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雪莱王国

+A -A

  一道剑光在空中闪过,劈向格鲁森脖子的时候,一道比剑光速度快上十倍的黑影突然从格鲁森那个腐烂的眼眶里飞出,射在了乌瑟莫尔的脸上。

  “啊——啊——”顿时乌瑟莫尔惨叫着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摔倒在地上,拼命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马克眼尖,在地下大厅中昏暗的灯光下,看到无数的小虫子拼命地往乌瑟莫尔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耳朵里钻去。短短十几秒,乌瑟莫尔便开始七窍流血,全身不自然地抽搐着。

  这渗人的一幕让马克看得全身冰凉,感情这格鲁森看似恐怖的另一只眼眶还有这效果,那恶心的虫子也能变成夺人性命的魔鬼。

  就在马克以为这件事情就要到此为止的当儿,乌瑟莫尔却突然起身,凄厉得喊道:“你想要我死!那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说着肚子猛地一鼓,一道艰涩的咒语开始吟唱起来。

  马克正愣神的当儿,耳边突然响起了格鲁森急促的密语声:

  “快!他要自爆!你用剑从他左眼刺进去!用全力!就能打断他施法!否则这个地下大厅所有人都要死!你放心,他等级不高,所以自爆的咒语很长,吟唱过程中不得中断,否则他们也会遭到巨大反噬的!”

  马克闻言一惊,心中一动,随后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向着乌瑟莫尔冲去。他决定赌一把,赌自己的运气,赌一个正式巫师的友谊,也为自己赌一个未来!一旦这个格鲁森死在了这里,那还有谁来带自己去那利布利斯灰塔?

  七级战士的速度不敢说快,不过在马克看来也绝对不慢。来到乌瑟莫尔面前马克哪里还敢犹豫?用着自己那依然锈迹斑斑的长剑一剑狠狠地刺向其左眼。

  若在平时,马克哪里能如此轻松地做到这一切?不过此时乌瑟莫尔五识已废,完全感觉不到马克的到来,这一下马克用尽全力,长剑直接透过人体最脆弱的眼眶深深插进大脑。

  咒语声戛然而止,不过乌瑟莫尔居然还没死,他一伸手死死抓住马克的肩膀,把马克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挣扎却于事无补。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只听乌瑟莫尔厉声吼道:

  “我恨!我恨哪!再给我十年,我一定可以再次晋级,那时候我就可以施展血遁**。我恨哪——”

  言罢仰头而倒,一动不动。马克用脚踢了几下,发现他似乎真的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来到格鲁森身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从网中放出来。

  格鲁森起身后整理了下衣袍,平静地看向地上的乌瑟莫尔:

  “还是小看了此人啊!天赋,毅力,隐忍都不缺,这几个机关造得极为隐秘,连我大意之下都没有发现,杀伐果断,枭雄之姿,可惜走上了歧途,如果好好学习巫术的话,说不定又是一个强大的巫师!”

  说着格鲁森一挥手,一道黑光瞬间飞出,把乌瑟莫尔的头颅一刀削下。然后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木盒,把头颅放了进去,再收好。

  做完这些,格鲁森瞥了马克一眼道:“你这一招借刀杀人倒是用得很娴熟啊。”

  这句话把马克说得冷汗直冒,低头不敢出声。

  “不过最后总算没有让我失望,动手之时没有犹豫,恩——,是个不错的苗子!我倒是有点越来越喜欢你了。

  格鲁森飞到大厅入口停了下来,突然扭头又道:“刚才你身上似乎发出有一种奇异的精神波动。”

  马克心里一紧,不过还好幽泉走后他就已经想好怎么回答了,轻咳一声马克回答道:“回禀格鲁森大人,刚才应该是我自己的精神力波动,只是我调整了波动频率。您看,是不是这样的?”

