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被窃取的记忆(6)

+A -A

  巫碧转过了身子,开始料理他的花草,之前的对话,还有那种逼人的杀戮之气就好像随着日光消退了。

  “既然打定好了主意,你就好好想个对策找他出来吧,在那之前,我不会做任何干涉,当然也不会保护你的。所以,你也不用拖着那种身体急于一时地跑到外头瞎转悠了。”巫碧优雅地举起了水壶,开始浇水,“反正,他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贺兰芫惊讶不已地猛地抬头。

  “你不正是笃定了这个结果,才会一定要回到这里来吗?”巫碧对她的反应却是不以为然。

  贺兰被他的敏锐再次吓到了,看起来他也是知情人了,他什么都知道,知道了却不说这才是他的高明之处。

  “只是我有一点一直非常好奇,如果他真的是为了那件事情出现的话,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巫碧不曾回头,只是继续地浇水,他衣服上的黑色蝴蝶似乎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羽翼。羽翼上反**出的光亮不知道是本身的光,还是太阳之光。“你会一败涂地,连最后翻本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你最好还是祈祷他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想回头争辩什么,却现那人已经回房去了。

  其实,巫碧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一向睿智通达,把什么都能看在眼里,分析的时候也不离十的。而这一回自然也不会有例外了。只

  她不由地把视线移开了,慢慢地转到了后面,那是林白的房间,心里面反复地想着,他会回来吗?而她又希望他因为那个而回来吗?

  这心情不单单没有因为巫碧的暂时松手而轻松,反而更加的混乱起来。错上加错,或许就是她此刻走上的路吧?只是,她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已经没有退路了。

  而转角之处,巫碧隐在一片幽暗处,似乎只是随意地站着,又似乎是在上下打量这贺兰,一言不只是站着而已。

  阿萝沉不住气了,终于先问问题了。“前辈怎么那么悲观?她这样不可以的。”阿萝指的是她那个生死之约。

  “她不是悲观。”

  “怎么不是?怎么可以轻易地提到死呢?”

  “她只是破釜沉舟。”前后都是敌人,而船已经到了江心,唯有如此吧?“如此而已。”

推荐阅读:
现代妖怪录 第619章:被窃取的记忆(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