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请战

+A -A

  王太喜一转身,发现军士长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正横眉竖眼的看着他们,显然徐石的话惹恼了他。

  王太喜知道此处尊卑森严,妄议尊长是死罪,三人赶紧伏地请罪,不等军士长再次开口,旁边一位头束方巾的白衣老者指着地上破败兵刃劝说道:“牧业军士长,这几名奴隶兵凭借这些简陋兵器,能再今日大战中全身而退,还能斩杀不少秦兵,除了勇猛,有些过人本事。”

  军士长闻言问道:“这么说,由山先生认为对这几名奴隶兵该赏不该罚?”

  “正是。”白衣老者抚须说道:“依老夫愚见,整个奴隶兵团也没剩几人了,不如将他们一同编进王宫大军,增加我方战力。”

  靠他们几个就能增加战力?牧业军士长心中不以为然,但由山先生已出此言,他不好反驳,只得说道:“由山先生既有此意,我自无为难他们之理,只是现在军情动荡,如果任由他们夸夸其言,我怕动摇军心。”

  由山先生摇头叹道:“大荔国弱,秦兵虎视,现在更是用人之时,想来牧业军士长还不知道吧,昨日接到王宫严令,此次不能击退秦兵,攻占两夹山,谷中所以军士,包括你我二人都无回还的可能。”

  “真有此事?”牧业军士长瞪大眼睛,满脸不信之色的望着白衣老者,半晌才说道:“怪道连奴隶兵团都用上了,我总觉得此番作战与往日有所不同。”

  “王宫现在也是兵源紧缺,别说这些奴隶兵,王宫禁军也将赶赴前线大荔国,大荔现在是倾尽全国兵力,只求能全胜。”由山先生说道。

  牧业军士长疑惑问道:“两夹山地方不大,地形险峻而已,为何要与秦兵如此拼死相争?”

  由山先生看了军士长一眼,说道:“此中缘由,等会回军中大营,我再与你细说,现今让老夫头痛的是秦兵战车,我实未料到秦兵竟派出了此等利器,想来他们也是下定决心要将我们阻在此地。”

  听由山先生说到秦兵战车,牧业军士长也皱起了眉头说道:“确实,战车这等怪物实非我等军士可应对的,要不采取坚守之策,等王宫禁军到达后再行计议。”

  “由山先生,在下有一计,可破秦兵,还望两位大人听我详叙。”此时地上传来一个声音,正是一直跪伏地上的王太喜说道。

  牧业军士长这才想起地上几人,当即一瞪大眼,怒喝道:“好你个卑奴,真以为由山先生替你说情,你就得寸进尺,军情国是也是你等身份之人能妄加议论的吗。”

  由山先生倒对王太喜有些兴趣,和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抬头回话。”

  “由山先生,我叫王太喜。”王太喜依言抬起头来说道。四目相对,由山先生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你是从中山侯封地送来的那位罪奴。”

  王太喜有些惊讶,想不到这位老先生年龄不小,记忆却惊人,竟还记得他这位普通卑微的奴隶,当下说道:“先生明鉴,正是在下。”

  “王太喜,有些意思。”由山先生双目炯炯的看了他一会,没有再问,转头对牧业军士长说道:“走吧。”

  “哎。”见由山先生转身离去,王太喜顿感失望,刚想说出自己的破地计策,走在后面的牧业军士长转身瞪了他一眼,王太喜只得将口边的话强行咽了回去。

  跪在旁边的徐石赶紧拉拉王太喜衣角说道:“喜哥,别再说了,小心军士长治咱们的罪。”

  刚才幸亏有由山先生,好不容易躲过责罚,徐石可不想再惹出什么事情来,见两人走远,三人才各自起身,平虎愤愤道:“不就个军士长吗,有什么了不起,喜兄弟以后保不准当的比他哩。”

  “虎哥,别说了。”徐石四下望望,小心劝说道。

  王太喜愣了一会,手中长戈戳起地上几颗秦兵首级,无精打采的说道:“走吧,先去记功。”

  大战之后,所有军士都疲惫不堪,晚膳过后,王太喜几人正待歇息,有军士过来传话,将他们收编进了王宫大军,脱掉破旧皮甲,换上与王军一般的精良装备,平虎和徐石满面兴奋,不停把弄着手中发亮的青铜长剑,王太喜坐在角落,独自发愣。

  徐石挥动了几下长剑,发现一边发呆的王太喜,当下捅了捅平虎说道:“虎哥,喜哥怎么了,咱们现在也是王宫军士了,他好像不开心。”

  “谁知道。”平虎头也没回的说道,双手摩挲着身上厚实皮甲。

  “我跟喜哥聊聊去。”徐石说完,就朝王太喜那边跑去,由于天色较暗,一下撞到过来的一名军士。

  那名军士劈头一掌将徐石打了个趔趄,并朝着地上的一干军士喊道:“哪位是王太喜?”

