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击杀

+A -A

  马克脸色惨白得跪倒在地,以他现在的精神力发出的精神攻击也仅仅只能让暴熊楞那么短短一秒,还好在最后关头他成功了,而随之而来大脑的剧痛让他天旋地转,差点昏过去。

  巨熊受到致命一击悲切地吼了一声,沉沉得倒在地上。

  马克休息片刻后感觉力气稍有恢复,他忍着脑部的剧痛走到露依娜身边,发现露依娜在最后一击的时候还是受伤了,被暴熊从肩膀到腰间划了一条极深的伤口,虽不致命不过任由其流血的话也很危险。

  看着露依娜被熊爪撕烂的衣服下面露出的一抹雪白,马克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咬咬牙把她撕烂的衣服慢慢脱下,直到露依娜上身只剩下最后的一缕残破的抹胸。看着那道惊心动魄的伤口,马克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升腾起来的火热眨眼间就如一盆凉水灌顶般散去,马克定定神,先用之前撕烂的衣服帮露依娜擦了下伤口边的淤血,然后从腰间拿出村里土制的金疮药均匀得撒在伤口上。

  金疮药的效果不错,很快伤口的血就不流了,开始慢慢结痂。看到这些马克稍稍松了口气。精神松懈下来后,他眼神一撇注意到了女孩已经发育得颇具规模的胸部,一只胸部血迹斑斑,而另一只却又洁白如雪,让他莫名地感到口干舌燥。

  前世的马克还是个处男,对这种诱惑实在没有多大的抵抗力。就在他颤抖的手打算触摸下那座雪山时,露依娜轻轻咳了一声,让马克闪电般把手缩了回来。而露依娜也轻轻睁开了双眼。

  “啊——”

  山林中传来了一声分贝恐怖的尖叫声。把周围数里内的鸟雀,小兽惊得飞起。而处在声源中心的马克则下意识得捂住了耳朵。

  露依娜尖叫过之后慌慌张张得扯起身边破烂的衣裙遮住上身,嘴里喊道:

  “你——你这个淫货!”

  “我帮你处理伤口,要不你会死的。”马克努力让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无辜。

  “谁要你处理了?你得到我的同意了吗?”露依娜低头看了下身上,发现伤口上撒了一层金疮药,已经止血了。而下身的裤子还好好的在自己身上,没有半点被动过的痕迹,心里稍安。

  马克沉默片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到刚才自己龌蹉的想法,他也无话可说。

  “你——你刚才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露依娜虽然心里知道答案,但还是不甘心得问了句。

  “这个——”马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回答看过呢?还是没看过呢?抬头看到露依娜一脸警惕得看着自己,鬼使神差的,马克脱口而出:

  “恩。”

  瞬间马克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补充一句:“不过没看清楚。”

  “看到了?没看清楚?”露依娜先是一愣,然后恼羞成怒:“你还打算看清楚是吧?”

  “没!没!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马克无奈地轻抚自己的额头,真的是越描越黑了,你以为现在还在地球,能随意调戏女孩啊?

  “你——”露依娜脸上涨得通红,随手腰间一抓没抓到自己的长剑,在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就要砸向马克。露依娜之前本来就虚弱,加上又失血过多,现在一激动猛一弯腰再站起身立刻就导致脑部供血不足,眨眼间就软倒在地,又晕了过去。

  “呃——”马克见露依娜又晕了过去,自己是救还是不救呢?遥遥望了眼那具动人的身体,马克一拍脑袋:“当然救了,不救白不救。”

  马克把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露依娜穿上,然后又把她移到了一颗大树下,看看天色已经不晚,看来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好在这头暴熊应该是这片山岭的王者,有它的气息在其他妖兽应该不敢过来。

  折腾了半天马克早已饥肠辘辘,他侧卧在露依娜旁边,从挎包里取出几片面包埋头吃了起来。吃过晚饭天色渐暗,马克又寻了一些柴火升起一堆篝火。然后盘膝而坐开始修炼《毁灭之道》。

  《毁灭之道》第一篇是冥想一只恶魔小鬼,这恶魔小鬼已经深深印在马克记忆里,他要做的就是在脑海中把这只恶魔小鬼全身上下整整一万个诡异符文用精神力凝刻出来。之后这只恶魔小鬼就会一直存在于马克的脑海中,精神力越强大,恶魔小鬼就会越凝练,施展出来的巫术威力也会越大。

  游戏中一些普通的巫术功法可没有一个完整的生物给你冥想,最简单的只是一些符文组合,高级点的也不过是由一两千个符文形成的一些特殊物质。冥想的符文越高级,实力就会越强,而修炼难度也会越大。

  修炼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克感到身边的露依娜有了一些动静,他睁开眼,面前的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而旁边的露依娜似乎在低声得说着什么。马克侧身过去凑到她嘴边才听清楚:

  “水——水——”

  马克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兽皮袋,摇了摇,里面还有半袋水。他把兽皮袋拧开凑到露依娜嘴边。黑暗中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额头,发现露依娜额头烫得厉害。

  “发烧了?”

  马克皱了皱眉头,作为一个武者是很少生病的。也是因为露依娜受伤实在太重,再加上刚才一急一气导致的。马克此时不由又想到了那瓶拿不出来的恢复药剂,如果此刻哪怕有这么一滴在手就不用愁了。

  “冷——好冷——”露依娜嘟囔着,身体下意识得往马克身边靠,马克无奈得摇摇头,张开手臂把露依娜搂在怀里。也许是因为在马克怀里感受到了温暖,昏昏沉沉的露依娜又沉沉得睡了过去。

  而马克搂着这么一个温香软玉,鼻子贴在露依娜的耳边,闻着一股股少女特有的异香,不由心猿意马起来。感觉到身体的蠢蠢欲动,马克连忙把心思放到了那个恶魔小鬼身上,闭目开始冥想起来,而他的心神也渐渐转移到了修炼上。

  明月当空,万籁俱寂,山林里偶尔远远得传来几声妖兽的嘶吼声。一对男女在月光下紧紧得搂在一起,女孩把头靠在男孩的胸膛上,酣睡正浓,而男孩把女孩紧紧搂在怀里,微微皱着眉头,眼皮不时颤动几下,似乎在全神贯注想着什么。而在两人卧躺的不远处,一头三米多长的暴熊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多时了。

  夜色正浓,一幅如诗般美丽的画卷在天地间铺开……

推荐阅读:
这个巫师不太冷 第四章 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