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战秦兵

+A -A

  秦兵阵中同样冲出一列列兵士,这些秦兵装备严整,步速极快,几分钟不到,双方就撞到了一起。

  阵阵闷响传来,最前排的奴隶兵被秦兵的大盾给挡了下来,还没等奴隶兵举手砍杀,盾牌后面的秦兵刺出排排金戈,纷纷扎在奴隶兵的胸口腹部等处,一阵惨叫后,大排奴隶兵鲜血喷溅着倒下。

  由于一开始有所准备,王太喜三人夹在队伍中间,尽量不冲在最前面,与秦兵盾手保持距离,以免被秦兵的金戈击中。

  前头不断倒下,后头的奴隶兵依然狂潮般往前冲去,有几名凶顽之徒虽被刺中,却仗着蛮力,反将金戈抓住,硬生生的将秦兵凌空拽出,带到了前面的大片盾手,失去防护的盾手立时被一拥而上的奴隶兵砍成肉泥。

  奴隶兵一开始就伤亡惨重,突破秦兵盾阵后,双方人马立时缠斗在了一起,虽然奴隶兵凶猛异常,但终究敌不过训练有素的秦兵,时间一长,渐渐落在下风。

  战团边缘,在王太喜的口令指挥下,三人左攻右挡,协助配合的倒也默契,在两人掩护下,王太喜还偷空刺倒了一名冒然上前的秦兵。

  不久之后,奴隶兵倒下的越来越多,秦兵开始慢慢压上,大有包围之势,王太喜看形势不妙,朝平虎和徐石大声喊道:“向右靠去,往右靠去。”

  在王太喜口令下,三人边战边退,慢慢往场上两名激斗的将领靠近,其他奴隶兵也在往将领方位聚集,大家好像知道王太喜的想法一般,都想杀掉对方将领,好封赏,有几名奴隶兵都已经接近了秦兵将领,但随即被后者飞马斩翻在地。

  其他秦兵见此岂容这些奴隶兵得手,纷纷上前阻击,双方又是一阵混战。

  此时,树林边缘立起数面黑幡,交织挥动下,还在观战的秦兵大部人马行动起来,开始压了上去。

  秦兵倾巢而出,大军压下,王太喜急忙让平虎和徐石随自己后撤,但不退出战团,只在边缘处四处游走,避开对方主力,却还是被七八名秦兵围在了一处,三人抱团拼死抵抗。

  情势危急,眼见奴隶兵团即将全军覆没,后头山谷中再次响起了进攻号角,大片大荔王军高喊着冲杀了出来,一时间,平原上空喊声震天,风云变色。

  后援赶到,王太喜顿觉压力大减,凭借得当指挥,三人左冲右挡,勉力逃出了秦兵的包围,与王军大部队汇在了一起。

  大荔王军体型高大,在谷中休整数天,一上来就将秦兵压了下去,整个战局形势开始向着大荔国这边倒,这时,秦兵阵旗再现,一片战鼓声后,树林中冲出十几辆四马并驱的战车,显然这是秦兵的伏手,战车速度奇快,几个呼吸就冲进了战团,秦兵早有准备的往两边让开,而大荔王军之前从未见过如此战车,大叫着冲上前去。

  秦兵战车去势不减,呼啸朝大荔王军冲来,战车上一人搭弓射箭,一人手持金戈四下出击,大荔王军纷纷倒下,特别是战车车辙两端伸出的锐利尖锋,被其割到的军士无不骨断肉裂,血肉横飞,十几辆秦兵战车所向披靡,在大荔军团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几名勇猛的大荔军士几次三番想将战车阻下,都被后者轻易躲过。

  王太喜再秦兵战车刚出时,就已感到危险大增,当即叮嘱平虎和徐石两人后撤,但平虎不甘示弱,眼见战车及前,右脚一顿,高高跃起,准备将车上兵士给砍下来,不想对方金戈朝前一点,直刺平虎前胸,后者见势不妙,当即石斧回防,当的一声,被对方捅回地上,却不及防战车车軎割到小腿,顿时血流如注。

  平虎惨叫一声蹲在了地上,王太喜和徐石两人立即上前,不等战车回转身攻击,将平虎拖到一处土丘后。

  王太喜让徐石在旁边警戒,自己撕下布裳,帮平虎绑住小腿伤口,阻止血流。

  经过简单检查后,王太喜稍稍安心,平虎小腿只是被车軎割去了一小块肉,并没有伤到动脉和骨头,但也让他痛的龇牙咧嘴了。

  由于秦兵战车的突然加入,原本占据优势的大荔王军立时陷入被动,大片军士倒在战车所过之地,大荔军队面对秦兵战车毫无办法,只能勉力抵挡,渐渐落于下风。

  此时山谷中响起收兵号令,显然是王军主帅见势不妙,急令收兵,见大荔王军慢慢后退,秦兵并不追赶,激战了数个时辰,他们也是伤亡惨重,同样收兵休整,以待明日再战。

  这一战从清晨一直到午后,一回到谷中,王太喜虚脱般的倒在了地上,满身血迹,已分不清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了,好半天,紧绷的神经渐渐舒缓下来,虽然小时候没少和别人打架,但就算打的最凶也没有今日这般生死相搏,好几次他都感觉到了生死边缘。

  平虎和徐石同样体力耗尽,气喘如牛的倒在一旁,但望向王太喜的眼神却与平时大不一样,他们觉得这位新结交的喜哥,有太多让他们敬佩的地方,最起码一条就是在如此惨烈的决战中,能带他们安然返回,要没遇到王太喜,恐怕自己早已躺在谷外那块浸满血迹的平原上了,要知道当时一起上阵的三百多奴隶兵回来还不到十人。

  平虎和徐石两人心中已把王太喜当作了神一般的人物了,正是他恰到好处的指挥,每次都绕开重兵,避免陷入秦兵包围。

  “唉,可惜了,咱们起码杀了十几个秦兵,可只带回了四个首级,全给一人请功也不够。”歇了片刻,平虎顾不得腿上伤痛,起身一遍遍数着带回的秦兵首级。

  徐石在旁边说道:“虎哥,不急,咱们先去记这几个功,明日还要决战,我听说上面下了死令,这次一定要击败秦兵,攻占两夹山,只要有喜哥在,不愁拿不到封赏。”

  “以前真是小看喜兄弟,想不到你还懂得兵法。”平虎踢了踢地上的几个秦兵头颅,回头对王太喜说道。

  “我哪懂什么兵法,不过是临机应变罢了。”王太喜坐起身,摇摇头说道。其实他心里知道,刚才战场上的反应,多少跟他学医时练就的专注力和观察力有关。

  徐石也凑过来,满是敬畏的说道:“喜哥,你就别谦虚了,我看你一点也不比那些指挥将领差,如果。”

  王太喜急忙摆手,打断他说道:“徐兄弟可千万别乱说,我这点。”

  王太喜话还没说完,只听背后一个威严声音传来:“一名奴隶兵也敢与将军相比,还妄谈兵法,真是口出狂言。”

推荐阅读:
先秦传说之牙医王太喜 第八章 血战秦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