  所有人都转过头来望着军士,王太喜见有人找人,原地站了起来,说道:“在下王太喜。”

  “跟我走吧。”军士看了看王太喜说道。

  “去哪?”

  “哪那么多废话,大人有请,赶紧跟上。”军士不耐烦的说了声,转身就往大营方向走去。

  大人有请?王太喜愣了愣,跟了上去。

  有着众多军士把守的大营灯火通明,王太喜一进去就看到由山先生站在营中。

  “在下拜见由山先生。”王太喜刚要跪地行礼,由山先生上前一步扶住他说,“免礼,免礼,老夫今日向你请教破秦之策,该行礼的是老夫。”

  王太喜见此未做过多推让,直奔主题道:“在下亲历今日决战,发觉秦兵不止勇猛异常,还个个训练有素,特别是突然出击的战车,更是难以抵挡,故在下觉得要正面击破秦兵,绝非异事。”

  由山先生点头说道:“王小哥所言甚是,老夫也有同感,只是宫中严令,三日之内大破秦兵,老夫这几日如坐针毡,不知小哥有何破敌良策。”

  王太喜笑笑,说道:“在下白日观察,发现秦兵驻扎在树林之后,地势北高南低,现今数月未雨,四处草木干枯,在下思量秦兵大部粮草势必依山而藏,故想趁着夜色,从翻越北边高山,依据险峻山路穿插而下,利用火计袭击粮草之地,先生可提前准备精干军士,一旦见到秦营火起,即可发兵攻击,秦兵粮草被焚,必无再战之心,到时我军即可轻取两夹山。”

  由山先生抚须含首,赞道“小哥果然妙计,只是夜间偷袭法有违战场礼仪,老夫需斟酌一二。”

  王太喜虽然是理科生,但很喜欢三国演义故事,其中一些对敌计策深有体会,先前听由山先生和牧业军士长说起攻占两夹山一事,当时就有了这个计策,万没料到刚提出夜袭火攻之策,由山先生忽然提出要遵从什么战场礼仪,王太喜不由哑然无言。

  此刻,大营外忽然传来一个女声,“我支持夜袭之计。”随即,一名束甲银装的女子应声走了进来。

  “下臣拜见公主蒙塔。”由山先生乍见女子容颜,当即跪拜在地。

  竟然是蒙塔公主驾到此处,王太喜一惊,赶忙也跪在一旁。

  “由山先生出身礼仪之邦的中原,蒙塔能理解,可我大荔现在面临生死存亡,已不是讲究这些礼仪的时刻,经过一日大战,双方军士疲惫至极,秦兵绝难想到我军会发起夜袭,这位军士所提极妙,希望由山先生早做决定,切勿失去战机。”蒙塔两眼晶亮的望着由山先生。

  蒙塔公主一言,由山先生立时醒悟过来,当即说道:“下臣糊涂,战场之上,下臣不该拘泥于这些俗礼世规,要不是公主驾临,差点误了大事,只是不知派谁实施火攻。”

  王太喜伏首请命道:“既然此计是在下提出,那就由在下前去。”

  “好。”蒙塔公主闻言大悦,当即说道:“只要击退秦兵,救出王兄蒙皋,壮士即为第一功臣,按大荔令,赐万户侯。”

  蒙塔公主如此一说,王太喜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大荔拼尽全力是为了救援被困两夹山的王子蒙皋,只是数月不见,大荔国王子为何会陷入秦兵重围,心中正想着,蒙塔公主上前将王太喜扶起,眼光坚毅道:“万望壮士尽力一战,大荔国运全在壮士此行。”

  灯光摇曳,王太喜眼前的蒙塔公主较之前略显清瘦,却平添了不少英气,两人如此相近,蒙塔公主特有的少女体香让王太喜阵阵眩晕之感,虽然王太喜认得蒙塔公主,但后者显然已记不起当初进宫的牙医了,相比数月之前,王太喜此刻的模样已然大变。

  跟前的蒙塔公主吐气如兰,让王太喜好一会才定下神来,想了想说道:“在下此去,需带几名兄弟。”

  “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