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23】 离别

+A -A

  微风吹拂,山林间传来阵阵hua草的清香。

  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大片大片的草地出现在唐飞和南宫晓亦的面前。

  南宫晓亦和唐飞二人整整走了半日才是远远望见了秦熹大叔家的所在地,望山跑死马,唐飞算是明白了,二人望着秦熹大叔家又整整走了一个小时才是走到了秦熹大叔家所在的地方,若不是唐飞现在修为精进,恐怕早就累得趴下了。

  此时日近晌午,许多的牧民都在外放牧着,时不时唐飞还遇见一些熟人和他亲切的打着招呼,不远处的村落飘起阵阵炊烟。朴实的乡村画卷饱含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见到唐飞和南宫晓亦回来了,秦熹大叔一家都很是高兴,匆匆安排了午餐,让得好久没有好好吃上一顿饭的唐飞和南宫晓亦大饱口福。

  油油的菜子饼,香醇的nai茶,虽然并不算什么美味,但是一切却是那么的温馨。

  封霜大妈笑着望着唐飞和南宫晓亦,在一旁一边修剪着羊mao一边听着唐飞在哪里讲着这几天的趣事。当然这些趣事都是经过唐飞加工过了的,他可不想吓着大妈。

  吃过午饭,南宫晓亦就向秦熹大叔一家告别了,她出来这么久了,是得回去了。

  唐飞恋恋不舍的看着骑着驮马向着村口走去的南宫晓亦,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南宫晓亦冲着唐飞摆了摆手,而后再不回头,消失在地平线上,孤单的影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尤为刺眼。

  来的时候,十几个人的队伍,回去的时候就只剩下南宫晓亦一个人了,唐飞心里好一阵感叹。再看看身上穿着的兽衣,唐飞却又傻傻的笑了。

  南宫晓亦走后的这几日里,唐飞没有再和秦奋一起出去放羊,而是整日呆在家中修炼,此时秦熹大叔一家人都已经知道了唐飞已经是一名灵士,没有说什么,只是那秦奋天天缠着唐飞bī着唐飞教他灵术,但是却被秦熹大叔义正词严的否决了,灵术这东西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牧民应该接触的东西,他一直记得祖训,万万不要触碰灵术,也不要和灵士起冲突。对此,唐飞也是爱莫能助。

  一直修炼了五日,唐飞终于是停止了修炼,此时他体内的灵气团又再度增加了一点,只是rou眼看起来不是很明显,毕竟修炼非一日之功,这么五天的时间又能够提升多少,只不过是将原本不是很稳定的境界再度稳定了一下而已。

  稳定了境界,唐飞也向得秦熹大叔辞行了,说实话他也很舍不得秦熹大叔一家,但是唐飞现在已经是一名灵士,他需要更为广阔的空间,这个小村子已经是满足不了唐飞的展需求,要想提升修为就得到外面去历练一番。

  再说唐飞一直在担心南宫晓亦说得那个关于神风将军府灵魂印记的事情,他担心自己继续留在这儿迟早会给秦熹大叔一家带来麻烦,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出去来得干爽,他一直坚信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对此秦熹大叔也没有反对,他知道唐飞已非池中之物,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村落里面。

  背上简单的行囊,唐飞和秦熹大叔一家一一作别,走的时候,整个小村落的人都是出来给唐飞送行来了,几日不见的秦顺,秦荣,秦芳等玩伴都是挥泪告别。

  “别这样,我会回来的。”

  唐飞倒是笑了笑,不过心里却是对这些昔日的玩伴很是不舍,看了看来给自己送行的牧民们,唐飞由衷的道了一声,好人呐。

  而后果决的向着村落口走去,头也不回,既然已经决定离去,就不要犹豫不决,那样反而会徒增伤感。

  伴着清脆的鸟叫虫鸣声,唐飞踏上了前去贝城的路途,贝城的本名并不是叫贝城的,事实上它有着好几个非正式的名字——这主要是因为贝城的地理位置的特殊xìng造成的。

  贝城地处于黔灵帝国的最北端,若要在黔灵帝国找一个最为hún1uan的地方,那就非贝城莫属了。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特产,多得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和山谷盆地,这里土地荒凉贫瘠到了极点,气候也很是怪异。

