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新生大比,天下俊秀战周城4

+A -A

    ;    整个演武场欢声雷动,皆是喝彩叫好之声。公孙清芷、邵阳、霍择等人已经是喊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承让!”张子修拱手道。

    话说完,竟然仰面晕倒,不省人事!

    嗖嗖两个人影,已经飞跃到台上,正是苏信和童谋。

    “没什么,体内真气消耗一空,有些脱力。”苏信探查了下。

    童谋也是点了点,表示同意。

    “我说两位,你们这位弟子在我儒道甚是有天赋。不如让他改投我学宫怎么样?”东齐学宫内一位白发老者站起来喊道。

    “过来问问我的剑同意不同意!”童谋哼了一声,扶起张子修回到了本阵中。

    那白发老者连连摇头,一副明珠暗投的痛心模样。

    “薛师,下一场我上。”

    一位十五六岁,身穿儒服,簪子束发,一双凤眼的少年儒修,说完这句话,也没有管那白发老者如何作答,径直走上了场。

    奇怪的是那白发薛师丝毫没有生气,表情平静,仿佛理应如此的感觉。

    少年走到场上,平静地看向蜀山众人,无喜无悲:

    “东齐学宫,端木舒。”

    邵阳提起赤炎剑,就要上前,忽然有人拦住他——

    项云天伸手拦下了邵阳:“这人,太强。”

    邵阳勃然变色,正要推开项云天,忽地又有一人拉了拉他,这次竟然是万屠虎。

    万屠虎也没看他,只是看着场上的端木舒,摇了摇头。

    邵阳顿时有些蔫了,虽然不服项云天,他的话可以不听,但是邵阳心里除了大师兄,最服的便是这万屠虎。

    邵阳收剑,怏怏道:“那你来!”说完坐下,独自生着闷气。

    项云天,握紧了沧澜剑,一步一步走向场中。

    “项云天,加油!”虽然一直看项云天不顺眼,此刻公孙清芷、霍择等也真心实意的为项云天加油助威。

    项云天头也不回,走到场上站定,望着气定神闲的端木舒如临大敌:“蜀山剑阁,项云天。”

    “引气境了?还不错。”端木舒瞟了项云天一眼,仍自低头望着自己纤细白皙的双手,“既然你才初窥,那我便也只用同样品级的真气。”

    感受到了被轻视,项云天怒道:“大言不惭!废话少说,天下道理,尽在我身前三尺中!”大喝一声,提剑前冲,真气勃发!

    虽然项云天修为尚浅,但是这一剑已经颇有架势。

    剑势一往无前,每向前一步,气势便叠加一分,如滚滚江水,浩瀚磅礴!

    端木舒目光郑重了几分,但是连动也没动,只是单手向前虚抓,口吐两字:

    “罢黜!”

    前进中的项云天顿觉浑身一滞,只觉天地元气都在排斥自己,寸步难行!

    项云天看到端木舒单手虚抓气定神闲的样子,不禁怒喝一声:“竟敢小看我!给我破!”

    浑身真气再次催发,这次仿佛听到怒江咆哮,惊涛骇浪!剑势冲垮了前方的阻碍,项云天再次前进,马上就要来到端木舒身前三尺,他不禁心中一喜,再近一些再近一些,便要让这自大鬼好看!

    端木舒微感惊讶,但却毫不慌乱,抬起了右手,食指向天:“独尊!”

    这两字出口,项云天只觉如滚滚江水,遭遇了横天山岳!

    浑身气劲尽皆消逝,一股更大的力量反噬而来!

    项云天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他单膝跪地,拄着沧澜剑,强行支撑着自己不摔倒在地。

    “这人,这人可是东齐学宫端木舒?”却是昏迷的张子修苏醒了过来,声音还有些虚弱。

    “怎么?你认识他?”霍择和邵阳过来扶住了他。

    “整个东齐,怕是没有人不认识他。端木舒,复姓端木,东齐临淄人,是孔门十贤之一端木子贡的后人。传说这端木舒出生之日,天上群星闪烁,星光倒垂,世人皆云此人为文曲星下凡。长大之后的端木舒,并没有辱没天才的称呼!半岁能言,三岁善辩,身具儒门无上七窍玲珑心,读经识典无师自通!”

    张子修顿了顿,继续说道:

    “三年前众望所归,加入东齐学宫,入道引气,一气呵成,不到三年,引气境大圆满,成为这十年新生中的大师兄。”

    “大师兄?”公孙清芷、霍择、邵阳齐道。

    “不像我们蜀山,在东齐学宫,同境中的最强者才能被称为大师兄。他便是东齐学宫入道、引气两境数千新生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听说某些普通养元归海境的师兄也为他马首是瞻。”张子修解释道。

    “学宫新生,最强者?”

    公孙清芷、霍择、邵阳、张子修望向场中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

    “可恶!可恶!”项云天怒吼一声,再次拔剑向前!

