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六天后——摆摊汇报

+A -A

  树茂找到鸣人的时候,鸣人正在吃着拉面,一边吃着一边夸着一乐大叔。

  “树茂哥,你来了啊。”鸣人一喊他,树茂就知道不好。

  “树茂啊?好久不见,晚上还开摊吗?”一旁的拉面食客问道。

  “我们的修行已经完成了,再说了一个晚上的提升实在有限,这样吧,晚上就开摊,等下我就让鸣人把车子拉过来,我们就在一乐大叔的边上卖,你们看怎么样?”

  “好,你的饼跟拉面简直是绝配,我晚上就把他们几个带过来,一起来吃一顿。”

  “那就多谢大叔你了,多谢大叔前来捧场。”树茂笑呵呵的,晚上又能大赚一笔了,还有人免费宣传开业,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个更让人感到贴心?广告你来做,钱我来赚,多好啊!大叔真是好人不解释啊。

  “鸣人,晚上我们就在这边卖零食,你去把车子拉过来,我去买点材料。”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树茂弟弟,我能跟你学习做饼么?”一边的菖蒲听到晚上兄弟俩要在自家拉面馆的边上开业,立马就想来学习,老爸虽然跟树茂学习过,但是一直做不出那个味道,菖蒲就想自己也来学了试试。

  “好的,菖蒲姐愿意学,当然完全没问题,还要多谢你们经常款待鸣人呢!”

  “那就多谢你了。”

  “对了,听说你报名了跨6比赛?”

  “跨6比赛?哦,你说的是争霸赛吧?是的,我确实报名了。”

  “那你可要加油啊,我爸搞了两张票,到时候我们都会去捧场的。”

  “这样啊,那我晚上多做点零食,明天你跟大叔把摊位架设到会场的门口,然后提前把摊位摆好,我想一早上你们的摊位生意一定不会错的。”

  “那就太好了,我本来也想跟爸爸说下的,不过现在有你的零食助力,我想明早的摊位生意一定好。”

  “我毕竟时间有限,等下我就教你怎么做零食了,以后你自己会做了,可以省了我不少时间。”

  “就怕我学不来。”

  “没事,很简单的,放心吧!”

  另外一边,吃完午饭的各小强,都在给家里汇报自己的实力。男孩子家都直接交上了手,像丁次跟丁座,鹿丸跟鹿久,志乃倒是没跟他父亲交手,但是却跟另外一位体术忍者交上了手,至于牙,已经被他姐姐打趴下了,毕竟谁也无法忍受一个没牙的狗回到家就对着你一顿狂乱的吼叫吧?更何况那只狗还叫嚣着要当老大,哥哥可忍,姐姐可不忍。直接狠狠地胖揍了牙一顿。但是回过头一想,自己今天收拾牙的时候可没以前那么顺利了,果然实力大有长进啊。然后不得不想起了那个带着自己弟弟训练的小毛头孩子,那天跟着母亲一起开会的她可是看到了那个孩子挥斥方遒的样子。想着想着华的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一抹红晕。

  至于女孩子家,井野也跟她父亲过了两招,而雏田则什么也没说,直接回房去了,只是日足在问起修行怎么样的时候,雏田说了句,我报名的是跨3。然后就进了房间了。日足不知道修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感受到了女儿的那抹坚定和自信。这也让日足感到很好奇,树茂究竟是怎样改变雏田的,怎么改变那个害羞,柔弱的雏田的。虽然原本就对树茂感到好奇了,但现在更感兴趣了。(拜托,大叔,你女儿要是对我感兴趣还好,问题是你……算了,我去吐一会儿。)

  小樱回到家,爸妈也问起了修行,小樱的回答也很肯定:

  “虽然我的实力在七人中是最低的,跟那两个更没什么可比性,但是我知道我确实进步了。”

  “这么说,你在他们当中最弱?”小樱妈妈反问道。

  “是的,确实最弱。”

  “最弱还值得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呢?要知道我可是第一个完成查克拉控制修行的,树茂说,只要我展示我的查课拉控制力的话,就算我现在报名参加医院的工作,那些医疗忍者也会收了我的。”

  “哦?这么说,你有医疗忍者的资质咯?”

  “是的啊。以前我老是觉得自己很弱,没什么用,周围的伙伴,实力都比我强,让我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点点的自卑感,可是经过这六天的修行,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路了,以前遇到一点点挫折我就会哭,也就只知道哭,却从来没想过我该怎么办,要怎么办,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也是有用的人了。大家都说,要我以后继续加油,最好能帮他们抚平一切的战斗伤口,妈妈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是有多么的高兴,我甚至觉得我是最幸福的,我终于可以为我的伙伴们做些事情了,那一晚我哭了,哭得很开心,是带着笑哭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最后我在心底跟自己说那是我最后一次哭泣。”

  “好女儿,你终于长大了!妈妈为你骄傲!”

  “谢谢妈妈!”

