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曲述…

+A -A

  三代大人果然让人给他送了根笛子过来。

  树茂结果笛子,仔细的擦拭了起来,摸着摸着,树茂不自不觉地流下了眼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回去不去了,回不去原来的那个世界了,虽然那里没有他惦念的人,但是他有一套乐器却没能带过来,那是老院长送给他的,一个口琴,一根竖笛,一根横笛,一个二胡,外加一个古筝。那是老院长留给他的,也是他擅长的东西,可惜,他没能把那些东西带过来。

  看着这陌生的窗外,再也听不到汽车的轰鸣,喧闹的世界已经离他而去,现在他孤身流落异界,而且还是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下一刻说不定他就死去了,在这一刻树茂的心里是说不出的害怕。

  轻轻的抚摸着笛子,本能的把嘴唇凑了上去,试了试音。深吸了一口气,吹了起来。

  下一刻,医院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向同一个方向看去。

  轻柔的声音,带着些许哀怨,夹杂着一丝思念,那缓慢的节奏,不禁带动了人们的心声。树茂吹奏的是一首儿歌《小白菜》大概的词是:小白菜啊,地里荒啊,三两岁啊,没了娘啊!

  虽然没有人演唱这首歌,但是这中间的音色流露出的情感,让那些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们不禁想到了,当初因为战争,而四处漂泊的人们。而这些如今在木叶定居的战争遗民听到了这哀怨的声调,也想起了当年自己被迫离开家乡四处漂泊,抬起头看着如今繁华的木叶,这些人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我要保护这里,不能让我们所经历的事情在让我们下一代经历一次。

  看向那个病房的护士,医生,都了解了,这大概又是一个战争的遗民。

  三代还没走远的身影顿时一顿,回过头向医院再次跑去。

  “孩子,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以后木叶就是你的家。”三代边说边抱着树茂,还一边拍打着他的背,安慰着他。

  “哇……”或许是感受到了三代的真心,已经是“大人”的树茂一下子哭了出来。

  泪水沾湿了三代的衣裳,三代也只是吊着烟斗,不停滴安慰着树茂。或许感受到了三代目那祥兹的安慰,又或者这一刻,对于树茂来说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漂泊的港湾,然后慢慢滴树茂带着泪痕,睡熟在三代的怀里。这一刻三代想到了很多,但他想到最多的是,或许这个孩子比常人看到还要苦,这也是为何他会那么感受到孤独,害怕的原因吧。

  三代又想到了当年的战争,想到了那些战火纷飞的,流连各地的流浪者们,为了寻找到一个安定的和平的地方而努力的人们。

  而树茂却想不到,因为一首思乡的曲子,让三代目放下了心底那丝怀疑。

  三代思量了下,决定把树茂安排到鸣人那,跟鸣人住一起,两个同样无父无母的或许会有共同的话题。同时还有个更好的地方,那就是可以让人一起看着他们两,也能一起保护他们。

  想好了之后,三代向身后的地方挥挥手:“去把漩涡鸣人带到我这边来。”

  “是!”暗部回答了一声就“砰”的一声就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走廊外传来一个很吵闹的声音,大喊大叫着“三代爷爷,找我干嘛?”

  “砰”房门被人踢开了,三代怀里的树茂一下子惊醒了,向门口看去。

  就看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站在房门口,脸上不知道涂了什么油彩,衣服上还能看到几个破洞,一只脚的大拇指都露了出来,腿下半截都是湿的,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家伙有多闹。

  “鸣人啊,这个是树茂,以后就跟你住一起了,他跟你一样,没有父母,你们以后要学会互助互帮,懂吗?”

  “喂,那边的,你几岁了?”

  “??问这个干嘛?你几岁了?”

