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缘由

+A -A

  相比外头,王后所在石殿更显奢华,除了点缀四壁的花树,地上铺满了精心搭接的白色兽皮,整个石殿散发着阵阵幽香。

  刘维和王太喜一入石殿,先头那位宫女迎了上来,带着他们转到后殿,没走几步就看到一面硕大木雕屏风立在前面,宫女站在屏风前,恭声说道:“启禀王后,武阳君至。”

  话音刚落,屏风后传来一个女声:“进。”刘维朝宫女施了一礼,带着王太喜进入屏风后。

  一过屏风,入眼处是张宽大檀木香床,一名满头珠翠的女子侧卧床边,女子脸罩黑纱,王太喜看不清容貌,但从眉眼梢处,依稀可辨出三十岁左右年纪。

  从其气度上,王太喜知道此为就是王后无疑,当即跟着刘维跪地行礼。

  “免礼吧。”女子懒洋洋的坐起身来,一旁的侍女赶忙过去搀扶。

  当王太喜和刘维起身后,女子望着刘维轻言细语道:“听说武阳君特地为本小君请来位绝世疡医,真是费心了。”

  “不敢,大王征战在外,王后忧心上火,口齿成疾,导致数日滴水未进,本下臣是看着眼里,急在心中,特请来这位牙医,只望王后能够早日康复,护佑我大荔国万世永昌。”刘维躬身回道。

  “牙医?本小君还是第一次听闻有此类医者。”王后将目光转向一眼未发的王太喜。

  “正是,牙医也是疡医里的一种,此人擅长此术,下臣愿担保王太喜的牙术,愿王后明察。”刘维见王后眼现疑惑,当即为王太喜请命。

  “本小君信得过武阳君,该怎么诊治,动手吧。”听闻刘维如此说道,王后没有丝毫迟疑的让侍女摘掉脸上黑纱,露出肿胀如桃的右脸。

  王太喜见此,当即上前,让侍女扶住王后下巴,打开铁盒,取出探针口镜等物。

  一番检查后,王太喜终于发现在王后的后槽牙肉内似有异物,经过几番手脚,终于用镊子取出一根细微骨刺。

  王后仔细查看一番,又用手腮帮,自觉疼痛大减,当即对王太喜赞不绝口道:“果真神医也,数日前本小君用膳时,不慎咬碎一块骨头,当时就觉口中不适,但又无法自取,这才困扰多日。”

  “牙患的元凶已找到,但王后还需注意饮食,定期漱口,口中病灶才会逐渐痊愈。”王太喜边收拾物件,边在旁补充。

  “哦,下臣上月曾到得齐国,带回数袋上好海盐,一会下臣即刻让人为王后送来食用。”刘维也满面笑容的说道。

  “王牙医果然医术高超,杏翠,传我令,赏牙医金百两,丝缎五匹,武阳君荐医有功,赏赐加倍。”骨刺拔除,王后也是满心喜悦,当即下令赏赐王太喜和刘维两人。

  “王后病患刚去,还需多加休息,下臣暂且告退,改日再来探视。”刘维收了赏赐之物后,见王后神态疲倦,当即跪地请辞。

  “也好,近日甚为劳累,是该歇息一刻了。”王后未作挽留,令侍女将刘维两人送出,重新躺回床上。

  半个时辰后,马车载着刘维和王太喜飞驰出城,但在返回半途中,刘维忽然在车上下令:“减速向右,前往之阴山。”

  马车前头的百五一抖缰绳,马匹长声嘶鸣后,掉头想北边疾驰而去。

  不过半盏茶时间,马车已偏离了原野泥路,开始折向崇山之中,直到一处山脚下。

  马车停稳,刘维对王太喜说道:“此山名为之阴,是北方大怀山的南麓末段,来,我带你去处地方。”

  下车后,刘维叮嘱百五道:“你在此处还生看着,一会我就回来。”百五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将马车调转头,面向南边。

  “太喜,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在大荔国做到武阳君的位置?”两人在荒无人烟的山路中漫行,刘维率先开了口。

  “说心里话,我现在只关心什么时候能回去,以及如何回去,对我而言,此地的生活环境并适合我,就算给我再多的钱财,我也不会贪恋。”王太喜照实说出自己的想法。

  “也是,人各有志,咱们虽然从小玩到大,但兴趣秉好相差太大,所以你才会考医学院,而我则早早进入社会创业,太喜,还记得邀你到我新家的那晚吧,”刘维忽然话头一转,望着王太喜说道:“时隔数年再次相聚,咱们的友情依然如旧,那是我这些年来最为开怀的一晚。”

  “直到那天,我才发现原来你的酒量深不可测。”王太喜苦笑一下,心中着实懊恼,那晚要不是自己醉的不省人事,怎么会被刘维稀里糊涂的带到此处,以至于直到现在,自己都时刻在寻找回去的路。

