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万剑图录,简单少年立志求剑道

+A -A

    ;    林祜出了后土剑庐,一个四十来岁皮肤黝黑的白袍汉子正等在剑庐外,看到他热情地招了招手。

    林祜赶紧向前几步,行礼道:“可是周淳周剑师?”

    周淳摆了摆手,一脸憨厚:“小师弟称呼我为师兄就好,听着亲近。”边说边上前亲热搂了搂林祜的肩膀。

    “嘿嘿,那见过周师兄!”感受到周淳的亲近,林祜只觉蜀山剑阁的人都蛮好相处。

    本来在他的想象里,蜀山剑修就算不是那种一言不和,血溅五步的豪侠,也应该是孤傲冷漠,难以接近才对。

    可是他遇到的不管是田冉、周淳、夕夕还是其他仅有一面之缘的师兄们,看着自己这个蜀山剑阁小师弟的眼睛里都是宠溺和亲近。

    周淳带着林祜重新回到了外谷中,寻了个空的剑庐让林祜住下,将一应生活用品备齐。

    “小师弟,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周淳问道。

    “没有了没有了,”林祜感激道,“谢谢周师兄,麻烦了!”

    周淳嘿嘿一笑,将两件青色长袍与一本书交给了林祜:“小师弟,这是《蜀山剑阁万剑图录》。这本书每个蜀山弟子入门时都会有一本,是我蜀山最重要的传承典籍,小师弟,你且收好了!”

    林祜双手郑重接过。

    将万剑图录收好,看到衣袍的颜色为青色,林祜不禁好奇;“周师兄,这衣袍颜色可有什么意义在里面?”

    “呵呵,小师弟聪明。在我蜀山剑阁,衣袍的颜色分‘紫、白、金、青’四种,分别代表四种不同的身份。这青袍弟子,就是刚入门剑意还不完整的外谷弟子,金袍弟子则是完整领悟凝练剑意的内谷真传弟子,白袍弟子则是像我这种,各位剑主一脉可以代为传授剑诀剑意的真传大弟子,至于紫袍,就是各位剑主了。只是,几位剑主做事随心,少受约束。如果不是必须的场合,像师傅,他就喜欢穿粗布麻衣。”

    林祜点了点头。

    “好了,小师弟,舟车劳顿了那么久,你且好好休息。出了你的庐舍往右走一间很大的屋子,便是蜀山剑阁的食肆,有巴蜀商会所打理。小师弟有什么别的需要也可以找他们。”周淳摸了摸林祜的头,柔声道,“小师弟,以后蜀山便是你的家了!”

    感受到周淳师兄的无微不至,林祜又有些哽咽,用力点了点头。

    周淳笑了笑,掩门而去。

    ………

    ………

    蜀山剑谷的第一夜,林祜睡的异常香甜。

    或许是太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便沉沉睡去,还做了个美梦!

    梦里自己一夕入道,踏出茅庐便是一步天人,爹娘老魏田冉周淳还有邯郸城形形色色的人在外面看着自己,有人欣慰有人赞叹有人不可置信……

    林祜哈哈笑醒,口水都湿了一枕头,回味了半天,对于这仅仅是个梦还真有些许惆怅。

    林祜伸了伸懒腰,从床上起来,换上了青色长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自己便是蜀山剑阁弟子了!”他暗暗自语。

    林祜迈步出门,就看到周淳带着几位青袍和白袍的师兄们挽着裤脚,在一片水田里忙着什么。

    林祜只觉这蜀山到处透着新鲜,和过去自己经历的完全不一样。他好奇心大起,快步上前问道:“周师兄,你们这是在采摘什么灵药啊?怎么,怎么看起来这么像一种叫做‘水稻’的粮食?”

    周淳听到小师弟发问,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嘿,小师弟起来了。这就是水稻啊!已经成熟了,我带领师弟们收割下。”

    “啊,我说呢!我们邯郸城外也是种满了水稻啊。时节好的时候,夏天一到一片金黄波浪!我也来帮忙!”林祜兴冲冲挽了下裤脚,拾起一把镰刀,就下了水田。

    周淳也不阻止,笑呵呵地看着林祜一下来就踩的稻田乱七八糟。

    林祜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周师兄,嘿嘿,我却是没干过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周淳一摆手,和蔼地说道:“不妨事,我来教你。”

    周淳接过镰刀,熟练地收割着水稻,将收割下来的稻穗整齐地放到一边。不久全身已然被汗水打湿。看来这位周师兄身体力行,没有动用丝毫真气。

    周淳做的有条不紊,自然和谐,仿佛生而为农夫,实在想象不到这位竟然是蜀山大剑师、天下有数的开识境大高手!

