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后顾之忧解除

+A -A

  下一刻,南风没有丝毫犹豫,催动三颗灵气丹化作的灵气,灌注在重生灵脉中,然后经过全身经脉,没入身躯中的每一个细胞。

  迅,南风体内的气势在不断增加。

  半天时间过后,南风达到了炼皮五品巅峰之境。

  “三颗灵气丹,百分百的吸收率,果然不同凡响。”吐出一口浊气,南风兴奋道,“不过以后,纵使拥有重生灵脉,灵气丹对我的作用就没有这么大了吧!”

  是药三分毒,丹药也不列外,少量服用效果很好,大量服用就只是浪费了。

  不过,南风也相当满意了,这三颗灵气丹,已经让他省下将近二十天的修炼时间了。

  “我刚刚突破炼皮五品,若是再突破炼皮六品,境界很有可能会出现不稳,所以接下来,想要提升战力,就看烈焰九斩和九玄锻体决了。”

  烈焰九斩,催动天地灵气,凝聚烈焰元素,灌注于刀上,挥出烈焰之刃。

  用天地灵气转化的烈焰元素越多,烈焰之刃的威力就越大。

  还有一点,就是取决于武者的出刀度,一秒钟,你能出一刀,而别人却是能够出三刀,毫无疑问,死的会是你。

  至于那些弟子所说,什么属性的功法,一般适合于什么属性的灵脉武者修炼,在南风身上不可能体现,因为他这重生灵脉,好像无属性,能够修炼任何属性的功法。

  双眸闪动,好像激射出两道烈焰,南风提刀跃出房屋,来到了小院之中。

  唰唰!

  每一次闪动身形,南风都是斩出烈焰之刃。

  这样的修炼,持续了四个小时才是结束。

  而对于此时的结果,南风当然是极度不满意,每一次斩出的烈焰之刃,里面蕴含的火焰元素,最多达两成,并且他每一秒最多挥出一刀半。

  “二十天之后,斩出的烈焰之刃,蕴含的烈焰元素,必须达到五成,并且必须做到一秒挥出三刀,否则绝对不会是南杰的对手。”南风重重说道。

  这是他接下来二十天,一个重要的目标。

  修炼刀法之后,自然是九玄锻体决。

  九玄锻体决,那就很困难了,共分九个层次,分化的标准自然是肉身强度,和血肉储存灵气的多少。

  在使用九玄锻体决的时候,武者肉身所表现出的颜色,从低到高,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黄金,紫金九种颜色,对应九玄锻体决的九个层次。

  在这二十天之内,南风不敢奢求,只要他能够修炼的接近第一层锻体,再加上烈焰九斩,对于南杰,就有把握了。

  锻体,最重要的就是**的猝炼,使得**能够承受住强大灵气的冲击。

  九玄锻体决上说,在锻体的时候,最好采用冰火两重天的办法。

  当然,服用增强**的天材地宝,是做好的,但是哪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

  所谓冰火两重天,就是不断采用寒冰之力和火焰之力,对肉身猝炼,在冰与火的交替中,武者的肉身,会变的最有韧性。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旦失败,很有可能会导致武者全身瘫痪,肌肉萎缩。

  然而,这怎么可能阻挡南风修炼这九玄锻体决。

  雪宗这漫天的冰雪之地,再加上他修炼的烈焰九斩,正好适合现阶段他对于九玄锻体决的修炼。

  南风说做就做,没有丝毫含糊,实在是时间对于现在的他,真的很紧张。

  用刀在雪地上斩出一个冰坑,然后放进一些碎冰块,南风把衣服拖的还剩一个裤衩,跳了进去,立刻催动重生灵脉吸收碎冰和冰坑中的寒冰之力,猝炼**。

  一瞬间,南风就仿佛置身于万丈冰渊中,无尽的寒冰之力在他的体内肆虐,要摧垮他身上的任何一条经脉和任何一块血肉。

  那种冰冻之痛,虽然不是感觉那么明显,但却是一种深入到骨髓里面的疼痛,就好像有万只蚂蚁在你体内噬咬一般。

  但是他南风必须坚持....

  这样的猝炼,大约持续了四个时辰,从冰坑中出来,南风差不多已经成了冰雕。

  寒冰猝炼过后,自然是烈焰之力。

  催动烈焰九斩的功法,南风把自身体内的灵气转化为烈焰,弥漫全身,灼烧那刚刚被寒冰之力摧残的血肉。

  寒冰猝炼,让他感觉到深入骨髓刺痛,而烈焰猝炼,就是那最外在,最痛苦的疼痛,尤其是在寒冰猝炼过后,每一刻钟,南风都是感觉到,自己体内所有的经脉都是在剧烈抽搐。

  所带来的那种疼痛,好像在经受十八层地狱之内的酷刑。

  就这样,南风在小院之中经受了二十天痛苦无比的修炼,舞阳好像知道南风在努力修炼,直到二十天的最后一天,才是回到小院之中。

  “看来这一个月中,你成长了不少!”房屋中,舞阳看着南风那更加深敛的气息,点头说道。

  “嘿嘿,这是师傅教导好的原因。”南风微微一笑。

  “少给我戴高帽子!”舞阳淡淡说道,“明天生死战,你有几成把握?若是不行,我可以让着生死战的时间扬长。”

  “师傅,您这是不相信我么?”南风说道。

  “我只是怕你死的很惨。”舞阳淡淡道。

  “对了,师傅,这一个月中,你去哪了?”下刻,南风问道。

  因为这个师傅很是关心他,他自然也关心她这个师傅的去向。

  “解除了你的一些后顾之忧,避免明天生死战你分心。”舞阳淡淡道。

  “解除我的后顾之忧?”听见此话,南风有点疑惑了。

  明天生死战,自己能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傅?难道你.....”下一刻,南风突然变的激动起来说道。

  “你的父亲,我已经把他从南家救了出来,所以明天生死战,你不用顾忌南杰用这来威胁你。”舞阳说道,“不管过程是什么,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你胜利。”

  “父亲!父亲真的没事了!”听见舞阳亲口说出,南风已经激动的不知东南西北了。

  没错,正如舞阳所说,他与南杰战斗,最大的变故就是南杰拿他父亲威胁他,如此一来,明天的生死战,结果只会是他输。

  因为,他南风不可能拿自己父亲的性命开玩笑。

  “师傅,谢谢你!”抿掉眼角的泪水,南风重重道谢。

推荐阅读:
神脉至尊 第18章 后顾之忧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