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A -A

  马克只觉得腹部一阵剧痛,他低头一看,骇然发现一把匕首已经深**入自己肚子,而握着匕首的人正是未婚妻幽若。

  “你——,为什么?”马克满脸难以置信。

  “我——我不知道!”幽若看着满手的鲜血,似乎被吓到了。

  “幽若,我是真心喜欢你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马克忽然不顾腹部鲜血淋漓,张开臂膀就要去抱幽若。

  “啊——,你走开!”看着马克鲜血淋漓的双手,幽若脸色苍白,连连往后退去。

  还没等马克靠近,一旁的卡门抬起一脚,踢在了马克胸口。五级战士的力量是何等狂暴,马克整个人被凌空踢飞,最后一个踉跄从悬崖边滑落。

  在掉下去的瞬间,他看到了幽若呆滞的眼神,以及她脸上冷漠的神情。顿时心若死灰。

  烈日炎炎,正值当午。从空中望去山峦起伏,清泉小湖,一片郁郁葱葱,好一片景色优美的山岭。

  这里是安塔王国著名的山脉——落日山脉。

  山顶,幽若和卡门张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大口地喘着粗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远处树林后面隐隐看到的数辆豪华马车和数十名侍卫可以看出这两人非富即贵,绝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幽若长得清新可爱,明艳动人,更难得的是她修炼资质出众,而且聪慧无比,是安塔王国如今三大家族之一邦德家族的嫡女,地位崇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她身边的是她的亲哥哥卡门,身穿一声华丽的锦袍贵族服饰,显得贵气而又俊朗。而被卡门踢下去的则是赛安家族唯一的继承人——马克。

  “哥,他应该——应该已经死了吧?”

  “哼!被你捅了一刀,又掉下这万丈深渊,即便摔不死,崖下的妖兽也会要了他的命的!”卡门拍拍手自信地说道。

  “你说——,回去之后爷爷会不会怪罪我们?”幽若美丽的眼睛里有些担忧,不过更多的还是轻松,与之前的愁云惨淡完全判若两人。

  “放心吧,爷爷是不会知道的,即便被爷爷知道了,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你也不会有事的!等你嫁给了七皇子,就能让我邦德家族更进一步。”

  “哥,说起来这也是下下策,如果能让他主动退婚就好了!”

  “我说你都暗示了多少次了?他这个一根筋的家伙,死了也是活该!再说你觉得以他的性格会答应你退婚吗?除了他死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选!走吧,我们这就回去!”

  悬崖中段,一块突出的平台上,一个被摔得面目全非,全身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的马克突然睁开了双眼。

  “我靠——,好疼!什么情况?”

  张峰有些惊慌地想动,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能够动弹的,他瞪大双眼四处扫描,除了天空和悬崖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不是吧?我这不是在玩游戏嘛,怎么到了这么个鬼地方来了?这不是玩我吗?

  也就在这时,马克的记忆如洪水般流进脑海,足足两个多小时,张峰才意识到自己重生了,而且重生到了这个叫做马克的人身上。

  这家伙死得可真冤啊!居然被未婚妻和她哥哥合伙给杀了,张峰心里有些好笑。不过说起来还应该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阴狠,也没有我的重生啊!

  不过——,张峰很快又重新陷入了沮丧,他现在怎么也动不了啊!不仅动不了,还全身撕心裂肺地疼。估计全身骨头都摔断了,该不会刚重生就又要再死一次吧?张峰心里悲催地想着。努力转过头想看看悬崖另一边是个什么情况。

  功夫不负有心人,整整半个小时,张峰才终于扭过头看清楚了,原来平台另一边居然是一个黑黝黝的巨大山洞,至于山洞里有些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当然,即便知道他也没办法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峰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就在这时,突然洞内一道亮光闪过,迷住了他的眼睛,待他迷迷糊糊向着亮光看过去的时候,他顿时呆滞了。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

  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山洞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这个女人一身黑衣,身材修长,脸上蒙着一面黑纱,看不清容貌。不过从她裸露在外的眼睛和白皙的肌肤可以看出应该是个美女。

  只见她全身散发着一层柔和的光芒,就像一道圣光笼罩在她身上。让张峰感到这个女人似乎不简单。这是回光返照了吗?还是我已经来到了天堂?

