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A -A

  “我的重生灵脉,这一次,是生是死,就看你了!”同时,南风在心中低喝,想要借助这重生灵脉吸收一些天地灵气。? ? W≤W≤

  自始至终,南风都绝对相信,这重生灵脉不是凡物。

  黑色双眸,泛起丝丝猩红之意,南风凝聚全身力量与右拳之上,而体内的重生灵脉,好像也听懂了南风的话语,真的开始吸收空间的天地灵气了。

  “虎啸拳!”南风暴喝一声,还是同样的功法。

  但是这一次,这黄级中品的虎啸拳,已经被南风爆到了极致,突显出的威势,绝对不弱于黄级上品的功法。

  天地灵气在南风周身环绕,隐隐化作一头猛虎虚影,仰天咆哮,那王之啸声,让四周的武者,都是感觉到耳膜麻。

  “这....黄级中品的虎啸拳,真的有这样的威势么?”感受到这一幕,四周武者都是震动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可置信。

  此时,就是雪宗的两位使者,都是再次侧目,同样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南风。

  其他武者不知道,她们两个可是很清楚,南风已经把这虎啸拳修炼至完美的境地了。

  任何功法,不管品阶的高低,修炼程度也有上下之分:小成,大成,圆满,完美,出神入化这五个阶段。

  普遍的武者,都是能够把一套功法修炼至小成,大成就需要一定的领悟力了。

  圆满境地,那是只有天才才能够达到的,至于完美境界,只有那些对于功法有特殊亲近力,领悟力强的天才,才能够修炼至。

  这样的天才,在她们雪宗之中,好像没有出现过。

  至于出神入化,那只有那些血脉强大,领悟妖孽的绝世天才能够达到。

  而现在,这完美之境,竟是体现在了一个没有灵脉的废物身上。

  劲衣女子和娇媚女子同时对视一眼,心中都是说道,“他真的是没有灵脉的废物么?”

  同时,劲衣女子更是决定:南风值得培养......

  吼!

  喉咙中爆一声嘶吼,南风脚掌踏地,竟是把那坚硬地板拧出一个脚印,然后犹如刚刚激射而出的弓箭,再次和南昊撞击在一起。

  咔嚓嚓!这一次,直接是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而后两股碰撞的气浪向着四周激散,席卷地面上的灰尘,让众人短暂的眨了一下眼。

  等他们再次看向广场中央的时候,直接陷入了惊呆中。

  因为此时南昊的整条右臂,犹如折断的树枝垂落下来,很明显,这条手臂中的骨骼已经碎裂,并且,南风的拳头,已经贯穿了南昊的胸膛,让其只剩下了一口气,甚至已经感觉不到骨骼碎裂的疼痛。

  “伯....伯父,救我!”

  绝望的瞳孔看向南霸天,南昊用尽最后的力量喊出了这一句话,而后直接扭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吼!昊儿!”

  看见这一幕,南霸天目龇欲裂,瞬间化作疯的老虎,向着南风撕咬而去。

  “小畜生,好狠的心啊!”

  南霸天咆哮着,环绕血红灵气的手掌,仿佛穿过层层空间,霎那拍到了南风的头顶上。

  但是下一刻,倒飞出去的却是南霸天,口吐鲜血,重重在广场上翻滚了十几圈,半条性命直接丢了,毫无疑问,正是那劲衣女子出手了。

  看见这一幕,南风心中松了一口气。

  先前,那劲衣女子并没有因为他没有灵脉而不收他,南风猜测,劲衣女子很有可能欣赏他身上的某种东西。

  若是他再表现的天才,更会引起劲衣女子的注意。

  现在,劲衣女子出手了,证明他南风的赌博是正确的。

  “我说过,再在我面前动手,死!”不屑的看了躺在地面上的南霸天一样,劲衣女子冷哼道,玉手翻转,好像准备再次出手。

  这时候,南家家主南凌天,连忙站出来,躬身对着劲衣女子说道,“使者大人,霸天不懂事,触犯了使者大人,还请见谅。”

  “况且,霸天的儿子也是成为了雪宗先天灵者的记名弟子,还请使者高抬贵手。”

  “哦?你这算是在威胁我么?”听见南凌天此话,劲衣女子更是冷笑道。

  “不敢!不敢!”南霸天连忙说道,额头上顿时满头大汗。

  “哼!”对于此,劲衣女子只是冷哼一声,不过并没有再动手,或许是不屑,也或许因为忌惮南天是先天灵者的记名弟子。

  “你很不错!”随后,劲衣女子看向南风,淡淡说了一句。

  “多谢使者夸奖了。”扭了扭疼痛无比右臂,南风恭敬道。

  他知道,今天这危局,他总算是渡过了。

  ......

  “这南风,难道那个曾经的天才又回来了,以炼皮三品的境界,击杀炼皮四品的南昊。”在震惊中回过神来,四周的武者再是议论道。

  “或许吧,总之以后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了。”

  “那也不一定,他虽然战力不凡,但是始终没有灵脉,即使能够逆天再修炼,炼皮五品恐怕也是他的终点了。”

  ......

  “南风,同为南家弟子,你何苦要下杀手!”这时候,南凌天语气阴沉,向着南风问道。毕竟,身为家主,他还是需要说一点什么的。

  “呵呵,我早已不是南家弟子,否则南大家主如何会满城通缉我南风。”南风冷笑回答道。

  “再有,杀人者, 人恒杀之!”

  说着,南风身上泛起了与他境界不相匹的杀意,让南凌天以及南家众人,都是感觉心中一颤。

  “哈哈,好一个杀人者,人恒少之,但是你不要忘记了,终究你还必须回南家一趟。”南凌天冷笑道。

  毫无疑问,南凌天此话的意思,是在向南风提醒:你父亲还在我们手上。

  果然,听见此话,南风的眼色再次变的狰狞了。

  但是很快,南风就以同样的语气回答道,“那也请南大家主记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凡事留一线,以后好见面。”

  “是么。”听见南风此话,南凌天冷冷道。

  但是此刻,南凌天杀意凌然的眼神,已经弱了一分,因为这个少年眼中的坚定之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

  “招收结束,给你们两个时辰的时间,而后前往雪宗。”这时候,劲衣女子说道。

推荐阅读:
神脉至尊 第8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