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难逃厄运

+A -A

  啊,他想干什么?难道发现我是在假装昏迷了吗?还是要杀人灭口,免得他的卑鄙行为曝光?

  被青衣人种种神奇的技艺震惊的目瞪口呆的石牛突然发现青衣人向他走来,心顿时提到嗓子眼。虽然他立刻闭上了眼睛,放松身体,努力装出没有意识的模样,但是心情却不能平静下来。

  这个敌人太强大了,强大的使石牛生不出任何想要逃走的念头。即使真的想要逃走,也肯定不能闪开青衣人那雷霆一击吧。那股霸道的力量已经深深印入石牛的脑海中。在那股力量面前自己就好象蝼蚁般渺小,卑微。使得他在也不能生出抵抗的念头。

  可是在石牛的心底却隐约有点羡慕这中力量。甚至涌起追求永恒国度中最终极力量的念头。当然现在的石牛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正为自己的小命而祈祷。

  青衣人走到石牛身边停了下来,抬起脚踢了踢石牛的身体,见石牛没什么反映便弯下腰去将他埋在草叶中的脑袋翻转过来。

  一张面孔便出现在青衣人眼前。浓黑的眉毛,略微有点宽的额头,在配上一个稍耸的鼻子和微薄的嘴唇,虽称不上是英俊潇洒,却也不难看。如果不是那一直抖动的睫毛和面部扭曲的肌肉破坏形象,也勉强算是个中等的帅哥。不过石牛为了不让青衣人认出自己,故意将面部扭曲的不成样子,鼻子和嘴巴几乎挤在一起,两只眼睛却又一上一下分的老远。也亏的这家伙能想出这等易容的方法。也不想一下,一个昏迷的人还能把好好的一张面孔搞成这等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模样吗?

  不过那位青衣的侠客看来也是个初出江湖的雏鸟,见石牛如此模样居然没有起疑心。不过他却做了一个更让石牛大跌眼镜的动作。他迅速把手缩了回来,一个箭步跳离石牛的身体,一脸被吓坏的表情,嘴中吐出一句让石牛记住一辈子的话:

  “呀!好丑啊!”

  扑,石牛涌出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那所剩不多的生命值又减少了一半。真没想到一句话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啊!

  这家伙到底注意什么地方啊?要不是考虑到实力相差过大,石牛真想跳起来和他大战一场,为自己的容貌辩护一番。

  不过看到刚才青衣人一句话就让自己掉了那么多生命,看来此人真是深藏不露。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永恒国度中居然存在这种攻击方式。那以后岂不是可以活活把人给骂死?真是可怕!万一自己成为永恒国度中第一个被人骂死的人,那以后还怎么在这混下去?看来还是忍忍吧。不过被这娘娘腔的家伙说“好丑”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虽然那家伙人长的比我帅了点,功夫比我高了点,衣服比我漂亮了点,但也不能就说我丑啊!

  青衣人见石牛没什么反映,方才定下心来,上前两步,顺手拣起一根枯枝捅了捅石牛,口中嚷道:

  “喂,无赖小子,你不要假装昏迷啊!我知道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快起来,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石牛心中暗自好笑,这家伙明显是在试探自己。如果真的知道自己是在假装,早就一剑劈过来了,那个时候即使自己不想起来也不行了。这家伙武功虽然很厉害,可是论起平常的为人处世和对永恒国度中各种情况的了解明显不如自己,也不知道此人是怎么锻炼的,难道是个只知道练级的疯子?可怎么看都不象啊?看情形到好似初入游戏的菜鸟。此时,石牛刚才被青衣人一句“好丑”打击的不成样子的自尊现在总算是找会了一点。在这个时候,如果真要是起来了,那岂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青衣人见石牛仍旧趴在哪儿一动不动,终于相信他是真的昏迷过去了,方才放下心来。扔掉手中的枯枝,一把抓起石牛向远方奔去。

  别看青衣人身体瘦小,力气却是极大,好象根本感觉不到石牛那壮实的身躯的重量。要知道在永恒国度中,一切都是依照现实情况设计的。石牛长的虽然不算高大,但也有一米八几的身高,总有百八十斤的吧,可是在青衣人手中就好似一片书叶般轻巧,在加上青衣人快若闪电的前进速度,真让石牛有种腾云驾雾般的感觉。

  天色越发昏暗,刚才的抚面的山风早已变成刺骨的寒风,遥远的天际间或传来几阵轰隆隆的雷声,一场暴雨眼看就要来了。

  青衣人的脚步又加快了许多,衣物破空的声音隐约可见,瘦弱的身躯留下一道道残影,旧影未去新影又生,道道残影在昏暗的山林间连成一条线。此时如果有人从远处观看的话,也只能看到一道青线在山林中穿梭。

  暴雨来临前特有的气息将大地,森林,天空连成了一线,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只有那道青线穿梭于天地之间,就好似夏夜的流星般撕开眼前的黑暗,又好似天际的闪电般划破夜空,它就象是一个林间的精灵,带给人们速度的快感,有象是万军之将,给人一种永不屈服的豪迈气概。

  “这种速度简直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他到底是谁?他想带我去什么地方?难道我真的注定要挂在这个古怪的家伙手中吗?”

  一个个疑团在石牛心中闪现,但是他在也没有能力思考这些。被肆虐的狂风压迫的喘不过气的石牛生命值越来越少,眼前突然一黑,终于真的昏迷过去了。

  ;

推荐阅读:
永恒国度 第五章 难逃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