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崂山之战

+A -A

  第二天一大清早,一条浩浩荡荡拥有二十几辆马车的车队从莫斯小镇出发,往王都方向驶去。车队中的护卫数量达到惊人的六十多人,各个身材魁梧,精明强干,至少也是四级以上的战士。

  车队中间有一辆特别豪华,特别宽大的马车,此刻这辆马车上坐着两人,正是马克和铁塔。

  “这次去王都还要你亲自护送,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一路最近不怎么太平,露依娜一个人去的话我也是要跟着的。”铁塔连连摇手,生怕马克不信。

  “恩,我家里人还要拜托你照顾,各方面不要缺了供应,我不会亏待你的。”马克瞥了铁塔一眼,这一点很关键。

  “一定!一定全力照顾,不敢出一点岔子!”在得到了马克强化药剂的好处之后,铁塔对马克更加尊敬,也更加信服了。

  “这样,我这里有个破烂货,我也用不着,你拿着吧,算是给你照顾我母亲和妹妹的奖励。”马克从身边那个旧挎包里摸出一本小册子随意扔在桌面上。

  “这是——”铁塔伸手拿起小册子,《利爪功》三个字映入眼帘。

  “这——这——这是——这是功法——”尽管铁塔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见到这本小册子一时间居然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

  “这是你的了,前提是照顾好我母亲和妹妹,如果让我发现有一点问题,我会找你的。”

  “扑通——”一声,铁塔神色激动地跪在了地上,举起右手发誓道:“主神在上,铁塔发誓用尽全身精力照顾好马克大人的母亲和妹妹,不让她们有一点损伤,如有违背,万箭穿心而死!”

  “好了,就这样吧,得到这部功法之后,以你的资质晋级强战士应该问题不大。这莫斯小镇还不是你的一言堂?你既然没有问题就不会有问题了。”马克挥挥手,示意铁塔可以走了。昨天晚上修炼了一夜,现在正好补补觉。

  神色激动的铁塔慎重其事地把小册子放进贴身的怀里,下车后就直奔自己乘坐的马车。虽然昨晚他也是一夜没睡,不过以他此刻激动的心情再有十天半个月不睡也没事。

  铁塔卡在九级巅峰已经二十年了,就是因为缺少一部功法迟迟无法突破,如果在八十岁之前无法突破的话身体机能就会下降,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可要是一旦突破到强战士,寿命就会从一百二十年左右陡增到三百年,这也让铁塔有了往更高峰迈进的机会。再说了,即便之后再也无法提升,增加将近两百年的寿命也是好的。要知道,强战士在苏门岛那至少也是一城之主,其享受的权力和财富岂是区区一个小镇能比拟的?

  铁塔仿佛已经看到了数十年后自己家族的强盛。最近一个月的离奇经历让他有了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在马车里端端正正得坐下,铁塔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手翻开了《利爪功》……

  一路无话,在夜幕降临前终于来到了王国七大城市之一的朵拉尔城。夕阳下,城墙高大而厚重,城墙上隐隐约约露出全身铠甲的士兵,城门口一队全身黑色盔甲,武装到牙齿的骑兵骑着高头大马正碎步从主城门中出来,排头将校一声叼喝,整队骑兵忽然加速往远处狂奔而去。看着这一幕,马克忽然有种梦幻般的感觉。这是一个与自己原来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是冷兵器与魔法的世界,这是一个强者至上的世界。这更是一个神奇的,让人着迷的世界。

  马克静静得看着夕阳下的朵拉尔城,心中激昂澎湃,既然我来了,我就要让这个世界记住我!马克啊马克,这里只是曾经你的终点吗?而现在,这里只是我的起点而已。

  一行人并没有在朵拉尔城逗留,第二天一早就立刻出发,沿着朵拉尔城与王都之间的官道一路往北行去。如果顺利的话,大概十二天左右就能到达安塔城。

  三天后的一个下午,匆匆而来的铁塔打断了马克的修炼。

  “大人,我们被跟踪了。”

