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袭

+A -A

  午夜时分,王太喜带着蒙塔公主为他精挑的八名死士悄悄潜出了谷中大营,向着平原对面秦兵驻扎之处摸去,行进到一半路程,王太喜几人绕过平原,折向北边一片连绵数十里的山脉。

  这些山峰最低都有上百米,山路崎岖难行不说,除了几颗稀稀落落的矮树,四周遍布坚硬巨石,几无落脚之处,王太喜一行费了好大功夫才登上山顶,却发现山峰另一面是峭立绝壁,山崖下不远就是依山驻扎的秦营,依稀可看到点点火光。

  由于崖壁过于陡峭,加之所带绳索长度不够,王太喜决定另找其他降落点。

  夜风如刀,数名黑衣人严装素裹在漆黑夜色中奔走如飞,终于在十多里山路后,发现了一处山势较为平缓的下降点,王太喜一行悄无声息的下到崖底。

  秦兵从未想过有人会越过险峻高山,折返几十里山路来偷袭,也算王太喜一行人运气较好,一路毫无阻碍,直插秦兵后方。

  临近秦营,王太喜让队伍暂停,大家开始换上秦兵装束,开始执行早制定好的计划,他首先让两名死士分头摸进秦营打探情况,自己和其他人在外头等候。

  一刻钟后,死士回来报告侦查情况,经过昨天大战,秦兵大营除了几个流动哨岗,其余人早已鼾睡如死,秦兵屯集粮草之处虽然离他们位置较近,也在大营后方,却有严兵把守。如果强攻,胜算低下不说,还极易惊动其他秦兵,到时可就功亏一篑了。

  听死士如此一说,王太喜眉头紧皱,脑中不停闪过各种计策,但都没有一条比较满意,眼见时近凌晨,王太喜突然问道:“秦国战车停驻何处?”

  死士赶紧回道:“秦国战车全都散乱停于山崖边一处草坡上,兴许是让战马有利进食,好为下次决战做准备。”

  “可有秦兵把守?”

  “没有。”

  “好,”王太喜听闻此言大喜,下决心拼死一搏,他将队伍一分为二,让四名死士去劫战车,制造骚乱,自己则带领剩下几人悄悄靠向秦兵粮草。

  不久之后,远处山崖一侧忽然火光大冒,受惊的十几匹战马嘶鸣阵阵,拖着后头汹汹焰火的秦国战车一头冲进秦营。

  天干物燥,战车所过之处遇物即着,秦营中顿时火焰冲天,不少被惊醒的秦兵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驾驭战车的四名死士砍倒在地,四处一片混乱。

  黑暗中,王太喜几人一动不动的趴伏在树丛中,如他所料,粮草屯集的秦兵最早发现营中火焰,一阵跑动集合后,为首军士带着大批手下匆匆赶去救援,现场只剩下十余名秦兵把守。

  机会来了,见大队秦兵走远,王太喜将手一招,埋伏良久的五人一跃而起,如猛虎下山般扑向秦兵守卫,这些守卫正目不转睛的望着兵营中的骚乱,不及防下,当场被砍倒一半,其他之人反应过来后,双方立时进入惨烈的搏杀。

  黑夜中,王太喜快速一剑刺穿一名秦兵喉咙后,立时被旁边秦兵逼上,在附近几只松木火把的照映下,双方身影如夜兽般忽隐忽现,几番试探下,王太喜将身一歪,故意露出左腹破绽,对方大喜下飞身扑了过来,王太喜瞄准对方脖颈动脉,右手一挥,长剑划出一道优美弧线,正中秦兵,夜空中鲜血飞溅数米,去势不见的秦兵一头栽倒在王太喜身边。

  王太喜一个转身站了起来,发现地上已经倒满了尸体,只剩一名死士正抱着秦兵疯狂的扭打在一起,王太喜立即赶上,正要帮忙,却见他们身形一顿,一直倒在地上,两人还紧抓着刺入对方身体的利刃不放。

  一盏茶时间不到,就剩下王太喜一人了,但他没有丝毫迟疑,反身从树丛中拿出准备好的数袋松油,一一浇在秦兵粮草上,接着打起火石,轰的一声,火光冲天,所有粮草瞬间焚烧起来,远处传来阵阵嘈杂声,显然秦兵已经清醒,知道有人偷袭,正组织人手往这边赶来,王太喜望着四处火光的秦营,咧嘴笑笑,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天色微明,等秦兵将领斩杀掉营中的四名死士,再带人赶到时,不见一个人影,满眼只剩焦黑的粮草,散发着阵阵香气,秦兵将领气的哇哇大叫,正要让人四处搜索,找出烧粮之人,大营外边突然响起大荔进攻号角,原来根据王太喜和蒙塔公主之间的约定,只要见到秦营火起,就是进攻之时。

  内外交困下,秦兵将领只得舍弃搜寻王太喜,带兵回战大荔王军,但经过王太喜一番偷袭后,秦兵早已人心惶惶,双方稍一接触,秦兵已呈溃败之象,尽管秦兵主将威猛无比,但由于失去了粮草和战车辅助,秦兵支撑不过片刻时间,就丢盔弃甲,四散逃窜。

  秦兵主将在几名亲兵掩护下,拼力杀出一条血路,狼狈逃去。

  半个时辰后,天色大亮,秦兵大营黑烟四起,一片狼藉,当大荔王军完全占领秦兵大营,由山先生见到满身乌黑的王太喜时,满意的笑了。

  接下来,在蒙塔公主坐镇下,大荔王军趁胜猛追,秦兵一溃千里,迅速缩回南边。

  两日不到,山呼海啸声中,大荔王军顺利攻下两夹山,解救出被困多日的蒙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