  “那必须要知道啊,知道了才能知道我两谁更大啊?我今年5岁了。”

  “那你叫我哥哥吧,我比你大一岁。”说完还不忘向三代咋咋眼。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几岁了,毕竟前世是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了,但是穿越过来后,他还真没想过这个身体究竟几岁了。他怕自己比鸣人小,又想当哥哥,所以想要暗示三代目一些。

  但其实,三代目也有点没反应过来,刚才帮树茂治疗嗓子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树茂的年龄应该在6岁左右,因为判断一个人的年龄,根据人物说的可能会有真假,但是跟据骨头判断的年龄还是很真实,很准确的。

  “鸣人啊,树茂确实比你大一岁,所以你要喊他哥哥。”

  “什么吗,切,我还想当老大呢!”不小心就把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树茂,请多多关照!”

  “好吧,我也认识你了,我叫漩涡鸣人,以后要当火影的存在,你可不许跟我抢火影的位置,知道么?要不然就算你比我大我也会揍你的。”

  “放心吧,我不会跟你抢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当上的。”

  “真的吗?”鸣人睁大眼睛盯着树茂看,因为一直没能获得他人的赞同,又或者是因为看惯了那些对他冷嘲热讽的人们,所以鸣人对于判断一个人说真话,说假话很有经验。

  “当然是真的。”

  当树茂说完了之后,鸣人笑了,很多年以后,每每想起这件事,鸣人和树茂都有说不出的感慨。

  过了一会之后,鸣人还没停下笑,树茂就说了:“鸣人,我很好奇,猫的胡须是很有用的,你脸上的六根白胡须有什么用?”

  “胡须还有用?我怎么不知道?”鸣人这时已经坐到了床边。

  “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三代爷爷你知道吗?”

  “我也很好奇呢,树茂,你来说说吧!”

  “好吧,其实是这样的,我只知道猫胡须的一个很重要的作用,据说还有其他的作用,那些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倒是快说啊!”

  “猫的胡须可以用来丈量。”

  “丈量?”

  “是的,就是测量,比如一直到要从一个小洞出去,它的胡须就能帮它测量下,看能否通过那个洞穴。”

  “哦,原来还能这样啊,以后我试试。对了你是生病了吗?怎么住在医院?医院一点也不好玩,我带你出去玩吧?”

  “三代大人我可以出去了吗?”

  “哦,没问题,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可以直接去,对了树茂,你想上学吗?”

  “上学?”

  “是的,你的年龄已经够到上忍者学校的程度了,要不要去呢?”

  “……”看了看边上的鸣人“等明年吧,但是可以先叫我提炼查克拉吗?”

  三代看出了树茂的想法,想着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卷轴扔给了树茂,“鸣人,你要是想看的话,就跟树茂一起看吧,你也到了可以提连查克拉的年纪了。”

  “查克拉?”

  “哎,走吧,鸣人,你不是说要带我去逛逛吗?”

  “说的是,那些小事晚上我们在去说。”

  “等等,别啦,我的鞋子还没穿好。”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鞋子。

  “给,这些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以后你的生活费会跟鸣人的生活费一起交到你的手上,鸣人,你带着树茂先去买双鞋子,买好鞋子记得把医院的拖鞋送回来。”

  一会儿两个人把鞋子送回了医院,然后两个人就正式开始探寻整个木叶村。

  他们出发那会儿,还不到中午,玩了一会后都饿了,这时鸣人就跟树茂商量着午饭吃什么。

  “鸣人,听说村子里有个一乐拉面馆,要不我们去那吃吧?你看我怀里的钱够不够我们吃一顿的?”

  “够了,不止能吃一顿,能吃好几顿呢!”

  “那好吧,今天我们就去拉面店吃,下午你带我去市场买点米,菜什么的,晚上我做一顿给你吃,对了你家里有厨房的吧?”

  “有的,只是我一直没用过,不过树茂你居然会做饭?”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也是一个人独自长大的,自己要是不会做饭,不早饿死了?”

  “好想还真有点道理。”鸣人一下子沉默了,他这是才想起,树茂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孤儿。

  扭捏了好一会儿,鸣人才弱弱的喊了声:“哥哥!”这算是对这个人是了还不到半天大男孩的认可吧。

  树茂也很爽朗的会应了声:“弟弟!”

推荐阅读:
那些年我们一起学过的忍术 第二章 一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