛鱼减少了不少麻烦,他就算是奔波忙碌,也觉得很有意义。

  “对了,几日后尚医局会有一个御医例行大会,你别忘了出席。公孙承御和三位典御都会发言,给个面子,就算平时喜欢在屋里窝着,这个时候也一定要露个面。说起来,尚医局今年新来了不少的御医,去见见,他们中间有许多人也希望看到你。”

  路曼声合上书,“以前的例会不是在月末?也没有强制参加。”

  “并没有强制,你大半年不在尚医局,如今回来了,一个正式的招呼都没打,有些说不过去。平时想做什么可以听你的,但这一切你必须要听我的。路御医,这尚医局有的是孤僻性格的御医,你纵然不去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能展现出一个全新的面貌,积极地回到尚医局。”

  路曼声虽然回来了,但大多人心里依然会觉得有些不踏实。甚至还有一些人在意识里,大尧尚医局那位女御医已经过世了。

  鲍辛鱼不希望这样,他希望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路曼声已经回来了。她将会在尚医局扮演着一个更加重要的角色,前往事业的更高峰。

  “我知道了。”难得看到鲍管家这么坚持的事,不过是出席一个例会,路曼声答应了。

  “这就对了。”鲍辛鱼终于满意,“这几天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给你安排别的任务了。”心情一好,人也大方起来了。

  路曼声和小锦看着鲍管家高兴地跑走,都无奈地笑了。

  “师父,鲍管家为什么一定要你参加例会?”

  “可能是鲍管家觉得我太久没在尚医局露面,快要被别人遗忘了。”

  “才不会,师父不论在哪里,存在感都是最强的人。”

  “……小锦,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因为师父本来就是这样。”

  即便在师父离开的那段时间,她依然没有被大家遗忘过。哪怕宫里的人都刻意不提及她的名字,每一个地方,每一件事,都能让大家联想起她。

  在尚医局,她是最低调的存在。许多地方都很少看到她的身影,但她的存在又最不可忽视。不管是大尧皇宫,还是在民间,这位尚医局出产的女御医都吸引了太多的眼球。

  鲍管家这一次坚持让师父参加尚医局的例会,其实是想传递一种想法和认知吧。他想告诉大家,师父回来了,比以前那一个还要优秀。那些认为可以取代师父、将师父在尚医局抹除掉的人可以收起这个心思,是不会得逞的。

  其实,在路曼声离开的日子里,在尚医局内部有不少的声音想要取缔六大御医的名头。还特意在民间和宫中造势,把她和师父相提并论,并且说出路曼声不如她的那些话。

  这些事,小锦和鲍辛鱼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人都不在了,有些事去争完全没有意义。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师父回来了,他们不允许这些人再在背后对师父做一些小动作。她也该有所行动,来捍卫自己的地位。

  “小锦,我离开这段时间,尚医局是不是发生了不少的事?”路曼声发现自己是一个很懒惰的人,虽然回来后对一些朋友的情况有所关注,但有许多的事她依然没有触及。

  譬如杨锦,譬如邱凤水。

  杨锦是她的死对头,与路曼声同一批的女御医,在那一届只有她们两位女大夫,做任何事都难免被其他人相比较。因为路曼声开花得早,口碑名声还有在尚医局的地位荣誉,样样都比杨锦要胜一筹,这也激化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甚至变得有些水火不容。

  这一次路曼声回来这么久,都很少听到杨锦的消息。

  在御医星级评定考核手册上,她也很少看到有关杨锦的记载,这或许是她没怎么注意她的关系,以至于她对杨锦的事一无所知。

  如今听到小锦和鲍管家如此在意例会的事,路曼声才突然提起了这位快要从她记忆中褪色的女御医。是不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杨锦做了什么,才让小锦和鲍管家如此在意,甚至要让她在例会是去示威和亮相、来宣告自己的回归和存在呢?

  路曼声其实很聪明,小锦和鲍管家的许多做法她虽然口头上没有说,并不代表她心里不清楚。

  她之前不决定去、没有答应鲍辛鱼也是因为她觉得这样的事并不重要。她想安安静静做一个女大夫,做好自己分内的事,至于别人是否要和她争位置,那要看她的本事。

  她不会想方设法、想破脑袋去捍卫自己如今的位置,那太辛苦了,她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路曼声有自己的自傲,也有自己的坚持,在她看来,她不需要在意别人做什么,她需要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做了什么和能做什么之上。

  可是,现在的她并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而活。这些她亏欠和真心关心她的人,她不想让他们担心,也不想让他们失望,如果他们都想这样,那就这么做好了。

  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次御医大会,并不需要考虑这么深层次的东西。

  而且这么久没回到这里,这个地方是否变得很陌生、与过去的那个尚医局完全不一样?在这里,是否又到来了许多新面孔,他们医术如何,都是一群怎么样的人?

  路曼声有的时候也会感兴趣,毕竟她不可能再像过去,一个人封闭的生活。

  路曼声将这事看得很平淡,但参加这次大会的不少御医对她的参与都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新晋御医,都忍不住猜想:

  传闻中神秘莫测几年前锐不可当闯入尚医局、在短短几年间迅速崛起的女国医,突然消失,又突然回归,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妙手天医 772 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