  “哦?”马克睁开眼睛,嘴角微翘,露出一丝感兴趣的微笑。

  “这伙人恐怕不简单,要不是我手下有个跟踪高手,在无意间发现的话结果很难预料。”铁塔皱着眉头看了不远处的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岭继续道:

  “崂山就要到了。”

  “崂山?是什么地方?”马克端起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道。

  “崂山是王国中南部一座横跨苏门岛的群山,这崂山上有一伙悍匪叫聚铁峰。我担心后面跟着的就是他们的探子。”铁塔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

  “恩。”马克点点头:“这种事情想躲也躲不过去,我们人数众多,他们不一定敢来。对了,那本《利爪功》修习得怎么样了?”

  “托大人的福!已经有了些眉目,最多再有三年,我必然突破强战士。”说起功法的进展,铁塔简直眉飞色舞,整个人都变了样。

  “还要三年啊?”马克皱了皱眉头。

  “大人,这已经不慢了,我安塔王国最年轻的强战士就是现任国王,也不过是四十五岁突破强战士而已,强战士与普通战士有本质的不同,如同书中所说,这是一场生命的进化。”铁塔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对晋级强战士信心十足。

  “生命的进化?”马克摸摸鼻子,那巫师的晋级又是什么?心里不由有了些疑惑。自己虽然有功法,有药剂师的手段,游戏里打怪升级的经验更是无人能出其右,可是也仅仅如此而已了。说到对巫师知识的了解就犹如一个小白,而对于脑海中那些奇妙的符文更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研究了这么多天的恶魔符文完全没有任何进展。此刻的马克疯狂的想要了解巫师,了解他们的一切。

  见马克陷入沉思,铁塔不敢打扰,弯腰悄悄退出马车。吩咐所有护卫打起精神,经过这段时间对《利爪功》的参悟,铁塔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进展,开始向强战士迈进。

  又经过一整天提心吊胆的赶路后,终于这天中午在一处山路前被大概一百多号人团团包围。这是一群穿着五花八门的人,有的穿着皮甲,有的穿着半身铠甲,有的干脆一身麻布衣服,手里的武器也乱七八糟,不过领头的三十多人倒是装备精良,一身铁甲保养得极好,丝毫不比车队里那群护卫差。

  铁塔还算镇定,快速指挥车队在一处高坡用马车围成一个圈,以马车和货物作为依托,所有人在内形成守势。感觉到异样,马克跳下马车,刚站定就听到对面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喊道: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把所有马车全部都给我留下,便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哼哼——”络腮胡子大汉重重得哼了两声,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铁塔瞥了马克一眼刚想答话,见马克用手止住,连忙闭上了嘴巴。

  “这些人应该就是聚铁峰的人吧?那人叫什么?实力如何?”

  “回大人,就是聚铁峰之人,那人应该就是聚铁峰老二黑熊,实力九级战士巅峰,而站在他旁边的便是老大铁鹫。这铁鹫似乎不是本地人,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其实力深浅,不过能够确定的是他还没有晋级强战士。”

  说到这里铁塔顿了下:

  “之前我可能不是黑熊的对手,不过这几天修炼大人的《利爪功》之后百招之内击败他不成问题。只是这铁鹫深浅难测,是这一战最大的变数!”

  马克目光眯了下:“把他交给我吧!”

  聚铁峰的人等了片刻,见车队这边没有任何回应,仗着人多势众开始分两路攻了上来。一路以黑熊为首,带着八十多个杂牌,另一路以铁鹫为首,带着那三十多个装备精良的盗匪。

  铁塔也熟练地把护卫队分作两队,他带着一队人对付黑熊,而马克带着一队人对付铁鹫。他们此时占据着地利,居高临下,正是弓箭发挥威力的最佳时机,所以不用铁塔招呼,几乎所有的护卫都取出弓,搭箭虚拉,静静地等待着最佳射程的到来。