  马克模仿了几下幽泉的精神力波动,果然跟刚才那种波动差不多。

  “咦?”格鲁森惊疑地看了马克一眼:“调整精神力波动频率即便是我也是在老师的教导下学习了三年才掌握,你居然不学自会……”

  说到这里格鲁森顿了下,想了想道:“我这里有一张护符,有危险的时候用精神力激活释放,关键时候能救你一命。”

  说着一张薄薄的符纸出现在格鲁森手中,轻轻一挥斜斜向马克飞去。

  “多谢格鲁森大人!”马克收起符纸,心里暗喜。这下终于有了一个保命的东西了。

  “这里有些东西对我来说虽然鸡肋了点,不过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用,喜欢就拿着吧。”

  “是!大人!”

  待马克再次抬起头时,发现格鲁森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看着周围一片地狱情景,他一拍脑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按照幽泉之前提供的线索,马克找到了乌瑟莫尔存放东西的石室中,这里东西不多,最显眼的还是中间架子上一张古老的羊皮纸,一个蓝色的石头,以及两本薄薄的小册子。

  这块蓝色的石头应该就是之前巴格龙所说的蓝宝石。不过马克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精神力。这居然就是炼制精神力药剂的主要材料精神力石。马克搞不懂为什么格鲁森巫师没有拿走,如果说他没有发现马克是绝不会相信的。

  晃晃脑袋马克没有考虑太多,他打开身上的包袱把羊皮纸和蓝宝石放了进去,然后开始翻看那两本小册子,这两本小册子居然是两本功法,一本叫《虎拳》,应该是邦德家族的家传功法,下面一本叫《腾龙拳》。

  看到这个名字马克浑身一震,这不正是赛安家族那本丢失的功法吗?当年那件事果然就是这乌瑟莫尔干的!好狠毒的一个人!再想想他如今成为黑巫师的下场,马克只能说一句:罪有应得!

  至于剩下的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马克直接忽略了。

  接着他打开了地下大厅角落里一个小门。灰暗的灯光下,小门里一个不大的石室里挤着一百多名少男少女。里面的味道差点把马克的早饭都给熏出来。

  费尽浑身解数,马克才把这群吓破胆的少男少女给哄了出来。战战兢兢走出来,在看到已经死去的乌瑟莫尔时,所有人都精神一震,更有一部分人像打了鸡血一样,一拥而上,手脚牙齿并用,直到把乌瑟莫尔的尸体肢解成一片一片。

  短短三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就传遍了安塔王国。丞相乌瑟莫尔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为了修炼邪功,残忍得杀害了数以千计的孩子。安塔国王为平息民愤,宣布对邦德家族所有十岁以上的男子处以绞刑。并且把获救的一百多名孩子送还到各自家中。

  当然,其中还有许多孩子已经成为了孤儿,就比如说一直跟着马克的这两位。

  看着眼前倔强的两人,马克舔了舔已经说得快要脱皮的嘴唇。他救出的一百多个孩子里面,只剩下这两人还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而这两人就是半年前被灭族的布莱顿家族两个仅剩的血脉,十六岁嫡孙索恩,和十五岁嫡孙女索菲亚。

  今天也是马克停留在安塔王国的最后一个晚上,明天他就要和另外两个有巫师资质的孩子一起,跟随格鲁森去雪莱王国。

  “马克大人,您如果不收下我们,布莱顿家族的仇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收下我们吧!我们愿意做您的追随者,甚至奴隶,永远追随您!”索恩和索菲亚双双跪在马克面前,让马克又急又恼。自己将来会怎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怎么能再收两个跟班?

  看看这两个比自己稍小的无助孤儿,马克的心又一软,说道:“要我收下你们也可以,不过我现在不能带你们走,我让铁塔带你们回我家,家里有我母亲和妹妹,帮我照顾好她们。”

  “真的?!”索恩稚嫩的脸上一脸惊喜,作为一个老牌的贵族,索恩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非常聪明,在没有家族支撑的情况下,一旦他们兄妹俩流落街头,下场一定会很惨,尤其是妹妹,沦落风尘几乎是必然的结局,一个顶级贵族的小姐一旦沦落风尘,想来许多人都会过来品尝下滋味。

  其他人索恩不清楚,不过眼前这个即将去灰塔学习的准巫师大人一定会是个不错的主人。而且他们兄妹两人现在走投无路,这几天想来收养他们的那些贵族哪个不是色迷迷得看着自己的妹妹?

