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当然能治!

+A -A

  新书上传、求点击、收藏、推荐票~~

  ……

  “秦老?”

  陈主任小心翼翼的叫了老人一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厄……小杨那是怎么了?”

  老人这时候也缓过气来了,望着面前的几个人,眼神之中显露出深深的疑惑,还很是奇怪的问道。

  正好陈主任叫他,老头也就顺口询问了,正好他注意到那边蹲在地上哀嚎的年轻大夫,也就顺口问了一句。

  “小杨没事,摔了一跟头而已……秦老您不记得了?”

  陈主任也是楞了一下,看了看面前的丁尘,脸色略微有点古怪,很是随意的编了一个借口遮掩了过去,然后便望着面前的秦老,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个小杨虽然也有点身份,但是刚才做的那个事情实在是太不理智了,丁尘用的是九针续命,一旦被打扰的话,不但救人不成,反倒是把秦老害了。

  所以丁尘那样的做法虽然略微粗暴了一下,但陈主任却没说什么的,更别谈这小子最后居然想要偷袭丁尘了……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说出来,秦老若是知道的话,这个小杨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可是小杨家里的长辈拜托他照顾孩子,若是小杨倒霉了,他也不好过的,自然就替这小子简单遮掩了一下。

  只是眼前秦老的病情才是最重要的,话题很快引入到这边来了,当时秦方发病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老头跟丁尘说话,说着说着就突然栽倒了。

  “哦……我好像……”

  老人一愣,皱着眉头略微回忆了起来,脸也是转了过来,看向了丁尘这边了,“我跟这个小伙子在说话,突然一口气没能提上来,然后……”

  “小陈,还好有你在,不然我这老头子今天怕是熬不过去了……”

  想明白了怎么回事,老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很是感激的看着旁边的陈主任说道。

  “厄……那个……秦老,其实……是这位小兄弟救了你!”

  陈主任听到这话,那脸色顿时变得相当的怪异,然后一脸苦笑着指了指旁边的丁尘说道……

  虽然他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医生,但是老人这病来的太突然了,在手边没有足够医疗器械的情况下,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他倒是想救老人,只是没这个能力啊……

  “厄……小伙子,是你救了我?真是太感谢了……”

  老人一愣,很是诧异的看着丁尘,眼神之中也是充满了惊讶的。

  之前见到丁尘,便已经被丁尘那神乎其技的阵法给惊呆了,之所以凑过来说话,也正是因为对此好奇的。

  却是没想到丁尘除了那阵法之外,居然医术也是如此了得。

  陈主任的医术水平如何,老人是很清楚的,在江南都是数得上号的名医了,但是对于他的病却依然束手无策。

  可丁尘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救醒,这医术就相当不得了了。

  “算是吧……其实你的病也算是因我而起的,我也不能见死不救的……你也不必谢我!”

  丁尘摆了摆手,不是很在意的说道。

  “老先生,恕我实话实说,你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我今天虽然把你救醒了,但若是还不除根的话,下次再病发只怕是神鬼难救了……”

  望着这老人,丁尘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

  这老人的病情远比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了,用病入膏肓来形容都一点不为过的,而且每天病情都在恶化中。

  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救回来,还是丁尘提前出手,以法力稳住了老人的心脉,吊住了一条命,这才有了救回来的机会。

  可若是下次病发,可不是谁都可以有他这样的能力,自然是神鬼难救了。

  “除根……谈何容易?”

  老人闻言苦笑了一下,旁边的陈主任也是一脸怪异的。

  作为老人的主治医师,他自然知道老人得的什么病,那可是号称绝症的脑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根本无药可救了。

  若不是秦老身份特殊,他们只怕是早就放弃治疗,让他在家坐吃等死了……

  “很难吗?不就是……”

  看着老人那绝望的表情,丁尘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

  陈主任起初没有很在意,可很快心神一动,耳朵也是忍不住翘了起来,似乎想要听一听丁尘有什么治疗方法似的。

  若说最开始,陈主任肯定不会太在意丁尘的,实在是丁尘看起来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就算是学医也不过是个学徒而已。

  但是刚才那一手九针续命的手法,便已经让他惊为天人了。

  认穴、刺穴、捻针、运针的手法,即便是他这样有着几十年医龄的老医生都不敢说一定比他强的……

  而且九针续命乃是传说中的神技,早已经失传数百年了……就连他也只是在故老的传说中才听说过的,却是没想到居然亲眼见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主任或许认为丁尘年纪小,学医的年头不长,但只凭着这九针续命的神技,那也绝对是师出名门,或许对秦老的病情真的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的……

  不光是陈主任,便是秦老头自己也是一愣,同样竖起了耳朵倾听了。

  没有谁是不怕死的,越是到了老年就越是怕死,尤其是像秦老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更是如此……

  只可惜,他们的这点动静,又岂能逃得过丁尘的耳目?

  这话到了嘴边的丁尘,也是适时的顿住了,似乎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

  脑癌晚期,放在地球那自然是绝症中的绝症,除了等死之外别无他法,不像其他的一些癌症还可以切割癌化的器官来延缓寿命。

  可是这脑部是人体最精密的区域,一点点损失都可能丢掉一条命的,所以连手术都动不了……自然也就无药可治了。

  但是在修真界,虽然没有脑癌这种病症,但是有些怪病或是秘法对脑部造成的损伤还要远远超出脑癌的破坏性,可照样可以治疗、治愈,甚至完全没有半点副作用的!

  修仙者就更别说了,实力强大的修仙者甚至被人砍了脑袋、斩了肉身,也还是可以以灵体的形式生存……

  所以,在丁尘看来,秦老的这个脑癌晚期虽然已经是绝症了,但对于他来说,却未必没有治愈的机会……只是稍微麻烦一些罢了。

  能治归能治,可问题是……丁尘为什么要治?

  这种病治疗起来不算特别难,但也绝对不容易,尤其是在地球这样灵气贫瘠的地方,难度还是不小的。

  没见丁尘只是超度了一个怨气冲天的怨灵,就让他筑基期的修为跌回了练气期吗?

  折腾了那一回,丁尘现在所剩的法力已经不多了,若是再出一次意外,再搞出这么一回,怕是不但道基尽毁,还可能法力反噬,轻则变成傻子一个,重则法力燃烧、身体化为一摊灰烬、彻底灰飞烟灭,连踏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明显赔本的买卖,丁尘自然不可能做的,而且治疗的对象还是一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老头……

  所以这话到了嘴边上,丁尘便立即顿住了,不再继续说下去……

推荐阅读:
天师 第11章 当然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