  马克观察了下,发现铁鹫这一路的精锐盗贼几乎都穿着全身甲,弓箭的威力怕是有限,于是又招呼了一半人过去帮铁塔,而他自己则带着剩余的十来人紧张地看着铁鹫等人逐渐靠近。

  这还是马克第一次参加一场如此规模的拼杀,别说前世,便是死去马克的记忆里也从未有过。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发现两只手的手心里全是汗。这一仗如果败了,别说成为巫师,更别说去找什么洛神宇宙,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看着眼前慢慢逼近的聚铁峰悍匪,马克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学会的群体强化术和群体虚弱术。于是马克手指微微摆出一个姿势,在身边护卫好奇的目光下,迅速于空中画出一道符文,随后精神力猛地一激,一道白光以他为中心向四周闪过,所有高坡上的护卫们,包括铁塔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力量和敏捷足足提升了两成。

  “好奇特的巫术!”拿着武器站在父亲身边的露依娜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状态,眼中露出一丝向往。

  在她身边的铁塔看出了露依娜的心思,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别想了,拥有巫师资质的人万中无一,如果你有这个资质,那位马克大人也不会不说的。”

  在马克施展强化术之后,所有的护卫顿时都士气大振,信心十足,而此时两路盗匪也都到了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一进入这个区域,黑熊和铁鹫同时爆喝一声,率领着众盗匪开始冲锋。

  马克平静地注视着那个一马当先的铁鹫,手中开始酝酿一个大火球。以他如今的精神力还无法瞬发大火球,需要酝酿一定的时间。而他身边一些护卫也射出了稀稀拉拉的箭矢,准度倒是还不错,不过都被盔甲挡在了外面,没有一个建功的。相反另一边倒是不断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相信铁塔那边应该战绩不错。

  “轰——”只听一声轰鸣声,一道人头般大小的火球从马克手中释放出去,目标正是跑在最前方的铁鹫。

  听到声音铁鹫抬头一看,便看到了迎头而来的一个巨大火球,脸色大变:“不好!”

  连忙就要往旁边闪,却哪里还来得及?被火球结结实实打在了肩膀上,整个胸膛包括肩膀大半的铁甲这一刻都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

  “啊——”铁鹫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满地打滚惨叫着。空气中散发着一丝丝烤肉的香味。这一幕被铁鹫身后的盗匪看到,一个个都静若寒蝉,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该冲还是该撤。

  也就在这时,又是一声惨叫声传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当第五个人身上突然冒出一股黑色的火焰,满地打滚却毫无办法后,铁鹫带领的这队精锐盗匪终于有人开始往回跑,一个人逃就会带上第二个,然后便是一群。人都有从众心理,当逃跑变成溃败时,再也没有人有心理压力,开始抛弃手中的刀剑拼命地往远处逃去。

  “回来!都给我回来!”铁鹫这时才堪堪站起身,整个胸膛都一片焦黑,只要不晋级强战士,单纯的肉身还是无法抵抗魔法的攻击。他颤抖着手抓起长剑,对着逃走的盗匪叫喊着,已经形成溃逃之势的盗匪最后只被他喊住了七个。

  “虽然他们有一个巫师,不过这个巫师实力一般,只要我们想办法靠近他,杀他易如反掌!”

  铁鹫强忍着痛楚开始带着手下继续攻上来,他当年也是从主大陆来的,见识过强大的巫师,也见识过强大的战士,巫师虽然看似可怕,可是一旦被战士近身之后也就只有被屠戮的份了,尤其是这种没有巫师罩的巫师学徒,基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知道了对方有巫师之后,铁鹫再也不敢蒙着头一条直线猛冲了,而是灵活地踏着步子,不停地左右摇晃,走之字型路线,这是躲避巫师巫术的最佳方法。

  眼看着铁鹫距离高坡越来越近了,马克发出的几个小火球也只是击中了两个普通盗匪,对于灵活异常的铁鹫却一筹莫展,被他轻轻松松躲过好几次。

  不行!必须想办法了!马克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家伙似乎有很丰富的对付巫师的经验,他的走位看似很随意,可是却非常有效。让马克捉摸不定他脚步的下一次落点,而此时马克已经感觉精神有些疲惫了,一旦精神力用尽,他便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区区六级战士的实力在这铁鹫面前跟小孩也没什么区别。