  “对了,最近你们一直在关注邦德家族公开行刑,知不知道邦德家族的那些女人是如何处置的?”马克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幽若,开口问道。

  “我知道!”索恩连忙道:“那些女人都被卖到各大城市的红灯区去了,不过听说其中有一个叫做幽若的女人失踪了,有人看到她在事发半个月前就踏上了前往主大陆的客船,离开了苏门岛!也是她运气好,逃过了这一劫!”

  “哦?离开了?”马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以她骄傲的性子一旦无法嫁入王室还真有这个可能。去主大陆碰运气吗?真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啊!也不知道她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

  当晚马克就把索恩和索菲亚拜托给了铁塔,单独叮嘱两人的时候又把《纳气决》和《战气归元》的前两层传给了他们。传功的时候马克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自己把布莱顿家族的《利爪功》给了铁塔,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总得给人家一点补偿。再说有实力的话,也能更好得保护母亲和妹妹。不过马克完全没有想到就因为这样一次简单的传功,造就了这片大陆两位不朽的传奇。

  第二天,格鲁森带着马克和另外两个激动不已的预备巫师学徒登上了那只巨大无比的蝙蝠,往雪莱王国飞去。蝙蝠背上空间很宽敞,马克静静得坐在一边欣赏下面的风景,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大地。

  “你好,我叫周伯天。”

  耳旁传来一个粗粗的声音,马克不用扭头看就知道是那个五大三粗的粗壮少年,精神力2,安塔王国大将军的儿子,让马克注意到他的原因是他居然有一个类似前世的名字。经过这几天马克也了解到,有资格安排子侄参加灰塔巫师学徒选拔的至少也要有伯爵以上的爵位才行。

  “你好,马克!”

  “据说我们这一批是百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安塔王国已经连续六十年一个人都没选上了。”

  “哦?”马克愣了下,把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问了出来,“为什么不在平民中选拔呢?”

  “平民?”周伯天大笑着拍拍马克肩膀,“坦白告诉你吧,贵族中诞生精神力的几率是平民的上百倍。这跟基因和后天的培养有关。”

  “而且对于巫师大人们来说,他们的时间很宝贵,才没有那么多精力来为每一个平民测试呢!”旁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对着马克微微一笑,她是三人中唯一的女孩,叫米莱,年纪也是最小的,才12岁。精神力只有1,长得有些清秀,也有些腼腆,是安塔王国一个城主的女儿。

  “喂——,听我父亲说,一旦成为正式巫师,我们就发达啦!不要说什么安塔王国,就是布鲁丁帝国的帝王见了我们都要客客气气的。嘿嘿!”周伯天“嘿嘿”地笑着,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想象世界中去了。一双本来就小的眼睛只留下了微不可查的一条缝。

  “好像听说成为正式巫师很难呢,安塔王国和雪莱王国所在的整个苏门岛千年以来,不知道多少人被选进灰塔,可从来没听说出过一个正式巫师的。”米莱皱着眉头道。

  “难才有挑战性嘛!如果太简单反而没劲!”

  听着耳旁两人的聊天,马克静静地不说话,从周伯天和米莱的对话中他学到了很多,一些只有大贵族才知道的知识也让马克大开眼界。原来苏门岛只是布鲁丁帝国名下的一个小岛屿而已。传说中的主大陆巨大无比,有着无数与布鲁丁帝国类似的庞大帝国在其中。也充斥着许多巫师塔。利布利斯灰塔就是其中之一。它统治着大陆东南部一带。至于再具体一些的信息,他们两人也不清楚了。

  巨型蝙蝠在高空中急速飞行着,忽然原本一直坐着的格鲁森“嗖——”地一下站起身,马克感觉到他精神力剧烈波动,忽然一掌拍在脚下的木质座椅上,直接把结实的座椅拍成碎片。吓得马克三人连忙躲得远远的,怕殃及池鱼。

