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树茂救宇智波

+A -A

  “就这些!跟着我的大和居然只汇报了那些没用的,有用的什么都没汇报,你们真的知道怎么打探消息吗?丢人!”说完还不忘了鄙视地看了三代一眼,把三代说得愣了,也看了愣了。居然被一个7岁的孩子鄙视了。

  大和更无语,那会儿就知道关心他的安全了,现在倒好自己错过了那么多的重要信息,自己这个忍者活到现在还不如一个小p孩,简直活成狗了。

  鼬倒是没说话,但是也发现,确实如树茂所说,那些地方都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

  “这就跟传说中的赏金猎人窝点建在厕所里是一个道理,越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越能有惊世骇俗的大消息。”鄙视完还不忘加上这么一句话。

  “哎,要是你是今年去的话多好,这都9月份了,要是刚刚我知道了‘肥羊’的消息我可能立马派人过去了,都9个多月了,她已经不在那了吧?”三代叹息一声。好不容易知道了爱徒的消息,居然还是去年的,更可恶的是这个小破孩去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一直憋到现在才抛出来。

  “真是活得够久了,笨死了,就算现在去之前的那个赌场找不到‘肥羊’,那你可以在火之国其他赌场安排一点人手,不就行了?‘肥羊’不去赌场,还是‘肥羊’?”

  “你们说的‘肥羊’是谁啊?”半天没说话的鼬,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大和欲言又止,三代看了看朝他点了点头。大和这才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还拍了拍胸口,憋死了。

  “纲手公主,从小就逢赌必输,人送称号‘肥羊’,赌术完全获得初代大人的真传。”

  “啊?三忍啊!”

  你才知道啊,众人给了鼬一个鄙视的眼神。

  树茂拍了拍桌子。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他。

  “所以,宇智波的现状是由这三方面造成的。”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我们讨论的应该是宇智波,而不是什么小道消息。

  “那有解决之道吗?”鼬迫不及待的问道,他夹在村子跟家族之间这么长时间了,很累。

  “你真的是鼬?而不是笨蛋?”树茂反过来问鼬。没等鼬回话,树茂接着说。

  “都说了是三方面的问题,所以想要改变宇智波的现状,当然要从这三方面入手啦~!第一个重点:族人的变化,说到底那才是一切不安因素的起源,所以我们要从源头抓起,要让那些囿于祖宗荣耀的宇智波走出来,要让那些目中无人,骄傲自大的宇智波放下自己的骄傲,要平视!第二个,三代大人要严惩那些犯规,犯乱的宇智波族人,当场处置,而且是当场让宇智波的人来处置;第三嘛,更简单了,在册的宇智波忍者都去执行任务,交出警卫部的权利,我看白眼的功能很厉害,能很好的起到打探消息的功能,警卫部交给他们。但是所有的宇智波孩童,全部留下,必要的手段还是要的,一方面防止他们叛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那些孩子的健康成长,跟着大人见过太多的血腥不好,还会增加偏执,而从孩子开始教育,还能根正他们的观点,只要观点培养好了到时候想反,也有自己人反对了。”

  听到这话,虽然在场的三个人都知道树茂说的是实情,是就事论事,但是仍然觉得这个小p孩,哦,现在不改称他为小p孩了,应该叫小老头。他的思绪比那些长老会的成员还老道!

  鼬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那具体该怎么做呢?”

  “我不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不会,老头子我保证,谁要是动你,就是跟我过不去,我明天把自来也喊回来,以后让他跟着你!不行,我现在就叫他回来。”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只蛤蟆,写上了一个纸条:速回,有要事相商!然后递给那只蛤蟆,吩咐道“蛤蟆云,速速把这个纸条交给自来也!”

  “是,三代大人!”

  然后不放心,咬了下手指,通灵出猿魔。

  “猿飞,你喊我做什么?”

  “猿魔,我先现在人手不够,给你个任务。”

  “什么任务?”

  “保护这个孩子,直到自来也回来。”

  “什么?保护他?”猿魔看了看,但是没办法,还是听三代的话吧,他知道三代话的含义,只是现在另外三个人还不知道罢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好吧,那我就说说吧,第一个,打碎宇智波的荣耀,就要正面打碎,然后再狠狠滴嘲讽下!”

  “怎么打碎?”

