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蒙塔公主

+A -A

  马车在一条碎石路尽头慢慢停下,一座巨型宫殿呈现在王太喜眼前,整座宫殿全由半人高的白石块堆砌而成,从山脚一直延伸进山腹,石块之间咬合紧密,较大间隙处还用一些花草树木点缀,不露一丝人为痕迹。

  在王宫卫士带领下,王太喜紧跟刘维身后,眼中所见,心中直叹,如此宏大的建筑,就算在他所生活的时代也难做到如此精细。

  一路兜转,经过数处亭台水榭,王太喜他们终于在一处翠色环绕的石殿前停住。

  还没走到跟前,王太喜就隐约听到石殿中传来女子的喝骂,以及东西摔落的声音,殿门口进出的年轻宫女,个个惊慌失措,脚步匆匆。

  就在王太喜惊疑不定时,刘维轻车熟路的走到门口,与一位年龄稍长的女子低声说了几句,女子略略点头,随即转身入内。

  没过一会,女子匆匆出来朝刘维招了招手,刘维微微一笑,转身对王太喜说道:“太喜,我进去向王后请安,一会来叫你,你在此稍候片刻,千万别乱走。”说完,刘维就随女子进入石殿。

  王太喜答应一声,站在原地等候,刘维刚进入石殿时间不长,王太喜就听到石殿外的拐角处传来人声,紧接着,一群宫女簇拥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子往这边走了过来。

  陌生地界,特别是刘维不在身边,王太喜不敢越雷池半步,赶忙根据刘维之前教导他的规矩,后退至路边石栏处,低头拱手,大气不出一声。

  少女跟旁边一位老妪说着什么,与一行人从王太喜身边经过,还没走两步,少女突然停下脚步,转身走回王太喜跟前,问道:“你是谁?怎么我以前从没见过你。”

  少女个子不高,刚好在王太喜肩膀位置。王太喜尽管低着头,却将少女的脸庞看了个正着,修长脸蛋,五官圆润,两只眼眸如同暗夜中闪烁的星光,皮肤略黑,却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王太喜正想着如何回她,旁边一名宫女大声呵斥道:“大胆,公主面前也不下跪,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王太喜一惊,这才想起刘维之前交代的宫内规矩,赶忙收回目光。

  此刻刘维已走出石殿,刚好看到眼前一幕,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跟前,单膝跪地说道:“蒙塔公主驾到,刘维未能远迎,望公主恕罪。”又指着一旁跟着跪下的王太喜刘维一眼,说道:“此人名叫王太喜,是下臣请来为王后诊治牙患的,他祖居楚国边陲,初次来到大荔国,不懂宫规,惊扰了公主大驾,刘维代为赔罪。”

  蒙塔公主听刘维一番解释后,看了王太喜几眼,转向刘维说道:“我说宫内怎会有如此冒失之人,原来是初来大荔的外邦人,既然是武阳君请来的客人,我就不再计较了,只是下次进宫之前,要多习练宫中之规,万一碰到我哥哥,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多谢公主不责之恩,下臣感激不尽。”刘维急忙谢过公主。

  “武阳君是父王亲自招迎的贤士,乃国之重臣,跪礼就免了,起来说话吧。”蒙塔公主抬了抬手,示意刘维起身,一旁的王太喜不敢动一下身子,生怕一不小心再次得罪这位威严的蒙塔公主。

  刘维起身朝蒙塔公主深深一揖后,小心问道:“公主一直在卫国学艺,还未到结业期,如何突然返回大荔?”

  蒙塔公主撇了撇嘴回道:“都怪蒙皋王兄,跟师傅学了几手武艺,整天要找人比试,上次瞒着师傅,偷偷出山与人切磋,不想遇着个高手,虽然勉强赢了,自己也受伤不轻,师傅知道后气恼万分,为了平复师傅怒气,也为了让王兄好好养伤,我就陪他先回来了,我与王兄不过是昨日清晨回到大荔,我想着武阳君事务繁忙,就没让兵士及时向你汇报了。”

  刘维满面陪笑道:“公主此言真是羞煞下臣了,下臣既为大王赏识,自当日思夜虑,才无愧于大荔王室恩情。”

  蒙塔公主摆摆手,说道:“好了,武阳君的忠心,父王心中有数,只是蒙塔此时来的不巧,既然武阳君要为母后诊治牙患,那我明日再来向母后问安。”说完,转身带着一众宫女离去。

  刘维赶忙弯腰恭送道:“公主孝心可鉴,下臣定会向王后转达公主探视之意,也请公主转告蒙皋王子,下臣改日再登府问安。”

  直到蒙塔公主走远,刘维才将王太喜扶起,说道:“好险,还好我出来的及时,否则你可真有性命之忧了。”

  王太喜吐了吐舌头,说道:“有这么夸张,不过是没有及时下跪行礼,难不成要抓我坐牢。”

  刘维说道:“坐牢还是轻的,这蒙塔公主素来杀伐果断,如果我没及时赶到,刚才她真有可能将你斩首示众。”

  “我的天,这是什么国家,说杀头就杀头吗?”王太喜脸色变了变,心里有点后怕。

  “好了,先不说这事,快随我进殿,王后都等好久了。”刘维想起还在里面等他回话的王后,拉着王太喜匆匆进入石殿中。

推荐阅读:
先秦传说之牙医王太喜 第二章 蒙塔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