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结识新友

+A -A

  军士将王太喜带到一所大竹棚屋,外面严兵把守,里面挤着上百号人,体味冲天。

  王太喜默默的走到角落处,回想着近三个月的遭遇简直恍如隔世,当初被东狗内卫长强行收编为奴,受尽折磨和屈辱,又不能说自己原是武阳君请来的牙医,情况不明下,只怕更会惹祸上身,无奈之下,多次伺机逃跑,都被如狼似虎的家丁给抓了回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顿暴打,最要命的是那块刻有回家路线的竹简被东狗搜走了,回去的希望瞬间破灭,王太喜顿觉整个人都坠到了谷底,那些天他近乎崩溃,整日不吃不喝,好在其他几位同样身份的奴仆同情王太喜,不断安慰他之余,还偷偷送来饭食,王太喜这才不至于命丧异乡。

  可东狗对王太喜已是恨入牙髓,终于逮着个机会要治王太喜死罪,恰逢主君中山侯春时大祭,封地之内不许杀生,东狗眼珠一转,即向中山侯提议将王太喜送到军中,充为士卒,中山侯也没多想就同意了,王太喜这才被送到了这里。

  就在王太喜闷头独坐时,旁边一位方脸汉子凑了过来,问道:“兄弟,犯什么罪,被发配到了这里?”

  王太喜抬头看了方脸汉子一眼,淡淡回道:“忤逆主君,你呢。”

  “我?嘿嘿,杀人。”方脸汉子轻描淡写的说道:“狗娘养的,连我瞎眼老母的粮都敢抢,老子上去捅了他一刀,不想这狗娘养的不经捅,当时就没气了,后来就到这里来了。”

  “虎哥。”方脸汉子刚说完,身后挤出一个脑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他怯生生的问道:“咱们是不是要被送到最前线去,听说上阵前的人基本有去无还。”

  方脸汉子沉默了一下,深吸口气说道:“谁叫咱们都是罪奴,充军至此就是让咱们冲在最前头,为大荔军队挡刀剑的,当然也不是没有一丝生还希望的,只要立了军功,就可以脱掉枷锁,重新为民的。”

  听到这里,王太喜眼神一亮,重新看到了希望,他想起刘维曾经说过,这里虽然愚昧混乱,但在尚武的时代,只要在战场上能斩首敌将,立下军功,从奴隶到将领的人大有人在,现在大荔国的右将军就是绝好的例子。

  王太喜心中有了主意,他朝方脸汉子伸出右手,缓缓说道:“我叫王太喜,战场上就是兄弟,以后相互扶持。”

  方脸大汉微微一愣,他本也有结交之意,当下将手搭了上来,说道:“好,我叫平虎,以后是兄弟。”

  “我叫交石。”小男孩赶紧也伸手过来说道。

  “好了,大家全到场外集合。”三人话还没说完,几名军士打开房门,进来喊道。

  在屋里憋了许久,大家早就忍不住了,呼啦一下全都挤了出去。

  “哇,有肉。”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到场中空地摆放着七八个大锅,锅里炖着香喷喷的山猪肉,几个手脚快的正要扑过去,随即被几道皮鞭给打了回去。

  “锅都摆上了,怎么还不给吃。”

  “是啊,馋死老子了。”

  “真香啊。”

  美味在前,不得进食,现场大多是凶顽之徒,当即骂咧起来,一时人声鼎沸。

  此时,一名严装执锐的军士长走了过来,扫视一圈后,冷冷说道:“安静,我不管你们以前是盗是匪,还是杀人截货之人,到了这里就是大荔**士,军士就要有军士的样子,如果谁胆敢违抗军令,擅自行动,可别怪我军纪处分。”

  军士长气势不凡,身上带有浓郁的杀气,众人似有畏惧,就连刚才闹的最凶的几人都没了声音。

  军士长满意的看了大家一眼,然后说道:“好,用膳时间到。”

  哦,大家一声欢啸,朝几口大锅冲了过去,王太喜夹在众人中间,拼力挤到锅前,一阵扑腾后,硬是从中拽下一大块肉,当场撕啃了起来。

  王太喜吃了一会,眼中余光扫到叫徐石的小男孩,由于个子瘦弱,怎么也挤不进人群,眼看锅中猪肉越来越少,急的在外头团团转,王太喜正待过去帮他,平虎不知从哪冲了出来,一脚踹翻一个大汉,徐石抽空钻了进去。

  “他娘的,敢踹老子。”大汉凶神恶煞的站起来,朝平虎扑了过去,大汉块头比平虎高了一截,加之冲势极快,一下就将平虎给扑翻在地,两人迅速扭打在一起。

  已赶到跟前的王太喜想都没想,抡起半截山猪腿骨照着大汉脑袋狠狠砸了下去,此时旁边又有几人冲了过来,一看就是大汉一伙的人,数人当时就扭打成一团,场中顿时尘土飞扬。

  其他旁观之人有喝彩叫好的,也有一旁嬉笑指点的,一时间喊声震天。

  “都给我住手。”另一侧还没吃几口的军士长匆匆赶了过来,让兵士将两伙人架开,但双方依然蠢蠢欲动,大有再战一场之势。

  “你们有这冲劲狠劲,留到前线对敌去,别在我面前窝里斗,如果还有下次,可别怪我当场军纪处置,你,你,还有你到那颗树下去反省,你们到另一边去。”军士长满面怒气,但也没过多责罚。见军士长发了话,两伙人互相瞪了几眼,不情愿的各自离去。

  大树下,王太喜抚摸着身上的伤痕,一言不发的继续啃手中的骨头。

  “呵呵,想不到你小子打架还不赖,刚才要不是你及时过来,我平虎还真可能要吃亏。”平虎坐了过来,冲王太喜笑笑,以示感谢。

  “没事,不说了要相互扶持嘛。”王太喜淡淡说道。他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惊讶,刚才以一敌二也不落下风,显然身为罪奴的这些天,在非人的生存环境中长期劳作,反而练就出了一副好身板。

  “都怪我。”一旁的徐石闷闷不乐起来,两位大哥为他打架受罚让他深感不安。

  “都说了没事,你看我趁乱还夺到了一块山猪肉,太喜,徐石,来,你们尝尝。”平虎拍拍徐石安慰他后,变戏法的从身后掏出一块猪肉,笑嘻嘻的说道。

  “行啊,你。”王太喜也不由夸赞起来。

  “那是,不吃饱,怎么上阵杀敌,来,一人一块。”平虎大手一撕,将猪肉一分为三,几人靠在树下,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

推荐阅读:
先秦传说之牙医王太喜 第六章 结识新友