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拯救大兵之佐助

+A -A

  树茂离开了,干嘛去了呢?当然是去处理那个吊车尾了,现在树茂想了起来,那个吊车尾不就是传说中的森乃伊达?那么他的老师不就是绿青葵了?现在还没去偷雷神之剑,但是也不远了啊,这乐子搞大了,没想到随便抓了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剧情人物,这让树茂情何以堪啊?不行,作为伊比喜的弟弟,自己绝对要救他。不能再让那个绿青葵忽悠他了,感觉就像水木忽悠鸣人似的,多么相似的剧情啊。

  而另外一边……

  “我愚蠢的弟弟啊!”鼬的声音适时在佐助的耳边响起。

  “哥哥,我的实力真的有这么差劲?”

  “……”鼬很沉默。

  “不会的,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不是说只要我吃吃饭,睡睡觉,时间到了就能打开写轮眼,实力就能有很大的增长了,为什么我的眼睛还不打开?”果然想要毁灭,必先使其疯狂吗?

  这下鼬知道了树茂说的环境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愚蠢的弟弟啊,嫉妒并不会让你增长哪怕一丝的实力,实力都是要经过沉淀,积累才能慢慢增长的,就算是我们一族的写轮眼,你以为就只要年龄到了就能开启了?错!这是错的!不是年龄到了就必定开启的,也有很多的族人没有开眼,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你的实力足够了,才能开启写轮眼,光靠嫉妒,光靠祖辈的骄傲就能开启眼睛了吗?你这是在侮辱写轮眼知道吗?你这也是在侮辱宇智波!你以为你不需要修行,你以为你只要吃吃饭,睡睡觉,就能坐等眼睛打开,就能坐等实力提升了吗?我不知道你的观点是谁告诉你的,但是就算是我也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开了眼睛的。”

  “弟弟啊,你不是老是缠着我,想要跟我一起修行吗?我答应你,以后我一有时间就陪你修炼。你不是也看到过我修炼的吗?你知道我为了扔出手里剑修炼了多久?你知道我为了放出一个火遁我修炼了多久?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我为了修炼刀术,就单单挥刀都差点把自己的胳膊弄废掉了?”

  “真…真的是这样吗?”佐助带着抽泣,问道。

  “不信你可以去问任何一个有所成就的忍者,甚至你去问父亲,你问问父亲,修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要是你还是不相信,你可以跟树茂他们一起修行,跟我也可以。”

  “我才不跟着他们修行呢!他们就知道站着,或者在那挂旗帜,没见的就有多厉害。父亲说,他们都是在修炼些小孩子玩的东西,我才不要呢。”

  这时鼬才明白了点,树茂说的根源是什么意思。佐助真的得到了父亲大人的真传啊凡是都只看到了表面。

  “你知道树茂他们身上1天24小时带着负重吗?你知道鸣人跟树茂身上的负重都达到了90kg吗?你以为他们只是卖卖东西?那你知道他们的餐车有1.5吨重吗?别的不说,单说他的餐车,你能抬起来就不错了。你知道树茂是怎么要求你那些同学的吗?24小时负重不允许离开身体,即便是这次争霸赛也不许脱下,只有遇到生死之战的时候才允许拿下来,但是战斗之后,不管伤有没有好都要重新戴上。你知道这些吗?你不知道,你只看到了表面,却没看到里面。父亲大人之所以不让你去跟着树茂修行,也是因为父亲大人跟你一样,都只看到了表面。我相信经过这次争霸赛,很多看不到里面的族长都会求着送孩子去树茂那边修行。”

  “我才不信呢,我不相信,他们才不会这样,他们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佐助非常不信,飞快的跑去找餐车,他刚才逛街的时候,好像看到鸣人拖着餐车往一乐拉面的方向走去,他现在要去证实,证实哥哥说的那些。

  鼬开心的笑了,树茂对他说过,要是佐助立刻去求证鼬说的真假,那说明佐助还有的救。所以看到佐助这个样子,鼬笑得很开心。那只说明一点:佐助还有救,对于这个当哥哥的来说这就够了。鼬就跟在佐助的后面,以确保他的安全。

  很快佐助在一乐拉面边上找到了鸣人,也找到了餐车。佐助二话没说,跑上去直接扶起餐车的把手,但是现实很残酷,餐车纹丝不动。

  “佐助,你也要来修行吗?太好了以后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小伙伴。”

  佐助没说话,直接握住鸣人的胳膊,开始摸了起来,突然他摸到了一块很硬的东西,立马翻开鸣人的衣服,发现了一块块连在一起的铁板。鸣人以为佐助也想要一套。

  “佐助啊,你要一套没关系,回头我就让我哥给你准备一套,他那有好多的。都是给我们训练用的。”

  佐助的嘴里只是不停的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佐助?你来干什么?”树茂出现了。哎,唱歌黑脸真辛苦,到现在才出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佐助没理树茂,只是重复地问。

  “你问为什么?那我告诉你,是因为勤奋,是因为努力,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会这样?那么我问你为什么不是这样?他们从来都不嫉妒别人,他们从来都不怨恨别人,他们只嫉恨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勤奋,所以他们要努力,要勤奋,然后他们慢慢积累,慢慢的他们就有了现在的实力,你以为实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以为有人一出生就是火影,就有火影那样的实力?那些就算有,那也只是你以为而已。你的资质不差,但是你却只有嫉妒,只要怨恨,你也只会嫉妒他人,怨恨他人,但是你有想过你自己吗?你有吗?你没有!所以才会这样,所以你才会这般羸弱,所以他们才会比你强!”树茂终于逮到机会教训那个因为大蛇丸就私自叛逃的佐助了。