  “真是的,你是我女儿,我为你自豪,这又有什么?”

  (……一切尽在不言中,最喜欢妈妈了,天下的妈妈都是最美丽,最可爱的。)

  “妈妈,我跟你说,树茂哥的修行可难了呢……”母女两个不知不觉,讨论了很久很久。

  经过这次修行,树茂相信,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些孩子的未来在哪了,也不怪自来也感慨自己已经老了。

  话说这是树茂大队的情况,让我们来看看其他的家族的情况,比如宇智波的二少爷。

  佐助一直觉得自己的哥哥就是自己的骄傲,也难怪父亲一看到哥哥就面带笑容,但是现在他也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一直对自己冷着脸了,确实,自己确实很弱,非常弱,原本家里帮自己报名了跨5的战斗,佐助以为就能稳拿冠军了,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能否闯进前8都是个问题。

  同时他还想到了,报了名的树茂,那强大的自信让佐助一直都相信他就是冠军,所以当家族问他他要报名什么难度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说了跨5,那时父亲还赞扬了下自己,那是父亲第一次夸自己,记得当时还兴奋了好久。但是现在细细想来,树茂的实力究竟高到了何种程度,又究竟是何种才能当着一群上忍说出跨6,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气概啊?

  然后佐助又想到了鸣人,想到了那个以前只知道调皮捣蛋,甚至跑上火影岩乱画一气的鸣人,据传他跟着树茂修行了一年了,虽然没见到鸣人放忍术,想来鸣人现在的实力很高吧?当初自己知道了鸣人报了跨5,还期待着自己能在跨5里面跟鸣人会师决赛,现在呢?现在自己就是个渣啊。

  突然,佐助又想到了那些跟着树茂一起修行了的几个同龄的孩子,他们的实力不会也比现在的自己还强吧?

  最后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鼬经常说的一句话:“我愚蠢的弟弟啊!”难道自己真的很愚蠢,很天真?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平民能有那么高的修为?为什么作为举世为傲的宇智波的二少爷的我却这么弱?又为什么那些人能跟着树茂修行?为什么我就不能?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越想,佐助的脸上就越狰狞。不远处的鼬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同时想到了树茂说的话:“你弟弟不行,他跟你不是一类人。嫉妒,会使人疯狂,即便现在没有表现出来,但总有一天会表现出来的,你弟弟是典型的自傲的宇智波,那骨子里透出的全是宇智波的腐烂的一面。”

  鼬也不知道为什么树茂看人看得这么准,但是现在他发现了,自己弟弟确实是那样的,这让他很难过,他以为自己的弟弟是跟自己一样的,没想到却跟一般的宇智波无二,难道真如树茂所说?什么样的环境,养育什么样的人?弟弟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彷佛就是对自己无情的嘲笑。这让鼬很受伤。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们回头看。

  原来知道了弟弟报了跨5的比赛的鼬,本想鼓励下弟弟,允许满足佐助一个小愿望,但是谁知道佐助却想向他哥哥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所以请鼬帮忙,请来了一位没有报名的五年级的学生,因为那名学生是五年级的吊车尾,佐助想来,自己可以很轻松的打败他,结果,没有打败人家,反而被人家给打败了,最后那人还轻飘飘的说了句:“这么弱?早知道我也报名本班的比赛了!那样我就能轻松拿到冠军,然后毕业后就是中忍了!”这是多么刺激人的话。

  当然了,再往前推,这个人实际上树茂跟鼬安排好了的。

  中午的时候鼬知道树茂回来了,自己又无事可做就想去保护他,谁知被自来也发现了,拎了出来,直到树茂来了才得以解脱。(自来也:我以为是宇智波家安排前来除掉树茂的,不要怪我。你们都怪我咯?鼬:现在是你拎着我,以后可就不知道是谁拎谁了!)

  鼬就跟树茂说起了佐助的情况,当直到佐助报了跨5比赛的时候,树茂就摇了摇头,说:“他不行。”然后跟鼬说了那番话。鼬自然不信,他坚持认为弟弟跟自己是一类人,树茂说你不信,咱们可以试试他,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然后树茂跟鼬找到了那个吊车尾,树茂一拳把他打晕了,然后让鼬给自己来了个变身术,变成那个吊车尾。树茂还跟鼬商量了,要是佐助被打击到了,鼬就跑出去安慰他,至于能不能走出来,有么有救就要看佐助自己的造化了。

  当树茂变得那个吊车尾走后,佐助就完全变成了上面的那样。(放心我不是来黑佐助的,佐助确实是典型的浪子回头嘛,既然是浪子,那么也该有他浪的黑历史了,但是原著中他回头的代价太大了,想想要是最终决战的时候,佐助跟鼬并肩作战那是何等的场景?双须佐之男,管你什么斑神,两巴掌拍死。)

  再看看越发狰狞的佐助,鼬知道自己该出场了。

推荐阅读:
那些年我们一起学过的忍术 第二十二章 六天后——摆摊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