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24】 谁忽悠谁?

+A -A

  “难道我脸上就写着‘我是坏人’四个字?”

  黑魁郁闷的想到,随后又想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倒也释然了,总的来说他还是一名乐观主义者。

  黑魁看了看满脸戒备的唐飞打消了强抢的念头,这会儿街上人可不少,强抢的事情他虽然在以前也是干过不少,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帝国有什么大人物来了这里倒是要消停一点了。

  黑魁用努力将自己的眼睛瞪大,好让唐飞看起来不像是一条缝的样子笑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地当铺的老板,我叫黑魁,你可以叫我黑魁大哥。”

  唐飞满脸茫然的看着这个满脸横rou,笑起来地板都是在颤的家伙心里却是在想这个家伙在现代的话,以他的体重没准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见到对方没有丝毫的反应,黑魁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他本以为对方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称呼自己一声黑魁大哥的,不想对方居然一点反应都是没有。

  “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看你孤身一人,不知道找到什么落脚的地方没有啊,没有的话我倒是认识几家客店,都是老熟人可以给你算便宜一点,六个铜币一个晚上你看怎么样?”黑魁一眼就是看出来了唐飞是个穷光蛋,所以故意将住客店的钱说贵了一点,想让对方典卖了那把弯刀。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就时不时的望着唐飞腰间的弯刀。

  唐飞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个家伙的意图,他本来就是不想带着这把弯刀,这可是一个烫山芋,这本是神风将军孙子的佩刀,只是唐飞见这弯刀威力不弱,所以舍不得扔掉才是将它一直戴在了身边,看看有没有机会换点钱huahua,毕竟他走的时候秦熹大叔也就给了他一个银币。秦熹大叔一家也不富裕,这一个银币已经是秦熹大叔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对啊,我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我还得住店吃饭呢,这可如何是好?”

  唐飞故意显出为难的样子,而后将自己腰间的弯刀chou出来看了看,又摇了摇头。

  黑魁一见,有戏,赶紧趁热打铁道:

  “小兄弟也不用过于烦恼,我看小兄弟也是一时手紧,要不然这样吧,老哥给你出个主意,你就暂时将这弯刀当了吧,解解燃眉之急,俗话说一个铜板憋死一个英雄汉。等你什么时候有钱的时候你就可以将它赎回去。”

  “这……这合适么?这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

  唐飞这家伙不去当影帝可真是太可惜了,真应该让他穿越回去拍电影,什么金像奖,金马奖,金jī奖……

  祖上传下来的?难怪了。黑魁更是打定这把弯刀肯定是件好宝贝,心里暗自猜测到。

  “放心,你只有有钱随时都是可以赎回去的。”黑魁拍着féi大的xiong口保证道。

  “嗯,那好吧,那黑魁大哥,你估计这能值多少钱呢?”唐飞弱弱的看了看黑魁,带着那种乡巴佬第一次进城的那种怯意。

  见此黑魁大喜,然后说道:

  “放心,黑魁大哥可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好心人,可不会占你的便宜,把你的弯刀拿给我看看,我给估个价。”

  唐飞心里直翻白眼,这家伙脸上简直就是写着jian商两个字,居然还说自己是好人,真是让人无语,但是唐飞还是将弯刀小心的递给了黑魁。黑魁乐呵呵的将唐飞手中的弯刀接过去,一接过弯刀,一股凉意就是顺着刀刃侵入了黑魁的体内。

  “好东西!”

  黑魁再度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把弯刀要是找到合适的买家只怕能够买上几十个金币,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好刀,若是拿到黑市一卖,已经够他富裕的过上几年了。

  不愧是jian商,心里虽然是jī动到了极点,但是脸上却是一脸的平静,时不时还装作皱几下眉头。而后说道:

  “哎,小兄弟,刀的确是把好刀,但是太久了,你看这刀刃上面的纹路都是有些模糊了,这样吧,两个银币,你觉得怎么样?”

  两个银币,真是亏他说的出来,唐飞虽然不清楚这把弯刀究竟是值多少钱,但是按说他原来的拥有者可是鼎鼎有名的神风大将军家的孙子,再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唐飞直接毫不掩饰的翻了一个白眼,从黑魁手中夺过弯刀,直接掉头就准备走。

  “诶,价钱我们可以商量嘛,小兄弟不要走啊。”

  黑魁见到手的鸭子又是快要飞走了,赶紧就是追了上去,这可是一桩大买卖有不得他不急啊。

  “十个银币,小兄弟觉得怎么样?”

  唐飞理都是没理,依旧向着一边走去。

  “一个金币!这是我能够出的最高价钱了!”黑魁一脸决绝的说道,仿佛是吃了多大的亏似地,不过唐飞心里却是一动,一个金币可是不少了,要知道一个银币就是够秦熹大叔家吃半个月了,一个金币可是能够换上一百个银币呢。不过唐飞却知道这把弯刀的价钱肯定不止这些,这点从这黑魁的言语中就是能够看得出来,唐飞前世可是现代人,对杀价也是略通一二,这黑魁胖子虽然jian猾,但是与现代的那些商家一笔可是差远了。

  唐飞停下了脚步。

  坚持黑魁连忙是迎了上来,以为唐飞答应了,不想唐飞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

  “一口价十个金币!”

  听见这话,黑魁明显一愣,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

  其实唐飞自己也是被自己所说的价钱吓了一跳,这可算是一笔不少的钱了,估计秦熹大叔一家放一辈子的羊也是不见得能够挣这么多。

  “少一分都是不行!”

  唐飞态度也是颇为坚决,见黑魁没有表态,只是摇头,他直接绕过对方,向着远处走去。

  唐飞已经是走出了十几米远,那黑魁依旧是没有叫住唐飞,唐飞不由得就是有点急了,他现在身上可只有一个银币,在这儿可待不了几天,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回头,一旦回头,那么刚才所做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

  “好吧,小兄弟,你赢了!”

  终于在唐飞又走了几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黑魁颇为rou疼的声音,十个金币啊,他几年连坑带骗攒下来的钱也不过才二十来个金币,现在一下子就是要让他掏出一大半,真是rou疼的很。

  “一手jiao钱一手jiao货。”唐飞平静的说道。

  “我这随身那里带了这么多钱啊,你跟我去我店里,我直接拿给你。”

  黑魁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要不是看着唐飞年轻的面庞,黑魁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在贝城hún迹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了,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是这般的老练。

  “好,走吧。”

  二人再度回到黑魁的店门口,唐飞没有进去,只在门外等着。不一会儿黑魁就是取来了一个小袋子,递给了唐飞,唐飞打开了看确认是十个金币无疑,才是将弯刀递给了黑魁,然后掉头就走。

  黑魁得了弯刀也懒得在例会唐飞,直接回到了店内,关上了房门,好好的观察那柄弯刀。

推荐阅读:
神冢 第一卷 【024】 谁忽悠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