  知道小樱为了他流了多少泪吗?知道鸣人为了他失去了多少笑容吗?又知道其他的小伙伴的付出吗?那个温柔的丁次,那个沉着的宁次,还有可爱的赤丸跟牙都差点因为这混蛋而死去,就连智计无双的鹿丸也因为佐助而体验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失败。都是眼前这王八蛋,就连最爱的鼬神,也死在这混蛋手里,虽说那是鼬神的希望,但是当初作为一名火影迷,谁不替鼬神感到惋惜?都是因为眼前这混蛋啊!

  这混蛋让多少人伤透了脑经,让多少人有种操刀干死这丫的冲动?树茂第一次看到这小东西的时候就想干了他,真的,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树茂终于抓到了机会,带着那些伙伴的遗憾,泪水,甚至是生命的代价,都骂了出来,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又有谁知道,最终看到佐助的回心转意,这让多少人为之哭泣?那是怎样的感觉?大概那就是望子成龙的感觉吧。

  “小伙子,这位小哥说的没错,你没看到他们兄弟俩每天5天就开门营业了,每天中午饭都来不及吃,就火急火燎地区买原材料,然后开始揉面,做佐料,下午五点又准时开摊,然后一直到晚上9点才收摊,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修行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知道,去年一年他们兄弟俩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只是为了让我们多吃一点好吃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断过,就算第二天有事情,也会提前来跟我们打招呼。你看到他们车上的那块边上乱七八糟的墨水的板了吗?那是他们有事情,给我们的通知,我们知道他们很忙,所以到他们兄弟的摊位买东西的时候都自觉排队,而且他们确实很快,也很好吃,因此一般我们即便排的很远,也能很快就吃到,这也是大家都喜欢他们兄弟俩的东西的缘由。大伙说对不对啊?”一位路边大娘帮着树茂说起了好话。

  “没错啊,大娘,你说的太好了,没看到我们,虽然时间还没到,但是大家都开始排队了,当初也不知道谁说的看他们兄弟俩做东西那叫个赏心悦目啊,是以我们都很喜欢提前排着队就是为了能看到他们那做零食的表演。”一群观众作证。

  “谢谢大家!”树茂带着鸣人一起向群众致谢。

  “至于你说的修行我倒是知道的哦,要知道我也是忍者,还是医疗忍者,去过木叶医院接受过我治疗的人都知道我,我叫伊藤琉美子。曾经他们兄弟俩一度修炼失败,弄得伤痕累累,那时我问他们怎么会搞成这样,他们就告诉我,带了负重,然后我跟他们说,他们正是长身体的年龄,要是把身体弄坏了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建议他们身上少带一点负重,等适应了这个难度再增加难度,当时我只是随口一说,后来他们兄弟两个再也没有来照我看过伤,我以为他们放弃了,直到刚才,你翻起那个小鬼的衣服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按我说的做了,还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我为他们兄弟两个的努力感到高兴,我想那个餐车也是你们用来修炼的吧?”

  “没错,这个餐车原本加起来就只有200kg,后来跟着哥哥一起修炼,随着我们实力的增长,力气越来越大,为了能够赶上我们修炼的进度,所以,哥哥在车里面增加了好多非常重了的板儿,前几天也才1.5吨重,这几天我们集体修炼了一番,我感觉力气又大了些,所以我把仓库里的板儿又放了些进去。”说完鸣人还从车上抽出一块,给大家试了试。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修行用的铅板,那么一块最起码有100kg,而鸣人轻飘飘的就拿在了手里。

  “这是铅板,大概100kg,不信你试试?”伊藤琉美子医生对着佐助说道。

  佐助接了过来,双手很吃力的把板儿抱了起来。这才相信了鸣人,树茂还有众人以及各个说的话。

  “如果说修行的话,我想他们每天拖着这辆车在村子里卖东西,那就是他们的修行吧!只是大家没发现而已。”伊藤琉美子医生显然对兄弟俩很有好感。

  这个时候要是还不知道鼬他们没骗自己的话,佐助就该没救了。

  “树茂大哥,对不起,以后我能跟着你们一起修行吗?”到底是小,观念很容易改过来,也没长大后的那副执拗的脾气,或许他的那副脾气是因为鼬的缘故吧,树茂如是地想到。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等争霸赛一结束,你就过来吧。”

  “啊?你们报名了争霸赛啊?我们都只是以为你们只是去修行了。没想过你们会报名争霸赛,好像你们今年才上忍校吧?”人群里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乱。

  “当然啦,我哥报了跨6比赛,我报了跨5的比赛。”鸣人很得意。

  “小哥儿,加油,明天我们大家为你们加油去!”

  “那就太谢谢你们了,这样吧,今天的零食都打8折,怎么样?算我提前谢谢你们了。”树茂为了回馈众人的热情也是蛮拼的,铁公鸡终于掉鸡毛了。

  “那就多谢小哥儿了!大伙儿,都记得明天为小哥儿加油啊!”

  “好的,没问题,那必须的!”人群里传出一阵阵共鸣。

推荐阅读:
那些年我们一起学过的忍术 第二十三章 拯救大兵之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