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药剂学天才

+A -A

  “喂——小子,你听到了没有,要多少钱?”格鲁克发现异样,狠狠拍了马克脑袋一下,直接把他给打醒了。

  “啊——哦——这个——”马克连忙调整下自己的心态,谈生意自己还是挺在行的。他打开手中的纸盒,里面是剩下的二十九瓶加强版冥想药水。

  “我知道一个人炼制药水的速度太慢,我可以把配方和炼制方法交出来,不过每瓶冥想药水卖出后,我都要求得到三个魔石的专利费!”

  “三个魔石?可以!”格鲁克明白三个魔石并不多,要知道这种冥想药水并不仅仅是药效双倍的问题,更可以节约一倍的时间,这么一来价钱可就不是一倍这么简单了,售价二十五到三十个魔石都会有大批的人抢着买。

  马克当场就在交易大厅后面的会议室和格鲁克签订了合作协议,协议规定马克提供改良版冥想药水的炼制方法,由灰塔药剂师部负责批量生产,所售出的每一瓶改良版冥想药水马克都可以从中提取三块魔石,每月一结。在两份协议书的末尾,马克和格鲁克两人分别打上自己的精神力印记,这份协议就算成了。最后在马克的要求下,格鲁克预付了一千块魔石。

  看着满满一箱子闪耀着红光的魔石,马克满意地点点头,“啪——”得一声合上箱子,继而拿起了桌上的炼药器皿,开始一步一步当着格鲁克和谢雨轩的面炼制改良版冥想药水。

  看着马克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以及精确地让人窒息的精神力操作,格鲁克完全无法相信这个少年才仅仅学习药剂学五个月之久。即便是自己亲自来也无法达到如此地步吧?而之后在他获知马克在来灰塔前就已经能随意操控精神力频率时,格鲁克顿时无语了,这是一个药剂学天才!无以伦比的天才。

  旁边的谢雨轩也惊呆了,她可是从六岁开始接触药剂学,用了近九年的时间把《药剂学基础》,《精神力振动的一些技巧》,《药材大全》,《药剂学中的化学反应》这四本书啃透,直到现在也才是一个药剂学学徒。虽然以自己十六岁的年龄,精神力已经达到恐怖的31点,但是论对精神力的控制还是远远不如面前这个少年。这真的是一个才学习药剂学五个月的新人吗?

  当格鲁克看到马克在药剂配制的过程中缓缓加入硅石粉末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在硅石粉末的催化下,冥想药水的颜色微微转深,然后一瓶加强版的冥想药水就出现在了马克手里。

  “这是——下品硅石?”谢雨轩拿起马克放在桌上的那一小块硅石感受了下。

  “啊呀!谁能想到就这么一种毫无价值的材料,就能让冥想药水的药效增强一倍!简直不可思议!马克师兄,你可真是天才!”兴奋的谢雨轩似乎已经忘记了,以她高级巫师学徒的身份,居然叫马克为师兄,也许在她心里,马克药剂学知识远超自己,在药剂学上确实可以做自己的师兄。

  看着一脸兴奋的马克,格鲁克忽然开口道:

  “小伙子,我想收你为我的亲传弟子!怎么样?”

  “亲传弟子?”马克愣了下,经过五个月的巫师学徒生活,马克知道,巫师学徒们进入灰塔学习并没有固定的老师,一切都要靠自己,所有的知识都需要用魔石购买,总之巫师学院不养懒人。不过也有例外,当一名正式巫师欣赏某个巫师学徒的时候,可以收其为记名弟子甚至亲传弟子。

  记名弟子和亲传弟子唯一的区别是:记名弟子学习知识需要收费,而亲传弟子学习知识是免费的。

  “你傻啦?快答应啊!”谢雨轩在旁边狠狠掐了马克一下。

  “啊!弟子拜见老师!”马克规规矩矩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心里快要乐开花了,他早就看出来了,谢雨轩也是格鲁克的弟子,这样的话就有机会经常见到谢雨轩了,至于成为格鲁克的亲传弟子有什么好处,已经自动被他忽略了。

  “恩!”格鲁克满意得看着自己收的第三个亲传弟子,大弟子已经在百年前进入圣塔,二弟子谢雨轩本来就是圣塔下来的交流生。至于这第三个弟子,格鲁克感觉应该是最惊艳也是天赋最高的。不过如果他知道马克兴高采烈地拜师只是为了身边的谢雨轩,他肯定被气得吐血。

  “对了,我还有事,雨轩,带你师弟去老师的实验室参观下。马克,以后你随时都可以上来。”说着格鲁克向马克水晶球里发了一个讯息,然后转身匆匆走了。

  “咦?”马克疑惑得看着水晶球,“老师刚才给我发了个什么讯息,我怎么读不出来?”

  “啊呀!傻瓜,那不是讯息,是权限!有了这个权限你就可以乘坐电梯直达灰塔三十六层,整个三十六层都是老师的实验室!”