  “冷静!冷静!”马克暗道。

  铁鹫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而马克在膨胀的压力下感觉脑子反而越来越清晰,这一刻,他的脑门上开始冒汗,脑子里却在飞速地思考着,目光死死盯着铁鹫的一举一动,手中的巫术蓄势待发,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了铁鹫和自己两人。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似乎铁鹫一个冲刺便能来到马克面前,不过马克怡然不动。战斗打到这个地步,机会只剩下了一次,一旦失去了这个机会,不仅整个车队全军覆没,马克也会有生命危险。这个铁鹫果然不同,这一刻马克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此时的铁鹫依然不紧不慢地在马克面前游荡着,只有最愚蠢的战士才会迎着面往巫师脸上冲,这是迫不及待想用自己的身体检验巫师的巫术吗?还是活得不耐烦了?或许强战士有这个本钱,不过预备战士却还是小心点为妙。

  也就在这时,另一边的接触战终于爆发了,马克耳边回荡着铁塔和黑熊的咆哮声,两人正激战在一起。铁塔和黑熊的战斗似乎引起了铁鹫的注意,他的目光略微往那边偏移了下。

  就在这时候!马克快速释放出自己准备已久的巫术:“虚弱术!恶魔烈焰!”

  虚弱术释放出的刹那间,铁鹫明显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软,原本要迈出的那一步也随之一顿,而马克要的就是这短暂的一顿,就因为这一顿,铁鹫的身形缓了缓,而恶魔烈焰准确打中了他的胸口。

  看着胸口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感受着这种痛入骨髓的灼烧感。铁鹫脸色一沉,他之前在手下身上看到过这种黑色火焰,明白一旦被这种火焰沾染上就别想摆脱,目光一凝毒蛇般看向马克:“即便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说着不再管身上的火焰,起身一个飞跃向马克扑来。

  “不好!”马克神色一变,他也没想到这铁鹫中了恶魔烈焰还如此彪悍,要知道被恶魔烈焰灼烧的可不仅仅是肉身,还有灵魂,很少有人能够抵御恶魔烈焰的灼烧。而此刻的铁鹫明显是打算与马克同归于尽的架势。

  马克连忙释放小火球,却只觉得脑子一痛,精神力这时候已经接近枯竭状态,哪里还放得出小火球?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决不能!马克瞪大眼睛看着扑面而来的铁鹫,以及那把索命的长剑,这时候以马克的速度和敏捷,躲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区别只是铁鹫的剑以何种角度刺入他的胸膛而已。

  “啊——”远处,一直关注这边战局的露依娜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她那边的战斗并不艰难,甚至已经明显占据了上风,铁塔手下训练有素的卫队哪里是这些杂牌军能够抵挡的?而这一刻当露依娜看到马克平静地面对着那把锋利的长剑,刺到胸前依然一动不动时,她却再也冷静不起来了。

  他——就要死了吗?露依娜心里想着,可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却让她终身难忘。她不可思议地看到马克整个人突然模糊了下,之后变成了一缕烟雾,缓缓往空中飘去,而铁鹫的必杀一剑理所当然刺在了空处。

  “你出来!你给我出来!”铁鹫根本没有注意到那缕半透明的烟雾,而是茫然地拼命在周围劈砍着,却没有任何收获,随着时间的推移,铁鹫身上的黑色火焰逐渐覆盖全身,最后颓然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待铁鹫化为虚无之后,露依娜眼中的烟雾才开始迅速往下飞来,落在地上重新化作了马克。

  这一幕情景整个战场上只有露依娜一人注意到,在晚年写回忆录的时候,她非常详细把这一幕写了出来,而这段回忆录在几千年后更是被转载在了《人皇传》这本史诗巨作之中。作为人皇马克在进入灰塔前便拥有了卓越巫师知识的见证。

推荐阅读:
这个巫师不太冷 第十一章 崂山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