  “我不是带了一个树茂班么?也就才开始实行1天,鼬找我来也是这个事情,我们可以这样:为了促进忍者的发展,任何家族都可以派遣在校孩子参加第一届‘忍校争霸赛’,按年级分成各个组,即一年级组到六年级组,注:所有暗部成员都不得参加(防止宇智波用鼬来作弊),各个组凡是获得第一的孩子所在的家族都授予‘最棒家族’锦旗,第一的孩子则获得‘超级新星’奖章,一方面给家族刺激,另一方面给孩子刺激。最后获得第一的六个孩子可以跟着三代大人或者其他上忍学习一周!或者直接获得一个官方的证件:中忍资格证(毕业后直接成为中忍!);另外获得三枚以上的‘超级新星’奖章的孩子也可以直接兑换中忍资格证。获得五枚以上的可以兑换:‘暗部许可证’(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入暗部。);获得6枚奖章的孩子,可以兑换‘拜师令’(可以直接指定一个在职忍者做自己的师傅,火影也可以。)一枚;我这样一搞,我看哪个不长眼的家族看不上这些东西。要是这样宇智波都不动心,我想他们是真的铁了心准备反叛了。”

  “嗯,我看这个比武不错,既能看出一个孩子的天赋,也能看出那个老师的能力,更能看出一个家族的野心。还有呢?第二点呢?”

  “第二点就要看三代大人的了,严格立法,严厉执法,严肃处理!坚持贵族犯罪与庶民同罪,当然法不外乎人情,这个该怎么鉴定呢?很简单,把那人的犯罪经过详细公布出去,然后再边上安排一些守卫,收集群众的审判结果,这个结果为不记名投票,只要大家写好扔到信箱中,投票过程中,除了依次排队投票的群众外,其他的人一律不得接近信箱界定的范围,同时那个信箱是离地半人高,那些守卫必须要有日向一族,最重要的是忍者不能参与投票。违令者,当场斩杀!那些守卫不得离开,收集时间为24小时,在守卫的另外一边安排一个大鼓,听到鼓声就算投票开始!最好那个箱子是能隔绝忍术的!尤其是空间忍术。我觉得最好做个结界作为箱子,透明,看得见!最后时间到了,立即当场唱票,最后用人数来决定,人数多的那一方,就是判决的一方。为了防止黑幕,只有木叶的居民才能前去投票,而且还要带上居民证,投票的时候,居民证在结界上碰一下,结界识别下身份真假,同时记录一下,然后才打开结界,让人投票。”

  “考虑的这么全面?”

  “或许还有漏洞,这个交给你们自己想了!第三点,村子的出发点,刚才已经说了,没什么好讲的,无非就是权力转移的问题,这个就是你们长老团的考教了,要是那些人不愿意丢出权力,那宇智波就没得救了,木叶也就没得救了!”

  猿魔一听就知道是木叶关于如何处理宇智波这个大族的消息,也明白了为何三代会让他保护这个小不点了。对于之前那些没听到的,他刚才问了下大和,大和没办法分出一个影分身,给猿魔简单的讲了下事情的原委。

  “小子啊,虽然二代大人曾经不止一次想要灭了宇智波一族,但是现在看来你小子看问题看的很深入,而且你说的方法确实是解决宇智波一族的一个好方法,这也算了了二代大人的遗愿,你愿不愿意在我们族群的通灵族谱上签上你的大名?盖上你的手印?留下你的查克拉?”

  树茂瞬间懵了,还有这等好事?解决宇智波问题,送猿魔通灵卷轴一份?

  “你小子愣什么愣?赶紧的给老子回个话!”三代笑骂着树茂不识好歹,鼬跟大和也懵了,这小子命也太好了吧,这都行?要知道那是三代火影的通灵兽啊!实力还是影级的,就算不战斗,指导修行那也比一般人的老师好多了吧?

  话说起来,貌似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教师了吧?没见这货带着一群娃娃兵么?

  “啊?噢,我愿意,猿魔大人!”

  “不要叫我大人,你喊我老猿我都愿意。”然后很爽快地拿出卷轴给树茂,树茂也不客气,直接咬破手指,用血签了名字,并留下了自己的手印跟查克拉。

  “哈哈,我见你小子不凡,以后啊,我那些猴崽子见你行大人礼,当你到了上忍,可以直接喊我出来战斗,当然只能是分身,等你到了影级就能喊我我的本体了!老魔我期待啊!”

  三代听到这些话撇了撇嘴,这待遇真没话说!要知道当年他才召唤这破猴子的时候,还跟他打了一架,把他打服了才愿意做他的通灵兽。

推荐阅读:
那些年我们一起学过的忍术 第十五章 树茂救宇智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