  “走吧,我带你去参观老师的实验室!”谢雨轩一拍马克的肩膀,拉起马克的手就走。

  “嗡——”马克觉得自己脑子忽的一热,手里牵着的是谢雨轩嫩滑的小手,一抬头,看到的是她披散在身后的秀发,白葱似地玉颈若隐若现,时不时一阵风吹来,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无意间马克瞥见谢雨轩白皙的手腕上带着一个银白色小手链,手链上镶嵌着一块蚕豆般大小的玉。

  好完美的手!马克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时候马克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抚摸一下这只手的权力。

  这时谢雨轩已经把他拉进了电梯,很随意得放开手,看着马克呆呆的样子“咯咯——”直笑,捂着嘴道:

  “怎么?是不是激动得傻掉了?这可不像你哦,刚才你炼药的时候多自信呀!”

  马克看出来了,这个谢雨轩心里根本就没有男女之防,是一个纯净得像张白纸般的女孩。真是佩服她父母,怎么放心就这么让她一个人出来。不管任何地方,分分钟被人骗走,最后还给人数钱。

  出电梯的时候马克故意磨蹭了下,果然谢雨轩再一次拉起了他的手。马克觉得自己很卑鄙,不过也很享受,一时间左右为难。不停得考虑着下一次该磨蹭还是不磨蹭。在磨蹭和不磨蹭的挣扎中,两人来到了格鲁克的药剂实验室。

  一抬头,马克瞬间忘记了之前的纠结,右手猛得握紧,无意识地把谢雨轩的小手紧紧抓在手中。谢雨轩被抓得有些疼,不过当她抬起头疑惑地看向马克时,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笑了。

  此时的马克就像着了魔似地,一步一步迈向实验室当中那套最显眼的器皿。待他看清楚之后气得差点跳起来。我靠!马克心里在狂吼,居然是赝品!

  之前马克还以为这是用最珍贵的天珠沙制成的全套药剂师器皿,如果真是天珠沙器皿,即便是配制九品药剂也没有任何问题。而使用这套器皿会让药剂师炼药成功率大幅度增加,是药剂师最完美的搭档,也是最奢侈的器皿。

  “如果这是真的,我在精神力超过35点就能配制一级药剂,如果有初级冥想药剂的支持——”

  “从理论上来说确实可以在精神力超过35点的时候配制出一级药剂,不过想要利用初级冥想药剂修炼的话,你就必须在晋级正式巫师之后,要不你的灵魂会支撑不住的。”谢雨轩在旁边纠正道。

  “巫师的修炼和灵魂有什么关系?”马克茫然问道。

  “你——你这几个月有没有去上过课啊?!巫师修炼的本质就是不断进化自己的灵魂,精神力的大小其实就是灵魂强弱的表现!”谢雨轩有点无语了,这个药剂师天才还是个巫师吗?这么常识性的问题都不知道?

  “呃——坦白说,我这几个月都扑在药剂学上了,还真没去上过一节课。对了,你说巫师修炼的是灵魂,那肉身就放弃了?”

  “当然不会,巫师学徒的灵魂强度肉身完全承受得住,而达到正式巫师之后,圣塔早就有一套成熟的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想要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所需要的代价还是太大了。”谢雨轩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不太好。

  “怎么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完美的方案会怎样?”

  “差不多就是血管爆裂,肌肤开叉,经脉断掉,五官移位等一些症状吧。”谢雨轩讪讪得回答道。

  “我靠!这么恐怖!”马克连忙使劲拍拍自己的脸蛋,确定没有刚才谢雨轩所说的任何一种症状。

  “别摸啦!你现在才什么实力?起码要等到晋级正式巫师才可能出现那样的情况!”谢雨轩说到这里,也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情她对这也有着恐惧的心理,想了想自己老师偶尔露出的本来面目,谢雨轩不由打了个寒颤。

  “难怪我看到的正式巫师都不是正常人样。”马克嘟囔着,脸色惨白一片。这个世界果然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

  “不对呀,我看塔主李威就没什么异样嘛!”马克说道。

  “难道你没听说过易容药剂吗?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有一种巫器叫面具巫器吗?哼——李威塔主已经是三级巅峰巫师,他的身上我估计就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真身如果出现在你面前恐怕会把你吓得小便失禁!”

  “呃——三级巅峰巫师已经这么样了,那四级巫师咋办?岂不是刚晋级肉身就崩溃了?”马克瞪大眼睛看着谢雨轩,急切地问道。

  “这种知识你问别人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嘛,刚好知道那么一点点。嘻嘻——我来告诉你吧,巫师达到四级,进入世界主宰层次之后,世界之力便会为他重铸肉身。而且三级以上的巫师已经超越了一个极限,他们的灵魂已经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脱离肉身独立存在。”

  “他们为了摆脱身体的限制,一般会去异世界夺舍拥有强大肉身的生物,平时把夺舍的生物躯体保存在随身空间,一旦全力战斗就会变身,也就是离开自己原来的身体,占据夺舍躯体来战斗。这样才能让巫师发挥最强大的战斗力。巫师们称呼这种夺舍过来专门用于战斗的躯体为战体。每一具战体对巫师来说都是最宝贵的战斗资源。”

推荐阅读:
这个巫师不太冷 第二十四章 药剂学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