  每年从西北部吹来的寒风会使得贝城拥有长达半年的寒冬季节,时不时还有可能生风沙袭击的事情,而寒冷的冬天一过,南方的海风暖气又是会吹得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南北的暖风和寒风在这里jiao替,在这里形成了夏季温热多雨,冬季寒冷干燥的气候。

  加上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经济产物,也算是一个jī肋地带了。

  但是这里别的东西没有,凶恶的野兽什么的却是多如牛mao,所以招来了很多雇佣军人,平时有生意的时候,竖起一根大旗他们就是一个佣兵团,没生意的时候,将旗子拆下来门g在脸上就成了强盗土匪。

  城内车行,旅店,赌场,窑子,还有一些盗贼团伙的秘密据点,非法的jiao易黑市场到处都是,从这些黑市场里面你只要出得起钱,你就可以买到很多帝国官方禁制的违禁商品。

  总之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像秦熹大叔那种老实巴jiao的人最好还是不要经常来这个地方了,要不然连kù头只怕都是会被别人骗了去。

  这城内哪怕是客店里面一个看起来老实巴jiao的小厮,说不定都是帝国通缉了多年的大盗。帝国对于这个地方的治安已经是彻底的失望了,连官方的驿站什么的都已经撤掉了,不过依旧会有一些官绅在这里出现,原因就在于这里的一些野兽身上的产物能够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润。

  唐飞进入城区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身上就披着一张各种杂色的mao皮缝制的衣服,挎着一个简单的包裹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的主,所以那些盗匪什么的对他也是没有什么兴趣,而腰间挎着的那把从神风将军府那个黑衣人那里夺来的弯刀也最多让人以为他是一名没落的,修炼无成装装样子的灵士。

  就在唐飞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穿梭在街道上的时候,路旁一个商铺的老板将一缕贪婪的目光射向了他。

  用一个准确的词来讲,那就是:猥琐!是的,猥琐,极度猥琐。

  他很胖,相当的胖,唐飞粗一估计这家伙不计零头的话只怕只要有着六百斤左右,不注意看的话就如同一堆féirou顶着一个rou球一般。加上本来眼睛就不是很大,此时眼睛已经是被脸上的féirou挤压得眯成了一条线,冒着猥琐而yín邪的凶光,就算是他是满脸的笑意,你也会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想要勾引小萝莉的看金鱼的怪叔叔。

  换句话说,这家伙半夜走在大街上,哪怕只是散步,也一定会迎来巡逻的士兵的警惕。

  他叫黑魁,原本是一名海盗,后来因为风声太紧被帝国通缉,不得不跑到这帝国的放逐地贝城来开了一家当铺,连门g带骗,外加强抢偷盗,在这贝城也算是一个大户。

  而此时这个满脸猥琐的家伙正贪婪的盯着唐飞,确切的讲是盯着唐飞腰间挂着的那把弯刀,以他的眼光,他在看见唐飞腰间弯刀的那第一瞬间就是忍不住产生了贪恋,这把弯刀浑身漆黑,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样,但是那里面隐隐透1ù出来的煞气却是让得这个家伙隐隐心悸,要知道他也是一名修炼者,而且修为还颇为不俗,已经修炼到了灵士巅峰境界。

  这么一把弯刀居然就是能够让他产生这么强烈的心悸感觉,此弯刀必然不是什么凡物!

  唐飞很快就是被拦住,唐飞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还以为是一堵墙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不过片刻之后这堵墙居然是移动了,而且还说话了,倒是吓得唐飞不轻。

  “嘿,小伙子,我们做一笔jiao易。”

  黑魁尽量让自己说话的声音显得和善,但是显然他所做的这些努力都是白费了,先不说我们唐飞大大乃是在现代世界hún成精的社会青年,就看他这一脸的横rou,就是傻子也会生起防范之心。

  唐飞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握紧了自己腰间的弯刀警惕的看着这个像是一堵墙的家伙。

推荐阅读:
神冢 第一卷 【023】 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