  黑衣女子眼神锐利,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道:

  “哼!贝霍,万咒之主,任凭你再千算万算,你却不知道我还有一张大挪移符!”

  “只是这迷情诅咒实在太过霸道,以我的实力也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必须赶紧找一个解毒之人才行!”

  “也不知道这里是哪个宇宙,位于哪个方位!咦?这个凡人——,居然已经快要死了!也罢,就你了!凡人小子,既然你在临死之前能够遇上我,就说明你注定命不该绝,我救你一次,你也救我一次,如此一来也算两清了!”

  话音刚落,女子伸出手来轻轻一招,张峰便如一个木偶般迎着她飞了过去。在他飞过去的过程中,身上的伤势突然诡异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好。

  当张峰飞到女子面前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诡异地完全康复了。随后女子手一招,在张峰手上轻轻一划,一滴鲜血被吸了出来。

  这滴鲜血被吸出来之后,张峰的脸色顿时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整个人似乎眨眼间衰老了好几十年,眨眼间便昏了过去。

  “这滴精血应该够了!”女子皱着眉头,紧接着从她额头飞出一滴精血,两滴精血很快融合在了一起,然后在女子施展了一个诡异的术法之后被一分为二,其中一半被女子一口吞入口中,另一半则飞进了张峰的嘴里。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向张峰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

  “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不过既然你帮我解了这咒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还是对你动情了。不过——,也仅仅于此了,你我身份地位之差犹如云泥,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说到这里,女子自嘲地叹了口气,再次深深看了张峰一眼,想了想随手留下了一张便签,在她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忽然顿了下,轻轻从头上摘下一根玉簪放在了张峰手里。

  做完这一切,女子伸出手随手一撕,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了她面前,随后她身体一晃,消失在了这个空间裂缝中。紧接着短短一秒钟都不到,这个凭空出现的空间裂缝便消失在了山洞里,似乎从未出现过。

  三天后的清晨,张峰在恍惚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之前那个山洞里,全身上下还是原来的衣物。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他全身的伤势居然不知怎的已经完全好了。

  “好——好酸!”张峰浑身一动,就感到全身酸痛得都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于是他疲惫地闭上眼睛,心里突然想着昏睡前恍惚中见到的那个神秘女子。

  “难道是她救了我?”

  张峰苦笑着摇摇头,然后便看到了摆在一旁石头上的便签:

  “一切皆是缘分,缘在则还有再见之日,缘尽则一切尘归尘,土归土。这根玉簪送给你,若将来你能成为宇宙霸主,它会成为我们之间相认的信物!

  ——絮”

  “絮?”

  张峰再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手里的便签,脑子中出现在了之前他看到的那个女子的形象,心里满是疑惑。

  “算了,想不通我就不想了!不过——,这玉簪看上去好像蛮值钱的!”

  张峰拿着这个玉簪左看右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内衣口袋,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

  这几天张峰已经彻底消化了马克的记忆,他发现自己重生的这个世界居然没有任何科技,而是一个尚武的世界,强大的个人武力是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基础。马克记忆里所了解的境界不多,他只知道战士九级,然后是强战士。

  安格里村如今最强大的战士是一个七级战士——老莫.赛安。赛安家族的高手在十年前一夜之间全军覆没,逃出来的几乎都是老弱妇孺。

  之前马克最大的梦想只是在二十岁之前成为一个五级战士,从而能进入朵拉尔城的战士学院学习,而那里也是所有安格里村少年的梦想。

  张峰低头思索着,目光瞥到左手小拇指上一枚陈旧而古朴的戒指上,对于这枚戒指他实在太熟悉了,这是他在重生之前玩《巫师传说》时,游戏里得到的一枚神器级纳物戒,名字叫传说之戒。

  里面的东西张峰倒是还有些印象。不过对于这个储物戒如今还能不能用张峰并不确定。因为打开储物戒必须用精神力来沟通,而张峰如今根本就没有丝毫精神力。而精神力也是游戏中成为一个高级巫师最重要的属性。

推荐阅读:
这个巫师不太冷 第一章 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