  “桀桀桀——不用害怕。”格鲁森看到马克等人忽然笑了起来,“没多大事,不过我们的行程看来要缩短一下了。”

  从安塔王都到雪莱王都用最快的马车也要三个月,而马克等人只用了半天不到。当马克中午时分跳下蝙蝠时,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远离安塔王都数千公里了。这简直比前世的飞机还要快,真是难以想象。

  这次格鲁森是直接在雪莱王国王宫前的广场上降落的,按照他原本的安排,需要在雪莱王国待上三天,不过似乎因为之前收到了一个消息,格鲁森加快了进程,今天下午就要把所有该测试的孩子全部测试完毕,晚上连夜赶回灰塔。

  雪莱王国国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当然不敢违背格鲁森的要求,事实上几乎所有有资格参加测试的孩子差不多都已经在王都候着了。

  第一个上前测试的少女让马克着实惊艳了下,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穿着一件轻纱做成的白色裙子,棕色的长发往上挽,结成一种宫廷式的发髻。雪白的脖颈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鹅。难得的是脸上没有丝毫骄傲的神情,看着马克等人脸上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温和,甜美和快乐。使得马克的心情也忽然变得很好。似乎和这样一个女孩在巫师学院里一起学习应该是一件非常让人愉快的事情。

  “您好!巫师大人!我叫琳达,可以开始了吗?”

  “把手放在水晶球上。”格鲁森用嘴努了努一旁悬浮在空中的水晶球,面无表情地说道。

  琳达微微有些紧张,她伸出右手紧紧抓住水晶球,眼神茫然得看着格鲁森。等待着判决的到来。

  “精神力4,木系亲和度78%,风系亲和度65%,通过。”格鲁森微微抬起头多看了琳达一眼,除去马克,这个琳达也算是这次出来的再一个惊喜了。

  “真的吗?欧也!”琳达兴奋得原地崩了又崩。快步走到格鲁森身后,来到马克等人面前。

  “你们好,我叫琳达,琳达.雪莱。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好,马克。”

  “很高兴认识你,周伯天。”

  “米莱。”

  “……”

  经过一番交流才知道,原来琳达是雪莱王国的公主,雪莱国王的小女儿。不过对于巫师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琳达的天赋。马克怔怔得看着她,心里惊叹不已,自己什么资质自己知道,根本就是个精神力为0,元素亲和度基本也为0的垃圾天赋,能混到现在站在这里那是利用前世的记忆在作弊。

  “精神力0,不通过。”

  “精神力0,不通过。”

  “……”

  看着一个个满怀希望而来,垂头丧气而走的贵族少年,站在格鲁森身后的几人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幸运,而周伯天更是高高昂起了头。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整整一下午,除了琳达外,雪莱王国没有再发现任何一个拥有精神力的。格鲁森皱着眉头看向依旧没有减少的长长的队伍。忽然伸手收起了水晶球。低沉道:

  “因为一些原因,这次巫师学徒选拔到此为止,剩下的人可以散了。”

  “什么?我们还没有测试呢!”

  “不!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十年了,您不能这么放弃我们!”

  现场的秩序立刻混乱起来,一些恭恭敬敬站在一边的贵族纷纷上前求情。

  “恩——?!”一股带着精神力的低喝瞬间传遍全场,许多人听到这个声音都下意识得捂住耳朵,痛苦不已。

  “这里我说了算,我说到此为止,那就到此为止。”格鲁森一甩长袍,托起马克等四人直接飞出大厅,迅速招出巨型蝙蝠飞行器,眨眼间飞上天空,消失在众人视野的中。

  空中,琳达捂着脸在哭,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连和父母告别的时间也没有,远远得看了格鲁森一眼,又不敢上前分说。内心的痛化成一滴又一滴的泪水。

  “琳达,别伤心,等你成为一个正式巫师就可以回来了。”马克走到琳达面前劝道。

  “哇——”琳达一把抱住马克嚎啕大哭起来,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起了反作用,马克头疼得张开手,对着搂住自己的琳达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推荐阅读:
这个巫师不太冷 第十五章 雪莱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