    端木舒摇了摇头:“不自量力!”

    身体不进反退,向前一步踏出!

    项云天只觉得一股霸道的气劲如巨锤撞击在自己身上!

    口喷鲜血,再次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项云天挣扎着爬起,面如金纸,双腿颤颤难以支撑:“可恶可恶!”

    再次举剑,只是连剑都难以握稳。

    “好像是这小子修的是儒道中极其冷门的霸儒之术。不同于其他儒门的温和,此术最是霸道。号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气劲一出,其他真气皆受压制!项云天修为仅仅是引气初窥,这压制更为明显。”苏信低声道。

    “或许,周苦在还好与之抗衡,天子剑剑意最是孤冷高傲,只是…”苏信欲言又止。

    听闻了此话,公孙清芷朝场上的项云天喊道:“项云天,算了!他太强,我们修为不够!”转头看向童谋苏信,“童师兄,苏师兄,快让他下来!”

    童谋摇了摇头:“师弟既然上了台,便由他自己做主!我们开口便是在侮辱他!”

    公孙清芷望向项云天的眼神更是担忧。

    ………

    场上的项云天强行压下一口逆血,恨声道:“我蜀山弟子,同境无敌!我即为引气,便不能输在引气境手中!我不能输,蜀山不能输!”

    举剑再次向前,只是这次步履蹒跚,已经是明显的强弩之末!

    端木舒,面无表情,再次将手伸出。

    项云天第三次飞了出去,这次重重地摔倒在地,沧澜剑也跌落在旁。

    挣扎着重新握住长剑,尝试了几次终于再站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项云天看向端木舒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咬了咬牙,正要再次前冲!

    突然背后一只大手抓住了项云天的肩膀,转头一看,万屠虎站在他身后。

    “我来。”

    万屠虎沉声说道。

    项云天看了万屠虎一会,轻轻点了点头,转头又看了下端木舒,咬了咬牙,将他深深刻在了心里,踉跄的向场下走去。

    霍择、邵阳抢先一步,扶住了项云天。

    项云天下了场,只觉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万屠虎向前一步:

    “蜀山,万屠虎。”

    只此一句,万屠虎不再多说,举起他的那把黑色巨剑,大步向前!

    端木舒再次举起左手,虚抓:“罢黜!”

    万屠虎脚步一顿,眉头紧皱,只觉一堵墙立于身前。

    万屠虎浑身肌肉暴起,双手握剑,一剑横劈过去!

    黑色的剑光闪过,只听轰然一响,万屠虎再次迈步向前!

    端木舒微微一笑:“你叫万屠虎,还不错!”

    说着,右手举起,食指向天,正是那一记“独尊”

    强如万屠虎,还是被强大的气劲轰飞了出去…

    万屠虎稳住身体,不言不语,只是双目凶光隐隐,提剑再次向前!

    又被轰飞,万屠虎再上!

    再次被轰飞,万屠虎再再上!

    一次次被轰飞,万屠虎上身衣袍已经是破烂不堪!

    万屠虎吐出了一口鲜血,凶性大发,一把撕烂了上衣,仰天长啸!

    只见万屠虎身前身后都纹满了图案。

    正是月夜万狼噬虎图!

    群狼与群虎相互绞杀在一起,此刻染上血迹,更是目露凶光择人而噬,仿佛一个个活了一般!

    万屠虎双眼血红,身上血气滚滚,黑色巨剑竟然也开始微微变红!

    端木舒眼中的轻松已经消去不见,此刻站直身体,双手藏在衣袍里不知在做什么。

    坐在场下的童谋看到万屠虎异变,不禁一惊道:“糟糕,这小子打出了真火!这是在交流切磋。他这是要拼命了,必须阻止他!”

    公孙清芷他们也是大惊失色,好在公孙清芷还算冷静,朝场上喊道:“万屠虎,这只是在切磋!想想你答应大师兄的话!”

    听到这句话,正要再次上前万屠虎突然站住了身子,身上翻滚的血气渐渐平息。

    少顷,万屠虎双目恢复了正常,盯着端木舒:“好,我也打不过你!”

    万屠虎转身向场下走去,临到场边,忽然转身,缓缓说道:“今天我们败了,都打不过你。但是,我们也有大师兄!”

    “对,我们也有大师兄!”场下的公孙清芷、邵阳、霍择、张子修齐齐喊道。

    “哦?”端木舒略感兴趣,“蜀山新生的大师兄?却是从未听过!他现在什么修为?”

    “我大师兄现在还未入道,等他出关了自会和你一战!”公孙清芷道。

    东齐学宫以及其他圣地的弟子皆是哗声一片!

    端木舒看着场下的蜀山少年们,没有什么表情,半晌轻轻说了一句:

    “好,我等着。”

    转身也下了演武场。

    东齐学宫胜,蜀山剑阁败。

推荐阅读:
万古剑宗 第二十五章 新生大比,天下俊秀战周城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