    林祜看了一会,若有所思:“周师兄,你和几位师兄这是在修炼?”

    周淳停下下,看着林祜,笑道:“呵呵,小师弟好聪明。我们修的是后土剑!这后土剑,剑意天下第一雄浑厚重,正如这大地一般。我带着这些师弟们种田,就是最好的亲近大地的修炼,借此来感悟后土剑剑意。”

    林祜恍然大悟,不禁羡慕道:“原来如此!想必几位师兄都是接受的后土剑意传承。可惜了,昨天我也感受了下后土的剑气剑意,只是除了觉得特别沉重外,其他毫无所得。”

    周淳呵呵一笑,劝慰道:“却是急不得的。就算后土剑剑意最后不成,还有其他,师弟可以慢慢参悟!”

    林祜也是无奈地笑了笑,谢过周师兄,找了块石头坐在上面,从怀里掏出了昨天周师兄给的书——《蜀山剑阁万剑图录》!

    这本万剑图录上,记录了蜀山藏剑阁中的万余把剑,对这些藏剑,有的详细,配有剑图,掌剑人,以及剑意特点;有的却非常简单,只有个名字,标注传承已断,满是问号;甚至还有几把只有剑图,连名字都没有的剑。

    林祜翻了翻万剑图录,疑惑地问道:“周师兄,怎么这万剑图录上的记载有详有略,甚至有的只有张图!”

    周淳停了下来,微微肃立道:

    “小师弟也应该知道了感悟剑意之难,凝练剑意则更是难了数倍!我辈剑修,入道前后对于剑意的感悟最为敏感!可是一旦结种入道,开始凝练了某种剑意之后,那么势必会全神贯注投入其中,便很难再接受其他剑意。所以我蜀山藏剑阁虽有万把名剑,但是还留下剑意传承的不过二十余把,其余皆是传承已断。甚至还有些传承已断数百年,已经完全无迹可寻!因此,在这万剑图录中记述的就更为简单。”

    林祜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假如如此多失去的传承能够找回,我蜀山剑阁又该是怎样一番气象?”

    “那可要依仗小师弟了!”周淳眨了眨眼,打趣道。

    林祜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内心深处,却无由地腾出一阵渴望来!

    ………

    ………

    接下来的几日,外谷,内谷,竹海,后山,山涧,小溪,除了藏剑阁没进去外,林祜几乎跑遍了整个蜀山,见过了几乎每位能见到的师兄。

    每在蜀山呆一天,林祜就越加喜爱这个地方。

    在林祜的心中,这里并不是什么剑道圣地,这里是一个世外桃源,这里住着也并不是什么傲笑红尘的剑修,而是一群简简单单的人。

    这些人或者淳朴或者机智或者冷漠或者热情或者风趣或者稳重;但是相同的,是看向林祜时眼底宠溺的善意,以及一片赤诚求剑道之心!

    “蜀山剑阁小师弟”,林祜真心地喜欢上了这个身份。

    上一世绝望磨难的十五年,让他更加珍惜他这一世的生命。每一天都过的开心精彩,顺从心意,就是他所求的,也正如这蜀山上下诸位师兄所做的那样。

    “我喜欢蜀山剑阁!我喜欢修剑!”本来还坐在竹海里发呆的林祜,突地站了起来,“对,我要做名正言顺的蜀山剑阁弟子!我要修剑!”

    两句话有一处不同,一为“我喜”,一为“我要”!其实林祜也是一个简单的人。喜欢一件事,便尽力去做,只求回头望去,不愧不悔!

    便从…便从这里开始尝试感悟!林祜翻开已经看了无数遍的《蜀山剑阁万剑图录》,将其中的一页折起,那一页里赫然写道:

    “熔炉剑,掌剑人:李褚,剑意以天地为铜炉,焚尽万物!备注,蜀山战力第一!”

    蜀山战力第一!

    第一!

    这剑道修士,是公认的同境之中,战力最高。而蜀山剑阁,是天下五大圣地之一,执天下剑道之牛耳。

    这蜀山的战力之一,又该是如何的威猛凶煞!?

    林祜不禁心动神驰!

推荐阅读:
万古剑宗 第八章 万剑图录,简单少年立志求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