  “哦,对了,之前听你说刘伯伯失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太喜忽然想起这事,他们两家从小是邻居,印象中,刘维父亲是个和善的人,平时言语不多,早年留学海外,回国后进入政府部门做事,经常出差,一年中连刘维也难得见到几次面,也没听说他得罪过什么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呢。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和爸爸虽然见面少,但互相经常联系,知道两年前,他的手机再也打不痛,他单位也人去楼空,我放下公司事务,开始四处寻找,但爸爸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毫无音讯,半年多的查访没有一丝结果,就在我快要绝望时,突然接到一封电邮,其中正是爸爸发来的信息,他让我到一处地方拿钥匙,说是在一个无名小城市为我购买了一处房产,电邮的最后说他遭人陷害,人身受到威胁,还有人再追杀他,不得已要躲避一时,并叫我也要小心,接到爸爸的消息后,我一阵欣喜,但仔细查看后,发现电邮是定时发送的,而设置的时间却是一年前。

  我感觉其中另有隐情,当即盘卖掉手上的公司,隐蔽自己行踪,几经周折后,找到了爸爸留给我的房产,那是一栋地处郊区的三层小楼,周边人迹稀少。”

  “那不就是上次咱俩在里面喝醉的房子吗?”王太喜听到这里,打断他说道。

  刘维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那栋房子,虽然不清楚爸爸为何购买这房子,但我想既然爸爸让我来,必然有他的想法,于是我四处查看,终于在房子的地下室发现一个惊人秘密,地下室中堆满了各色机器设备,当我疑惑着打开电源,启动设备时,一生难忘的事发生了。”

  刘维停了停,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整个房间嗡鸣阵阵,光线变暗,四周景象开始慢慢坍塌,我觉得不妙,想要关掉机器,却发现来不及了,当然时间不长,一切恢复正常时,我和这些设备机器全都出现在一个山洞中,我走出山洞,外面就是大荔国境,我终于明白爸爸那封电邮的意思了,为了躲避陷害,他肯定是进入到这个世界中,他在这里等我。”说到这里,刘维两眼晶亮,情绪一时难以控制。

  “这么说那地下室有个时间通道,刘伯伯经过这个通道躲到了这里?虽然刘伯伯是核物理专家,但这个事我,我。”王太喜满脸震惊之色,话也说不利落,虽然这几个月的经历让他确实有些困惑,但听到刘维亲口说出隐情,还是觉得无法理解。

  “没错,我后来还回去查了大荔国,关于它的资料不多,但确实是距我们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古国。”刘维斩钉截铁的口气令王太喜不得不信,他张着嘴,愣了好半天才说道:“看来你不止一次进出两个世界了,这里的一切与我们所生活的那么不同,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不是把我带到哪个拍古装戏的剧组,但现在想想,确实是回到了古代。”

  “这既不是演戏,也不是幻象,而是真实的存在,对了,到目的地了。”刘维突然停住脚步,将王太喜身旁不远的一堆野藤蔓移开,露出个一人多高的山洞。

  王太喜心中一阵讶异,想不到这个山洞伪装的这么好,自己就站在旁边野没发现当中的蹊跷,他当即忍不住惊喜的问道:“那些机器设备是不是就在里面。”

  “不是,这是我储备两年的物资仓库。”刘维钻进山洞,从怀中取出火折子,点亮一根松油棍,瞬间照亮洞中情形。

  王太喜这才看清,这是个足够容纳千人的天然山洞,洞中四处堆满东西,但全都被一张张的毡布盖着。

  刷的一声,刘维顺手将旁边的一张毡布给解开,王太喜定睛看去,下面全是各色杂七杂八的东西,有工兵铲,手电筒,方便面等物品。

  “你带这东西来,能用吗?”王太喜看了一会,指着地上一个吹风机问刘维。

  刘维笑笑说道:“我准备了不少干电池,不管以后能不能用上,反正我是将那边世界的全部家当都换成物品搬到这边来了。”

  “看来你是真准备在这里长驻了。”王太喜轻叹一声。

  “没错,你也知道,我从小母亲早逝,和爸爸相依为命,他失踪在这里,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他回去,但此地幅员广袤,交通不便,凭我一人之力,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经过近两年的准备,我已有初步计划,我准备先扩大已有势力,再掌控整个大荔国,最后发动全国人力彻底搜寻。太喜,原谅我没有告诉你所有实情,将你带到这里,但你是我唯一信得过的朋友,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出此下策,希望你不要怪我。”刘维说到最后,满脸真诚的望着王太喜。

  “没事,其实你早点告诉我,我当时就不会那么生气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回刘伯伯的。”原本刘维将他晾在这里三个多月,王太喜确实是一肚子的气,但现在听他如此一说,顿时烟消云散了。

  “谢谢你,太喜。”刘维满是感激的抱了抱王太喜。

  “找到刘伯伯之后呢?”王太喜想了下,忽然问道。

  刘维没想到王太喜有此一问,不由愣了愣。

  王太喜笑了笑,拍拍刘维肩膀,宽慰他说道:“算我没问,先找刘伯伯再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